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披荆斩棘3
    古代中国的富饶离不开丝绸之路,古代欧洲的富饶那也绕不开那庞大的殖民地。<>。

     工业革命加上殖民扩张,欧洲短短数百年就赶上甚至超过了几千年累积的中国。海上的利益多大,全世界人民都会知道。稍微了解一下萧赤姑的前世,就知道她后期富可敌国真正的命脉还是在海上。这个时候大季朝的海图还是十分封闭的,很多港口都没有开放,有几个家族在重生者的影响之下有向着几个港口伸手过。

     季九没上位的时候管不了,没有吱声过,一上位那些没长眼睛也没带脑子的人带着家族都给了一个狠狠的教训。虽然说港口这种东西并不是说有了就能出行的,内河的船和海上的船那是完全两种构造。海船这样战略性的东西,除了萧赤姑之外,也就只有季九手里有一份,哪怕是制作海船的匠人手里都只有一部分构造图。

     谁也没有想过还有重生这回事,萧赤姑没有记忆,季九则是术业有专攻他也不是过目不忘的人,海船构造图不比那些薄薄一张纸的方子,记下来那么简单,一百来张的详图还附带各种标注,季九觉得哪怕是萧灯火有记忆,要默出来一遍也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一来,也就只能让萧灯火重新去研究一次了。

     萧灯火却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也不敢一口答应。

     她敢弄炭笔,敢弄弹簧,甚至于让她处理改装武器都敢去弄,然而弄海船……完全超出了萧灯火的承受范围。

     她并不是专业学物理的,她并没有足够的知识去确保一艘合格能出海的船诞生在她的手里,哪怕经过千万种实验,海上千变万化并不是简单实验就能够解释,现代那么多钢铁大船都免不了倾覆,她一个末流学者研究木船载人出海简直就是笑话。负担起一船几百号人的生命,萧灯火是不愿意承担这样的压力和责任的。

     季九感觉的出来萧灯火的犹豫以及淡淡的不情愿,便让顺喜拿了卷东西出来递给了萧灯火。萧灯火接过,展开来看了一眼,惊讶道:“地图?”

     这个时代的地图是非常简略的,而且属于战略性物品,萧灯火也不过就是在祝修书房里有幸看到了一副武陵的地图,她只认地理还是不错的,然而如果不是那地图上写了一个武陵城三个字之外,萧灯火估计都不会想到地图上去。

     可手中的这个地图不一样,非常符合她现代的审美,一个个大季朝的郡县详细的排布,主要管道也清晰的画着,甚至于周边的国度也都有大概的轮廓,最让人惊讶的还是海的部分,大大小小的岛屿都有标注,甚至于有的岛屿还有几个沿海的国家都标上了特产已经重要物资。

     “这是先生您交给我的。”季九有些不好意思,“我看的久了,也就默下来了。”皇帝可以不关心海船怎么造的,但是自己的国土还有周边国家肯定还是会去关心的,看着一张图几十年,要默不下来才是真的稀奇事。

     萧灯火看着和自己记忆中祖国完全不同轮廓的地图,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里的历史和她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但是该有的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也全部都有,本来还想着平行时空什么的,然而再怎么平行时空也不可能大陆版图都是两回事。

     季九不知道萧灯火复杂的心情,继续道:“先生以前和我说过坐井观天的故事,大季朝是这块土地上最强大的国度,然而并不代表就是唯一的,可能在遥远大陆另外一段就有不亚于大季朝的国度,也可能海的另外一边也会有一块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了解和沟通都是必要的事情,出海不仅仅是为了财富,也是为了眼界。”

     萧灯火眼神飘了一下,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前世的自己拿出来东**了关键的用途,完全没有要发展社会的意思。对季九说的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本质上肯定不会是想着为国为民的,大概就是忽悠皇帝放弃闭关锁国的政策,好捞钱。什么眼界,都是屁话,趁着人家没起来,彻彻底底打下去,这才是国和国之间应该做的事。

     萧灯火卷起这份全季朝唯一一张全国地图,认真思考了一阵子。季九现在这样正式的和她谈,看起来也是不容她拒绝的意思,可是实际情况是她并不能保证能够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卷。于是,萧灯火道:“我……并不清楚海船是要怎么研究的,只怕是要陛下失望了。”

     “临水郡已经有成型的造船坊,内河的楼船几乎都是从那里出来了,几十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了部分海船研究,但不成气候,先生可以去临水郡把这个项目起起来。”季九是早有准备,自然是不会让萧灯火拒绝,顿了顿,季九又劝慰道,“先生也不必有负担,即便是前世也是经历过很多次失败才成事的,新的道路总是会有牺牲的,这是为了季朝的未来。”

     季九说的都是正确的,萧灯火也是清楚的,但是想想牺牲的人,背上还是难以抑制的感觉到一股凉意。

     看着萧灯火有点发白的脸色,季九也知道自己吓到人了,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的:“实际上即便是先生不去,海船的事情也是要开始了,有先生把关,总是会少些人不是吗?”

     都这样了,萧灯火还能说不吗?无奈的笑了笑:“什么时候要我出发?”临水郡离京城可不算近,大概看路程比陇城来京城还要长了一半。只能说还好马车减震研究出来了,能少受点罪。

     “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先生可以把京城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觉得合适了再去。”季九说着给了萧灯火一块印章,“这是临水的都尉印,必要的时候可以调兵,有紧急情况也可以加急传信。”

     “……”萧灯火接过印章,都尉可是一个郡的军事最高长官,季九把这个印章就这样给她,总感觉这临水郡有些不太平呢。

     事实上,萧灯火回了京郊对祝修一问,也得到了肯定答案。

     临水郡海寇闹的厉害,都尉贪腐被摘了官帽,实际上临水郡这回摘了乌纱帽的人并不少,他们这批重生的去临水郡补缺的也蛮多的,他们一直在琢磨陛下迟迟没有定下都尉一职,是打算要给谁,没想到直接给了萧灯火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怕是依旧要这个点更新了……加班党伤不起_(:3∠)_

     周末能准时,我尽量多更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