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城
    婚后如之前所说的,萧灯火和祝修并没有在陇城继续多呆,在回门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京城。犹豫两人手上都没啥东西,祝修本就不是陇城人,而且也不差钱,陇城这个院子里的东西都留着也没事。也就是萧灯火的那些陪嫁需要理一理,不过萧灯火也没多少陪嫁,几乎都是徐氏补贴的,店铺和田地本身就是徐氏在打理,萧灯火都还给了徐氏,言说让母亲代为管理,但意思就是明摆着归还。

     徐氏也没有推脱,和祝修谈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祝修要带萧灯火去京城的事情。京城千里之遥,要让萧灯火打理陇城的事物实在是太过为难,徐氏本身也没有打算将这些铺子交给萧灯火。这些陪嫁东西不过是在萧父和梁姨娘面前过个明面而已,里头的铺子都是徐氏陪嫁,当初她要嫁给萧父徐家人特意在陇城置办的东西。有几间铺子都被萧父或者梁姨娘的人架空了,成为他们捞钱的东西,给了萧灯火做陪嫁正好清洗一番,此后这些铺子田地就和萧府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徐氏也悄悄给萧灯火补了一大笔的钱财,生怕女儿孤零零的和相公去京城受了欺负。

     别过徐氏,萧灯火就和祝修乘着马车准备北上入京。出陇城的时候,除了萧灯火的带了两个比较机灵的陪嫁丫鬟,就只有四五个原本院中的仆人,这一堆人看起来都十分孱弱,萧灯火十分担心路上遇到山匪应该怎么办。结果出了陇城没多久,好久没见的郭平就带着一大票人来和他们汇合了,其中的一些人萧灯火瞅着怎么那么像是官兵。

     “……?”萧灯火茫然地看着祝修,祝修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详细的和萧灯火说过他们现在的情况,顿时哑然。

     年轻时候的萧赤姑居然这么好拐带?

     “扶戟他是征平候家的公子,这些人大都是他的亲卫。回京的路上他们会和我们一起,这样也不用担心山匪什么的。”其实里面只有一部分是亲卫,还有一部分是他的那些在毕州附近的老部下,不管有记忆没记忆的只要愿意走的都统统带来了,这些天里郭平都在忙这个事,人并不在陇城。在郭平带的这些人里面指不定一些人比萧灯火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当然这个祝修是不会对萧灯火说明的。

     然而郭平这两部分人物还不是这些人里面的主要构成,主要构成部分还是知道他要和萧赤姑结婚,哪怕相隔数百里都奔袭过来看热闹的那些人和他们的护卫。参观完他的婚礼之后还不打算走,愣是在陇城里找了由头呆了几天,要和他们一起去京城。大概是瞧见软糯无害版本萧赤姑,忽然间想起自家皇帝陛下了,哼哧哼哧的要去看热闹。

     有记忆的陛下,可不是没记忆的萧赤姑啊。祝修沉默不言,等着看他们作死。

     如今还是相对和平的年代,并不会有人没事在府里谈军事政治的,萧灯火对征平候这三个字并没有什么概念。而且萧灯火对这个时代的等级制度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听到侯府公子也就眨了眨眼,第一反应不是没什么存在感的大个子居然是侯府公子这样的大人物,而是不是侯府亲卫也可以是官兵?

     萧灯火虽然这样想了一下,但并没有问出口。她目前对这个时代的制度还不了解,还是少说多看为妙。于是在路上没多久就给她解惑了,过了州府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他们一行人到官家宅邸里吃吃喝喝,然后护送他们的那些官兵明显就换了一批,而且看那些乡绅官员们的态度,除了对祝修和郭平之外,对队伍中其他几个人的态度也十分友善,身份并不比他们两个低的样子。

     这么一大批官二代出行,无论到那个州府,都不敢有人让他们出事啊。只是派官兵护送算什么,看那些人的样子都恨不得亲自送,亲眼看着离开自己管辖地才安心。这队伍里面有个人受个伤,基本上这个州府的老爷们的前途就别想了,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于是这十多天的路程里,萧灯火担心的安全问题是一点都没有发现,一路上风平浪静好吃好喝的到了京城。在祝修京城的院子下马车的时候,萧灯火默默的思考自己在这一路上吃胖了多少斤。

     而陇城那边,得了祝修那一句话,萧终嫣矜持的晾了祝修两天之后,才愉快的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妹夫家探亲。结果到了祝修府邸却只看到紧闭的院门,萧终嫣心里顿时浮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赶忙让丫鬟去敲门。敲了半天才有留守的下人出来开门,知道萧终嫣的身份之后,想起萧灯火在府中尊贵的待遇,开门的下人并不敢对萧终嫣怠慢,态度很好的告知主人已经回乡,归期不定。

     得到这个消息萧终嫣气得眼睛都红了。她可听萧父说了,萧灯火嫁的可是他们压根攀不上的武陵祝家,嫁过去哪怕是个妾室都比城里的那些家族嫡妻高贵。萧灯火嫁的那么好,萧终嫣本来就十分恼火,但想想她能分一杯羹也有些愉快。然而没想到那个小贱人连肥水不流外人田都不知道,大概是府中下人把消息漏给了萧灯火,居然就这么着急的就把祝修给忽悠走了。他们萧家本来就身份低微,那个小贱人没有姐妹帮衬,她能坐稳妻位?萧终嫣心中恨意滔天,她可不觉得祝修是忽然间这么急着走的,他可是约过要和她亲近感情的,除了萧灯火从中作梗,没有别的解释。

     没办法,萧终嫣只好折回了萧府,砸了一堆东西狠狠地发泄了一番,然后才一脸委屈的去找萧父告状。

     萧父知道这个情况,脸色顿时就不好了,不太耐烦的安抚了萧终嫣一阵子,告诉她会想办法。打发走女儿,萧父立刻就去了徐氏院子,劈头盖脸的就对徐氏一阵斥责。说她教出来的女儿不能容人,当初就不应该把她女儿从祠堂里面放出来,把萧灯火说的一无是处。

     徐氏对萧父已经放下了,然而被人这样说自己疼宠的女儿顿时也拉下脸,冷眼看着萧父发飙完,拿出一封拜帖就丢到萧父眼前,皮笑肉不笑地道:“家兄近日路过陇城,想前来探望我们,老爷与其在这里撒火,倒不如问问我徐家是怎么教女儿的好了。”

     萧父僵硬的看着眼前那张印着徐家徽记的拜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半响才恨恨的把拜帖兜走,盯着徐氏道:“徐梅,你莫要得意太早。你生是萧家的人,死是萧家的鬼,以为徐家来个人就能护着你一辈子?!”

     徐氏回了一个冷笑:“那你就这样想吧。”徐氏也是绵延百年的士族,和萧家那样农家出身靠着徐家才勉强攀得上一点士的边缘的寒门底层可不一样。在徐家生活过十余年的徐氏可是对徐家的能耐了解的很。以往是她自己不愿,想着家庭和睦,后来是因为萧灯火被萧父捏着,父教女理所当然,她不敢。现在萧灯火已经嫁人离开陇城,她还会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