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城
    事实也确实是如同徐荣他们说预料的那样,萧家人变着法的向萧父要补偿。然而回到府里发现大部分财务都已经被徐氏清空了,徐氏有权变动的田地都非常干脆的被换成了金钱,萧父手里头就剩下城中的几处铺子,可是在这次打压之中已经呈现入不敷出的情况。

     萧父迫切的想要扭转这样的情况。他知道自己是靠着徐氏发家的,可是发家这么多年,萧府也越来越好,萧父觉得这里面他自己的功劳并不小。只要有足够的资本东山再起并不是难事。忍痛拿出一笔钱安抚住萧家人,萧父变卖了府里所有能卖的东西,甚至于梁姨娘的首饰都卖了不少,下仆更是散了一批,筹够钱萧父立时就去走关系。

     他的女儿可是嫁了祝家人,知县老爷都来参加了婚礼,萧父自觉就算没有了徐家女婿的名头,祝家岳丈的名声也是很好用的。果不出其所料,萧父拿东西去都得到很好的款待,送的东西也都被大老爷们收下了。拯救萧家仅有的几个铺子还有购回以前田地的愿望虽然没有被应下,然而确给了萧父一个更好的出路——盐商。

     只要支付少部分的代价,就可以给萧父弄来盐引。

     盐商的暴利萧父十分心动,然而士农工商,商为最末。萧父那是从来都不愿意亲自管理的东西,他更愿意游学参加诗会,走亲访友。努力从农阶级步入士阶级,家中产业多数还是由管家和梁姨娘管理,剩下的则是在徐氏手里。这也是萧父产业被搬空这么快的原因所在。

     然而萧父想起自己这几日来的窘迫,那一分犹豫立刻就被抛下了。大不了将盐引和以往一样交给梁姨娘打理就好,只要老爷不是商人,自然萧府不会排到商位。

     萧父为了筹钱,将仅剩下的几个铺子都卖了,还借了一大笔钱。可是比起盐引,这些都不算什么,那些大老爷也非常干脆,收了东西就把盐引给了萧父。萧父借了一大笔钱提心吊胆的,生怕那些大老爷是骗他的,盐引真的到手了,萧父才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就算萧父后面反悔,这盐引转手出去也能让他大赚一笔。

     带着盐引回家,萧父整个人都觉得十分轻松。甚至于还难得抱着梁姨娘好生亲热了一番,一夜好眠,萧父醒来却是不见梁姨娘的身影了。萧父不耐烦的唤了梁姨娘出来伺候他洗漱,结果没有听到任何回应。这个时候萧父才注意到这屋里的奇怪,那些属于梁姨娘,在他多次变卖府中东西,梁姨娘死守不卖的几样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踪影。除了这些之外,一些梁姨娘常用的物件也都消失一空。

     萧父顿时身上就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翻找自己昨天带回来的盐引。然而不管怎么翻都完全不见踪影,萧父脸色惨白,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无力瘫坐在地上。过了好久,萧父惨然大笑,笑声渗人,就着一身里衣推门而出,见着一个人就抓着一个人的衣襟问梁姨娘的下落,从萧府里问到府外,到后来已然神志不清,半疯半傻。几日后,有人在城内池塘中见到了萧父溺亡的尸体,仵作通知萧家人来领取,却是一个愿意来的都没有,最终一卷草席裹了丢了乱葬岗。

     而带走盐引的梁姨娘,却是找了那位卖与萧父盐引的那位大老爷,恭恭敬敬的把盐引交还,换了两张路引,请求他们那些人放过她们母女。梁姨娘惯会审时度势,萧父没有经历过徐荣来的那几日的风暴,梁姨娘是亲身经历过那时候喘不上气的恐惧感。萧父回来的时候梁姨娘也松了一口气,左右还有一些资产,打算以后老实本分的过日子,然而没想到萧父并不死心,变卖家产左右逢源。梁姨娘看着萧父交往的那些人,当初压迫萧家的时候都是出过力的,压根不觉得他们会忽然菩萨心肠的让他们翻身,心惊胆战了一阵子,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了她。

     梁姨娘并不打算要和萧父共生死,听到他们的要求,二话不说立刻就答应了。不过他们许的荣华富贵梁姨娘并不敢要,她准备带着萧终嫣北上去往京城,她还记得前段时间萧终嫣念念不忘那位对她有意思的妹夫祝修,陇城过不下去了,去京城投奔亲戚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也许就是一个柳暗花明呢?

     两个弱女子千里投亲,没有人觉得她们会成功。更何况他们也就图一个财,也不是非要人命不可,既然梁姨娘识趣,那些人也都发了一个善心让她们离了陇城。至于离开陇城之后是死是活,并不关心。

     陇城自他们离开之后的急剧变化萧灯火是毫不知情,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萧灯火一行人还没有到京城呢。徐氏一走更不会有人传递陇城的消息给萧灯火,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萧灯火对陇城的事情都一无所知。

     而到达京城祝府的萧灯火也没有心思关心陇城的事情,她已经被祝府里的东西惊呆了。柔软的沙发椅,明亮的玻璃窗,平整的水泥路,甚至于萧灯火还十分感动的看到了抽水马桶。

     在陇城用了那么久的茅坑,没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能够看到抽水马桶!

     那可是抽水马桶啊!!!!

     祝修得意洋洋地看着萧灯火一脸震惊的样子。当初他第一次进萧赤姑府邸的时候也是受到了十二万分的惊吓,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可以奢靡到这样的地步,如坐云端的椅子,大大的琉璃窗台,瓷器铺就的地面,打开开关就能有的热水,还有干净到让人难以置信的茅坑。后来了解到这样的配置所用的金钱其实仅仅只是自己预想到的价钱十分之一都没有,整个京城都疯狂起来,后来更是蔓延到整个大季,甚至于邻国都有蔓延的迹象,让萧赤姑赚了一个盆满钵盈。

     萧赤姑死后,这些技术都公开了,俗话说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他们也是这样的啊!不仅仅是萧灯火这个穿越的,祝修他们这些重生的也完全收不了毛坑这样的东西了。重生第一件事,他们都是先把茅坑都改造了,玻璃工坊也哼哧哼哧运行了,水泥厂也不甘落后。所有重生的都靠这些赚了一大笔,根本停不下来,紧接着就把香皂这些清洁剂也弄出来了,有的人甚至还想学萧赤姑走航海贸易的路,这个才是赚钱大头。然而重生的都是当初能够好好混到长命百岁的家伙,赚钱的热血一过,就明白现在管事的那位皇帝不是后来那位,可是一个疑心重的,要不然也不会搞死那么多儿子。清醒过来的人,本着同伴情谊,停手的都赶紧一个个给还在一脑门子热血的家伙去了一封书信。

     于是闹过这一阵他们这批人全都赶紧装鹌鹑,安静享受起未来的便利,一副无害样。坐等现在这位皇帝挂了,换上他们的那位,然后再一起搞一波大的,把现在这个透着一股颓势的大季朝重新推上当初他们上辈子万邦来朝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