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祝家来人3
    得到大胜,萧灯火心情很好。带着丫鬟们回屋路上就看到匆匆赶回来的祝修,看着祝修一脑门子汗的赶回来,萧灯火不禁展开一个笑容,对着祝修比划了一下,然后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祝修没看懂萧灯火的意思,不过表情和肢体动作都看得出来她很开心,这让祝修松了一口气。这几天里祝修也好好的想过,现在的萧灯火还是萧灯火,并不是他记忆里刀枪不入无所不能的萧赤姑,她会急躁会任性也会不开心,当然……也会开心。

     祝修脚步慢了下来,看着前方浑身漫着轻快愉悦气息的萧灯火,勾起嘴角,向着萧灯火走进:“我母亲没有为难你?”

     在人家面前哭都哭过,没形象的彻底。萧灯火也就不装什么气质,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你觉得可能会没有为难吗?”说完比了比自己,带着几分骄傲地道,“我解决了。”

     被我解决了这四个字震慑了一下,祝修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是……怎么解决的?”

     萧灯火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祝修哑然,哪怕萧灯火没有前世记忆,这个行事风格也完完全全是萧赤姑的作风,嘴够毒手够狠,只可惜还做不到萧赤姑的绝。只不过萧赤姑敢这样做,那是建立在没人能把她怎么样的基础之上的,而现在的萧灯火并没有这个能力。

     那么问题就来了——

     “你把母亲得罪的这么死,以后去武陵,你要怎么办?”祝修无奈问道。

     萧灯火卡壳,半响,一脸无辜样子看着祝修。

     祝修揉了揉额角,不多久低声笑了起来,似乎看开了什么,笑道:“算了,维持母慈子孝的样子也没意思。辛苦你了,接下来我来就可以了。“

     “我觉得你应该再加一句感谢。”萧灯火撇嘴,认真道。

     祝修没说,想了想从袖兜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檀木盒递给萧灯火:“为表歉意。”

     萧灯火接过,疑惑的看着祝修离开,低头看了看檀木盒,伸手打开。里面是一根水蓝色的玉钗,通体做成树枝的样式,钗头点着几朵寒梅,做工非常的精致,玉质透亮,很明显价值不菲。

     “为什么是梅花,风灯不是更漂亮。”萧灯火嘀咕了一句,合上盖子。

     祝修去见赵氏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瓷杯砸在自己身上,茶渍溅了一身。倒不是祝修躲不过,而是不想躲了。仿佛没有迎面过一个瓷杯,也仿佛上头坐着的不是一个满脸怒容的女子。祝修恭谦的对着赵氏行了一个礼,道了一声母亲。

     赵氏见到这样的祝修面上不禁带上了异色。祝修是她从小带到大的,他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赵氏清清楚楚,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往日里遭到她的斥责,早就大发雷霆和她争论了,哪里还会一脸平和。赵氏有种不祥的感觉,自从入了这京城祝府之后,她就事事不顺,真的是晦气!赵氏神色阴沉下来,不把那么一点微妙的感觉放在心上:“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知道我是你母亲你还说你父母双亡!我可当不起你这声!”

     “亲母已然过世,瑾性不知何错之有。”祝修低眉,嘴角扯了扯,弄出一个勉强的笑来,“更何况,在母亲心中,大概也就只有小弟是您的儿子吧。”

     赵氏面色生冷,对祝修的话语不为所动,像是怒极了:“娶了媳妇你就要不认我这个母亲了?!”

     祝修深吸一口气,双膝跪地给赵氏磕了三个响头:“母亲的养育之恩,孩儿铭记于心,然母亲希望孩儿报答的方法,孩儿无能为力。若将来有事,孩儿会尽力护佑小弟周全,其余诸事怕是都会与母亲的意愿相违。”

     “当不起你这声母亲。”赵氏怒气真的起来了,她当初就不应该让祝修离开武陵,逃出自己掌控。明明自己堂姐也没看出比她出彩,为什么教出来的孩子一个个都那么让人头疼。想起自己的儿子,不爱读书,老爱舞枪弄棒的,再想想祝佑祝修两兄弟,赵氏真的觉得自己心口被气疼了。也没叫祝修起来,就让他在地上跪着,自己回屋休息去了。

     祝修跪了两个多时辰,天都要黑了,就在隔壁听着赵氏和他争吵的凌臻臻才姗姗来迟。看到祝修跪着一脸吃惊,凌臻臻连忙小跑过去要扶他起来,嘴上道:“祝二哥怎么跪在地上?又惹表姨生气了?”

     祝修顺势起来,脚上有些发软,寻了把椅子坐下。祝修对赵氏还有恭谦,对凌臻臻就没有摆好脸色的意思。

     前世罗夏因为和凌家关系过近的关系,沾上了点官场倾轧,科举落第,数次才勉强中了同进士,外放做了一个小官。凌臻臻顶不住家里的压力,赵氏也压不下他的婚事,他们最终成了夫妻。祝修那时虽说是个万花丛中过的浪荡子,但对自己亲爹亲娘从小指腹为婚给自己的妻子还是非常敬重的。对于凌臻臻的要求几乎无不答应,很多习惯因为凌臻臻不喜欢也都戒掉了,可这对凌臻臻来说并不少她所想要的,无论祝修怎么改都不是她想要的。

     虽然闷闷不乐,凌臻臻还是很老实的和祝修过了两年恩爱夫妻的生活。然而后来凌家势头起来了些,凌臻臻的哥哥也开始接手凌家,罗夏就在那时候被调到了武陵。忍不住诱惑,凌臻臻又和罗夏联系上了。

     祝府几乎都掌握在赵氏手里,凌臻臻的所作所为很快就被赵氏发现了。被拿住把柄的凌臻臻就听从了赵氏,变着法的指使祝修打听祝佑的事情。祝佑信任自己的亲弟弟,祝修信任着自己恩爱的妻子。几乎没有多久赵氏就发现了祝佑的把柄,直接把祝佑推入了夺嫡的漩涡之中,好在祝佑脑子清醒早早脱身,只是也落得终身不得录用的下场。

     祝佑后来彻查前后事,很快就查到了赵氏身上,之后凌臻臻和罗夏的事情就被摆在了祝修案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