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祝家来人4
    祝修难以接受,然而后来证实确实是如所查的一样。质问凌臻臻,凌臻臻也没有否认,祝佑一倒,祝修就没有考上了,而凌家如日当头,在祝府又有赵氏护着,凌臻臻哪里会怕祝修,反而是联合了赵氏让祝修在祝府十分难过。

     了解了自己弟弟情况,祝佑想法子把祝修接了出来。祝修也认识到自己的无力,连两个内宅女子都可以随便欺辱,在自己哥哥的教导之下埋头苦修。

     等祝修学有所成的时候,大季朝夺嫡风云已经尘埃落定了,年幼的九皇子季楚上位凌家也因为支持的皇子倒台而备受打压。祝家反倒是因为脱身的早幸免于难,甚至因为当今皇帝无人可用,得到一个不错位置的举荐权力。祝佑惩罚是太上皇下的,没办法洗脱,再加上本身也没有意志再一次入朝为官,祝修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推了上去。

     祝修本身就很聪明,很快就得到了赏识,平步青云。祝修翻身后并没有休了凌臻臻,而是把她和罗夏的两个孩子都卖了,把她接到京城的府邸让她生不如死的养着。

     在重生之后祝修并没有见过凌臻臻,这次见到不自觉就用前世看凌臻臻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让凌臻臻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那眼神并不凶戾,甚至于没带多少感情,仿佛就像是一个可以随便碾死的蝼蚁,平静里带了一种想让她变成死人的*。凌臻臻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还是不敢太过靠近祝修,顿了一下嘴角扬起一抹笑,带着一种知书达理的温柔气息,语气柔软道:“祝二哥,许久不见。你和二嫂的婚礼没能前往,厚颜求了表姨来看你们一眼,好让臻臻死心。”说到最后话语离带了几分凄凉,像是说到伤心处忍不住顿了一下整理情绪,过了一阵子才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继续道,“表姨从小养你到大,怎么会不心疼照顾你,莫要与表姨置气。表姨大抵是因为二嫂的身份有些偏见,回头二哥多劝劝二嫂。”

     话语里不经意间提前旧情,又连连劝慰,含沙射影的离间他和萧灯火的夫妻感情。久经官场的祝修自然是听出来凌臻臻这话语里种种内在含义,忽然就觉得无趣的很,还是萧灯火那样直白的生气直白的高兴让人更松快一些。

     祝修没有配合凌臻臻演出的意思,对着凌臻臻勾了勾手指,就像是召唤小宠物一样示意她过来。

     凌臻臻没想到祝修会是这样的反应,脸上发僵,一种不知名的恐惧萦绕在她身上,不自觉就按着祝修的示意走了过去,然后就听到祝修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两个字。

     “罗夏。”

     瞬间,凌臻臻脸上血色褪尽。

     祝修跪了两个多时辰的事情萧灯火是知道的,她琢磨了一下要不要发挥同伴爱去救个场,没琢磨出来就收到祝修让她不要管的要求。祝修有安排,萧灯火就没打算碍事。继续琢磨起笔杆粘合的问题,最后萧灯火放弃粘合的选项,使用这个时代已经很成熟的嵌合技术,就是造价成本高了不少。不要求做工精细,木匠不过看看笔芯看看萧灯火的草图,不到半个时辰就随手把笔杆削出来了。

     咔嚓一声两片笔杆闭合的声音,大季朝第一根硬质铅笔诞生。

     萧灯火试用了一下铅笔,笔杆选的木头太硬,削的时候非常困难,至于笔芯硬度过高倒是无所谓了。有了成品和配方,要量产就简单多了,只是这事萧灯火并没有打算用祝修的人。

     她和祝修终究是要和离的,这些事情还是分的比较清为好。和莲蕊说了一下自己要开一个坊子,就让莲蕊去寻人做事去了。

     自己要开铺的事情,萧灯火想了想还是应该先和祝修说一声,也最好听一听祝修这个土著的意见,免得发生什么不合时宜的事。然而一直等到大半晚祝修也没有回来,萧灯火受到了惊吓,还以为祝修还在那头跪着呢。结果一打听祝修早就出府不知道干嘛去了,约定了时间早就过去了,祝修还没回来,萧灯火稍微等了一会儿作息时间就有点坚持不住了,想想祝修还能去别的厢房休息,很干脆就栓上门了。

     时过午夜,萧灯火的房门就被敲响了。萧灯火迷迷糊糊的披着衣服起床,打开门就看到站的东倒西歪的祝修,明显醉的一塌糊涂还满脸泪痕,惨得不得了。

     萧灯火:“……”好想把门栓上。

     没办法和醉鬼计较,把祝修扶上床,出门喊了丫鬟进来给祝修收拾了一番,总算是能看的了。让丫鬟去厨房熬醒酒汤,萧灯火坐在床边忍不住就打起瞌睡了,然而祝修却是半醉半醒起来,努力睁大眼睛看着萧灯火,大约是分辨出来床头坐着的是谁了,伸出手就扯着萧灯火的衣角,张口就是一声萧赤姑。

     萧灯火被喊醒了一点,不过感觉有点幻听,低头看着祝修,就听到祝修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灯火,“这里应该还算是我的屋子。”

     “明明是我的房间。”祝修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委屈起来。

     萧灯火头疼,她可没有照顾醉鬼的经验。然而萧灯火不打算理会祝修,祝修却没有那么安生,又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嘴里娘亲母亲两个词轮着念叨。

     没睡好又被闹,萧灯火有些不耐烦,对着祝修喝道:“别吵了。”

     “哦。”被萧灯火一喝,祝修委屈的抿着嘴,一副可怜相,却真的不闹了,就是睁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萧灯火。

     萧灯火却是微妙的感觉到一点不对劲。想了想指了指自己,对着祝修问道:“认得出来我是谁吗?”

     “萧赤姑。”祝修答道,非常的肯定。

     萧灯火失笑:“我不是萧赤姑。”

     “你是,你只是不记得了。”祝修有些生气,加重语气极力证明自己没说谎。

     “好吧,我是萧赤姑。”萧灯火没多想,不去和醉鬼做辩论,反正这个称呼要么是祝修偷偷给她起的外号,要么就是和原主有关系。她现在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对着祝修问道,“我和徐觅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