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城
    从明彩处得知萧灯火的答复,萧父大感欣慰,赞了萧灯火为父分忧,还赏了东西要明彩带给萧灯火。

     在赏赐上萧父倒是没怎么吝啬,精致的首饰和华美的布匹都给了不少。他嫁女儿给杨家图的是杨家的势,自然是不希望嫁个仇人过去嫁出仇来,既然萧灯火同意了,改安抚的自然是不会少。

     相比之下萧母徐氏,得知这个消息,差点没晕过去。被关了两天身体虚弱都不顾,直接就奔萧父所在的书房和萧父厮打起来。

     几个时辰之后萧灯火看着一边的金银珠宝一边伤的不轻的母亲,叹息了一声,让明彩把珠宝都收起来,自己则留下来照顾母亲。

     对于这身子的生母,萧灯火自然不可能对着她像是明彩那样呵斥,顶着哭诉连哄带劝磨了好多天,最后徐氏明白萧灯火是深思熟虑过,并且心意已决,才终于心死不再提。

     待嫁的这段日子倒是安生的很,哪怕是之前萧灯火看到没少撩拨原主的庶姐萧终嫣都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估计也是不想出什么意外让她反悔。

     转眼萧灯火来这世上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趁着这段时间,萧灯火恶补了一把古代常识。暴风雨前的宁静她还是懂的,她可不会觉得这家的情况,会一直让她安生下去。

     果然这一个月后,萧灯火就被萧父叫去了。温声好语的对着萧灯火说杨家想先看看未来的媳妇,让她准备准备,两日后到城郊的温华寺见见婆婆。

     出了书房没多久,萧灯火就遇上了那个总是欺负原主的庶姐萧终嫣。

     萧终嫣像是候着多时了,看到萧灯火出来就笑着道:“杨家婚事告吹了?倒真的是可怜,连个病痨鬼都不愿意要你。”

     听着萧终嫣这句话,立时就明白这变故只怕和萧终嫣母女脱不了干系,萧灯火自然不会像是原主一样任人嘲讽,颇为怜悯的看着萧终嫣:“杨家关系父亲梳理了这么久,婚事既然提了,就算不是我,我们萧家也是要嫁个女儿过去的,姐姐这么热心,不若两日后我见了杨夫人替你说几句好话?”

     萧终嫣听这话顿时炸了,面上透着狰狞,对着萧灯火恨不得整个人扑上来:“小贱人你敢!”

     萧灯火轻轻地笑了:“我如今已经算是死过一回了,这条命也算是白捡来的,有什么事情我会不敢做的。”

     萧终嫣很快冷静下来,拿不定萧灯火这威胁是真是假,但到底还是不敢把自身放上去赌,冷笑一声,面上颇为自信:“我可不是你,父亲可舍不得把我嫁出去。”说完也就不搭理萧灯火,转身离去,就是脚下的步子急匆匆的,带着种慌乱的感觉。

     看着萧终嫣离去,萧灯火对着明彩说道:“回头把院里的丫鬟都散出去吧,重新再选一批人。”

     只怕是她哄劝徐氏的话被丫鬟传到萧终嫣母女耳朵里,再加上看着萧父的态度,觉得萧灯火指不定嫁给杨家病痨也不一定是坏事,以杨家身家指不定还过的很好。她们母女嫉恨萧灯火母女已久,这样情况自然是不愿意看到,下绊子便是再正常不过了。

     如今她这话放出去,萧终嫣母女终究是要多思量思量这事做不做得。毕竟萧家如今可以嫁人的女儿就她和萧终嫣两个,其他的不是已经嫁了就是还小,不能做考虑。

     萧父对萧灯火两日后与杨夫人的见面确实是看重的很,这两日还特意请了人给她教了礼仪,讲了很多杨夫人的喜好,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打听来的。把萧灯火累的够呛,想来这里面只怕也是有萧终嫣母女的手笔。

     两日转瞬即逝,萧灯火带着明彩上了轿子前往温华寺。

     这是萧灯火第一次见到萧府外面的世界,掀开轿帘一角看了一会,觉得蛮新鲜的。但和现代商业街的琳琅满目相比,这古代小城的街道除了新鲜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

     看了一会儿萧灯火就觉得有些乏了,靠着轿子歇息起来,一会儿指不定还是一场硬仗。事到如今,如果这次婚事不成,她和母亲两人在萧府的地位会一落千丈,彻底被姨娘拿捏住。

     然而到了温华寺,萧灯火下了轿子,却接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杨家公子病危,杨夫人赶回杨府,改日再见。

     完全出乎意料的消息,明彩无措的看着萧灯火。萧灯火倒还算冷静,让明彩把早就准备好打赏用的钱袋给一份传讯的杨家丫鬟,道:“多谢姑娘告知,杨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定然会平安无事。”说罢,对着明彩道:“我们入寺且为杨公子祈福吧。”

     这留下来传讯的杨家丫鬟也是杨夫人身边的亲信,这留下来除了告知之外,也是代杨夫人相看一下,萧灯火这样的表现让她好感倍增,看着萧灯火的眼神也有了几分亲近,但也没和萧灯火多聊,很快就道别离去。

     “小姐,我们现在是……”看着杨家丫鬟离去,明彩迟疑道。

     “祈福吧。”没理会明彩慌乱的心绪,萧灯火径直往着温华寺内走去。做戏做全套,萧灯火也好好跪在菩萨面前为杨公子祈福。她做过阿飘,想来这祈福也未必就是完全没有效果。

     然而,祈福完毕,萧灯火准备要在温华寺内走走的时候却被沙弥拦住。

     沙弥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才说道:“萧小姐,悟承大师有请。”

     萧灯火还没什么反应,明彩就激动起来,拉着萧灯火的手道:“悟承大师啊,小姐,悟承大师要见你啊。”

     萧灯火环顾四周,发现明明是在人声鼎盛的寺内,她这里却是寂静的很,显得十分不正常。但她入寺只带了明彩,抬轿的家丁都留在室外,在人家的地头上,她也没法子做出反抗。于是萧灯火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对着沙弥笑了笑:“那就有劳小师父带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