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番外
    人都说人死前会回想起自己以前的人生记忆,萧赤姑临死前也如传闻中那样回想起那些久远的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她还没有穿越的时候,被家人疼宠的时候,有着容貌有着智慧犹如人生赢家,从小到大都是众人追捧的存在,沉醉于研究近乎无忧无虑的生活着,最难过的就是被病痛折磨,怀憾离世。

     穿越过来还带着几分未来人的优越感,更多的还是对这个世界的不真实,就如同玩一个全息游戏一般。现在让萧赤姑来看,那时候她对身边的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同类,倒是更多是以游戏里的npc(非玩家控制角色)来看待的。

     无论是衣食住行都十分陌生而且简陋,而且被局限于一个小院子里,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有一个人在监视。

     十分压抑的感觉。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安抚原主的母亲,和萧父虚与委蛇,和庶姐针锋相对占据上风,给自己的未来谋划一条安宁的道路。然而这一切努力都随着杨家那位公子离去轰然倒塌。她终于压抑不住自己情绪,和庶姐爆发冲突。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以停歇不住的速度发展。

     萧父撕开自己的伪装,把所有情绪发泄到她身上。徐氏为了救她和萧父爆发冲突后自尽而亡,她被放出来,木然的守着原主母亲的尸身。

     吃人的世道。

     那是萧赤姑第一次对这一句话有了切身的体会。

     萧父为了掩饰,对萧母徐氏之死秘而不发。然而徐氏自杀前早已经安排好了身后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徐家人来了。萧府承受了一次灾难,大批大批的萧家产业受到了打压,曾经关系好的家族也全都避而不见。萧父无奈交出了徐氏尸身以及她这个女儿。

     徐家舅舅对她很好,忍着泪和她说她受苦了,要带她回徐家。然而回徐家有什么意义呢,她外公这一支也不过是个旁支,用尽全力,也不过就是如同这一次一般让萧府伤筋动骨而已,萧家已经在陇城发展了十余年了。

     萧赤姑并没有答应跟着徐家舅舅离开,离开陇城那就只能看着萧家继续在陇城发展壮大,但萧家她也不可能回去。她想起了和她曾经有亲的杨府。

     于是,她冥婚嫁入了杨家。

     杨家的生活没有她想象的艰难,杨夫人是一个十分有本事的女子,在她唯一的孩子病逝之后,杨府中势力重新划分,那段时间的让杨家众人并没有心思去理会萧家的事情。等事情告一段落,萧府的纷争也已经接近尾声。由徐家牵头,杨夫人也怜惜萧赤姑的情况,将萧赤姑接入杨府。

     杨府的日子很安宁,所有的风浪都被杨夫人挡在了外面。她后来对宅院的管理,还有各种御下的手段都是从杨夫人那里学的。无儿无女的杨夫人完完全全是把萧赤姑当做女儿一般的教导着,于萧赤姑而言杨夫人也是亦师亦母的存在。

     在杨夫人和萧赤姑两任的努力下,配合萧赤姑拿出来的现代制品,杨府发展壮大的十分迅速,也将萧府打压的喘不过气来。

     一切都往好的地方发展,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杨家的迅速崛起惹来了凶猛的外敌,新奇的现代制品更是让人觊觎不已。财帛动人心,权势乱人智。杨家虽说也是诗书礼仪立家,在陇城中颇有地位,但在整个天下也不过是个小虾米,人人都能咬一口。

     杨家的崩塌不过是顷刻之间,一个简单的诬陷就可以让整个家族的人全都锒铛入狱。很快杨家如何迅速发展就完完全全展示在那些大人物的眼前。

     不过是依靠两个女子,两个寡妇。

     要收拢两个女子手中的东西多简单,只要纳了就是了。杨夫人收不了这样的屈辱,毅然在狱中自尽。

     吃人的世道。

     萧赤姑感叹了一下。

     在吃人的世道里,不是吃人就是被吃,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只能做吃人的一个。

     萧赤姑成为京中大员的妾室,有容貌有能力还会讨人欢心,十分混得开。把那个年纪大了她一倍多的官员哄得团团转,和那个官员哭诉杨家冥婚强取豪夺,说他是拯救她出水火之中的大英雄,要得到人信任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然后那位大员卷入了夺嫡之争,他对手的皇子派人联系她,给了她足够的代价顺利就让她倒戈。轻轻松松拿了官员的罪证上交,没两天这曾经的京中大员就要变成阶下囚了。能混到大员位置,消息还算灵通,在缉拿命令下来前,就已经收到消息准备举家收拾细软逃走。

     萧赤姑怎么会让害死了杨夫人的罪魁祸首就这么走了呢,一把剪刀就断送了这个曾经站在权利顶层的大人物的性命。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金钱是多么诱人的东西,对于萧赤姑这个人形的造钱机又怎么会有人放过。于是在她感觉自己解脱了,可以山高皇帝远的自由生活的时候,她又成为别人后院的一员。

     只是这回的这位的分量更高了,就是那时候联系她的皇子。

     熟悉的剧情换汤不换药。皇子坚信有足够的利益就能让萧赤姑为他卖命,就像是当初轻而易举的就让她背叛了那位京都大员一样。女子至高追求无非的后位甚至的太后位,只要皇子登基了,萧赤姑自然有机会得到这个,这位皇子并不觉得萧赤姑不会心动,为他倾尽全力。

     萧赤姑无可无不可,反正赚钱这种事情,她已经轻车熟路了。

     然后,萧赤姑在皇子后院看到了萧终嫣,她的那个庶姐。

     非常的狼狈,神智已经不甚清楚了,被关在偏角的屋子里。萧赤姑本来是没有认出她来的,然而她那一声声怨念的“萧灯火”“小贱人”“破家精”声声不倦,让她认真观察了一下,才明白眼前的这个疯婆娘到底是谁。

     事情的发展很简单,那么会赚钱的萧赤姑,虽然极有可能是杨家培养出来的,杨家已经不在了,但萧家毕竟生养了萧赤姑十多年,若是和萧家有关系呢?萧赤姑拿不到手,那么萧家其他人总是简单。

     于是鲜美的肥肉上砧板。然后被发现不过是毫无食用价值的垃圾,之后的下场可想而知。

     萧终嫣在皇子府邸里到底是活着,其他人最终下落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就在某处乱葬岗能够扒出来一具对的上号的无名尸。

     这位皇子够狠,有手段,有能力,夺位进度非常的快。萧赤姑确觉得有点无聊了,夺位成功了,她成为后妃,然后斗妃子,邀宠,生孩子,帮孩子争位,成功了无聊的坐在太后位置上等死,失败了立刻就死。看得见的未来真没意思。

     很快,夺位到了尾声。皇帝老迈,其他的皇子废的废,死的死,最终剩下的除了她现如今的相公之外,只有剩下一个贵妃的孩子,才刚满二十,冠礼都没行,排行第九。

     这位皇子便把九皇子请到自己府邸来,意图控制住。他已经等不及自己父亲死去了,他太过强势,已经引起皇帝的忌惮,再发展下去皇帝肯定就要开始废除他的羽翼,将皇位交给还能等待他老去的九皇子手里。逼宫是他现如今最好的选择。

     九皇子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放在府邸之中他并没有亲自看管的意愿,这事情是交给他的得力下属萧赤姑的。

     九皇子明白自己被困在这里的最终下场是什么,见管着他的人不是他哥哥本人,而是一个妾室,他手下非常有名的妾室。这让他感觉到一丝希望,费尽口舌劝说。从说明他哥哥逼宫不可能成功的威逼,到他被放出去之后许诺的好处的利诱。萧赤姑就安静的看着九皇子说干了唇舌,完全一点意动都没有,之后那位皇子的第二个命令下来,萧赤姑跟随着去了皇宫。

     逼宫之路血腥而又漫长,提防着皇子的皇帝也有所准备。但最终胜利的天平还是抛弃了皇帝这个天子,然而这个胜利的果实并没有让他摘取太久,没多久九皇子就带城郊的驻兵入宫,瞬间胜者翻转。九皇子来到萧赤姑所在的地方,第一眼并没有看已经不省人事的皇帝,也没有看他那个逼宫的哥哥,而是看向了萧赤姑问她为什么最终选择放他离开。

     九皇子离开皇子府的缘由揭开,那位皇子暴怒质问萧赤姑,而回答他质问的是刺向他心口的匕首。待皇子死去,萧赤姑才悠然回答九皇子的问题。

     “殿下你不想死的眼神很漂亮,很有趣,我就想看看你如果活下来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萧赤姑回答的很直接,表情平静认真,带着手上沾血的匕首,却让在场的众人毛骨悚然。

     逼宫的事情很快就过去了,皇帝被气的瘫痪在床,九皇子顺利继位。逼宫皇子的势力被清扫,萧赤姑却是留了下来,在京城里隐姓埋名开了几家店面,安静的聚拢着财富。

     穷困的国家和富裕的萧赤姑形成鲜明的对比,新上任的皇帝无可奈何将萧赤姑喊入皇宫进行一番利益交换,萧赤姑拥有不下于朝中大员的权利,有要求可以随时进宫面圣提出,而萧赤姑则要帮助扩充国家仓库。

     萧赤姑对此没什么意见,她赚取那么多钱自己花不完留着也没意思,有了权利就可以做更多有意思的事情。

     而后小从内地经商的变革,大到远洋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萧赤姑想起什么念头就玩起什么来。是亏是赚对萧赤姑而言都没什么意义,只要觉得有趣就好。

     这时候萧赤姑有钱又有权,深得皇帝信任。于是总有几个想不开的小白脸想打傍富婆的权利,来软的都被她好好收拾了一顿,觉得自己有权势来硬的,全都搜了一批罪证送上天了。之后赤姑的名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了出来,她觉得有点威慑力也免得人觉得自己能欺负,省了一批麻烦事,于是干脆呼应了称呼常年穿上了红衣,把赤姑的名头宣扬了起来。

     什么都玩了一遍,萧赤姑又觉得没意思了,国家越来越好了,她的产业也步入了正轨。现在的皇帝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只要不做过分的事情也不会过河拆桥,这些年来自皇帝的照顾之情萧赤姑也自觉有交代了。

     萧赤姑陷入了人生迷茫之中。

     然后皇帝鱼龙白服出了皇宫遇刺,救皇帝的方式有很多种,萧赤姑忽然就厌倦了,与其说最后死亡是为了救人而死,倒不如说是她自己的选择。在刀子入心的时候,萧赤姑第一反应并不是疼痛而是解脱。最终闭上眼,在心中许下最后的遗愿。

     希望能够回到二十一世纪,再看一眼疼爱她的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