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和离之后3
    这个时候敲锣打鼓开新铺子就不合适了,萧灯火想了想,除了离南街较远的一家铺子改成了笔墨轩的分店之外,其他的一间茶馆一间书店还有一间布庄都沿用了以前的营生,就是格局萧灯火稍微改了一下。

     重新布局四处铺子花了萧灯火不少钱,然而点了点手中了银钱,居然有几万两银子。

     萧灯火之前并没有算过自己有多少钱,和其他家族合作之后,笔墨轩的生意也都是小头了,真正赚钱的还是批发。这个时代一两银子差不多值现代七八百块钱,六七万两银子就是五六千万了。小半年赚了几千万这在萧灯火心中十分难以想象。

     虽然这些钱是毛利,还有一部分原材料的成本钱,和几百号工人们的工钱,更大头的是墨笔原材料的钱还佘着呢,那剩下的钱有要两万多两了,这也不少了。

     两万多两银子够做很多事情了,比如说可以把她心心念念的地暖做了。她入冬之后就冻坏了,虽然有貂裘和火盆,但是总是不如地暖舒适。萧府一行人离不开的如钱夫人许桃儿这样要照顾笔墨轩生意的,改到隔壁院子住去,其他人都去了京郊的别庄。

     京郊的别庄比起京城里的四合院可大多了,环境也好,后花园还弄了假山水景。萧灯火查了查,连地窖酒窖冰窖都有,还有练武场,非常适合夏天避暑的样子。

     而且到了别庄,萧灯火才发现别庄居然还附带了良田佃户。这个别庄的来源,貌似是……现任京畿统领给的,只换了八十多只墨笔,虽然里头大半都是金镶玉材质,成本价都要六十两的,换这个庄子还是赔了不少本给她的。

     萧灯火来京也半年了,几个大人物也有了解,然而这位京畿统领萧灯火没什么印象,忽然间爬起来的。萧灯火习惯性的要写信给祝修问问情况,然后才想起来现在情况她还是尽量减少在祝修面前出现频率比较好,最终萧灯火去信给了徐觅。

     京郊和京城太近了,当天萧灯火就收到了徐觅回信了。答案很简单,这位京畿统领那是季九的舅家人,现在皇后的堂哥。这个别庄上辈子季九大一些,贵妃送过给他,之前有人不老实季九把别庄转给萧灯火也是给一些人警告,让萧灯火收着,反正拿没拿季九以后也会让她做事,不拿白不拿。

     徐觅说话比祝修委婉很多,但是信总体意思就是这样。

     萧灯火没问到底是谁不安分,这些事情自然是他们那些大人物顶着,他们如果顶不住,她如今没权没势的就几个闲钱,也管不住事,倒不如开开心心过日子。

     萧灯火过着自在日子,祝修也过的“自在”。卧室和书房之间的暗门祝修已经暗地里让人封上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即便是这样祝修也很少在卧室里过夜,经常带着酒就去朋友家串门,和人抵足而眠。

     这回祝修就拎着酒去郭平家了,而郭平只想把门关了糊祝修一脸:“这都已经半个月了!我们也是需要夫妻生活的好吗!”

     祝修嘴坏朋友不多,关系最好的就是郭平了。于是这半个月来隔个两三天就跑他家来,自己家变得青涩粉嫩的小娇妻没的抱,被拉着和一个糙老爷们喝酒撒酒疯。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次数多了谁也受不了,郭平感觉要崩溃了:“就算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也不要你和离了也拖着我好吗?你知道这两天我媳妇看着我的眼神有多奇怪吗?!你不开心和萧赤姑离,你找萧赤姑去啊!就在京郊别庄,现在出城半个时辰就能到!”

     祝修悻悻然:“和她有什么关系,我这不是闲得慌嘛。你说陛下登基之后,基本上局势都定了,我每天就欺负那些小书生也没意思。说再多,还不如陛下把天下治理好了,那些人马上就会闭嘴。”

     “可是陛下如今也不能给我封个官做做。”如今还不是科举的时候,而且一个萝卜一个坑,即便是陛下也不能随便就指着个官位就送他了,而且他也需要科举入翰林这资历,“几十年没有走鸡遛狗花街柳巷过,现在要我和过去一样做一个纨绔子弟,我也觉得好无趣啊。”而且现在这些纨绔子弟玩的都是他早就玩剩下的。

     所以总结就是……

     “感觉还是过来骚扰你们,看你们有苦说不出,憋着陪我的样子比较有意思。”

     被撵出征平侯府,祝修也不上轿子,大雪天的,慢慢悠悠走回府。到了祝府门口,祝修却发现自己家门口热闹的很,有一个女乞丐在他门口嚷嚷。

     祝修没凑过去惹一身骚,转头从侧门进府。让冬辰去问问情况,很快冬辰就回来了。

     那女乞丐闹了挺长时间的,府里都传开了,不难打听。那女乞丐自称是祝府的亲家姐姐,路上遇了匪徒九死一生逃出来,身上盘缠都没了,只好做了乞丐。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来到京城投奔亲戚,然而祝府却嫌弃她如今的情景概不相认。

     亲家姐姐?祝修倒是想起来了。

     陇城萧府后来的结果,几乎就是萧父死后还不到一个月就送到他案头了。萧父失足溺亡,有很大一部分是他示意陇城的人把萧父手上的财产都夺了的关系。

     他没想到萧父这样一个大男人没了钱财居然就直接疯了,若是只是让萧父一辈子落魄,祝修还能在萧灯火面前邀邀功,一不小心变成害死她父亲的人之一,祝修几乎是立刻把所有指向他的东西都销毁了。

     而萧终嫣及梁氏离开陇城的事情祝修也收到了一行字,他和其他人一样,不觉得仅凭这母女二人就能从陇城跋山涉水到达京城。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事实却是告诉他,萧终嫣做到了,虽然看起来到达京城的只有一个。

     祝修在搞死萧终嫣和搞死萧终嫣之间做了很长时间的选择,最终还是想起前世萧赤姑的性格,还有现在的萧灯火杀鸡都不敢的样子,做出了第三个选择——马不停蹄的跑去和萧灯火请罪。

     上元节的时候,萧灯火在感觉出来祝修追求意思的时候,在上元节默默捅了一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本来觉得短时间内是不会再看到人了,没想到她在京城里的时候祝修没动静,搬京郊出来他倒追过来了。

     萧灯火脑子里想了千万种场景,万万没想到祝修一开口就说道:“你姐来京城了。”

     啥?

     萧灯火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怎么忽然冒出来个姐姐。然后想起来,哦,萧终嫣。

     陇城生活的时光离现在也没有一年,但在萧灯火的感觉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乍然提前相关的人和事,萧灯火感觉很难联系起来。

     “她没事啊,那梁姨娘呢?也和她一起来了吗?”反应过来之后,萧灯火很平淡的对着祝修问道。

     祝修一怔:“你知道了?”

     萧灯火点了点头:“到京城第三个月左右的时候吧,我娘给我来信了,大概说了我爹的事情。”说完叹了口气,“我爹死了,梁姨娘带着萧终嫣走了,丫鬟小厮们也都拿着家里的财务跑了。有通房念着孩子,把我那些弟弟妹妹抱走了,有的不想要拖油瓶,直接把孩子卖了,也算是因果报应。”

     祝修倒是不知道萧灯火收到徐氏的信,平日里祝府内都是交给萧灯火管的,那时候他也不怎么着家。

     见萧灯火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祝修松了口气。松完气之后,祝修又想自己刚才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要担心萧灯火怎么看待他,自己气恼自己一番,心一横把之前陇城他插手的事,还有萧终嫣现在的情况全都告诉给了萧灯火。

     听完祝修说的,萧灯火看着祝修神色复杂,两人之间静默了许久,萧灯火才开口问道:“现在萧终嫣的情况要怎么办?”

     祝修说完就感觉自己冲动了,然而话都出口了,只能等着萧灯火宣判了。可是不管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萧灯火最后开口是问这个问题。

     “这个是现在的重点吗?”祝修不可置信。

     “你一开始也是想帮我报复而已。”而且结果其实萧灯火也有点开心,当初萧父差点逼死徐氏,那时候萧灯火就有种要杀了萧父的冲动。“要我说‘没关系,你是对的’,这样的话我也不可能说得出口。”总归萧父是这个身体的父亲,无论原谅还是不原谅都不应该是她这样占了人家女儿的人说的。

     “所以谈谈萧终嫣吧。”萧终嫣作为原主的血缘姐姐,也是害死原主的罪魁祸首,还有陇城那些日子对她的针对陷害,萧灯火真心是想说不管的。然而且不说舆论怎么样,现在的萧灯火也是做不到看到一个和自己有关系的姑娘只能在京城里乞讨为生,更甚至有可能还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让萧灯火觉得有些棘手。

     祝修却觉得不是什么难事,处置一个看不顺眼又不能下手毁了的姑娘方法多的事,最简单的就是……

     “东翼郡那有个庵堂挺有名的,菩萨很灵验。”祝修委婉道。

     尼姑庵,这是个好主意。很快祝修和萧灯火就定下了萧终嫣的去处,至于萧终嫣自己的意愿,那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