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庄锦冷笑一声,刚要开口说她别白日做梦了,就听院子里想起一个威严的声音:“哼,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想要本王给体面,谁给你的自信!”

     看着吴侧妃瞬间惨白的脸,庄锦心里暗骂,老子还没过瘾呢,你回来这么快做什么!不过外人在场,场面活还是要做的,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微微弯了弯腰,算是行了礼。

     “王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祁垣正怒火中烧,这贱婢竟然招惹完媳妇儿还去招惹他女儿,叫他怎么能忍。正想当场发作了她,也算给媳妇儿闺女出气,只是为什么他媳妇儿一脸你抢了老子好戏的表情!

     屋里众人见祁垣来了早就跪下行礼,许氏听见刚才祁垣那样说,知道端王定时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这会儿不敢说话,也忙行了大礼。

     吴家这些事,祁垣知道个大概。吴王妃当年嫁给他之前,是皇后和清妃亲自相看的,各方面都出类拔萃。那时看着吴大人和吴大少爷都是好的,家风严谨,嫡出的姑娘也这样出色,自然是没错了。吴夫人虽然有些软性子,但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呢。至于庶子庶女,谁会费那个心思。

     许氏是吴王妃的嫡亲嫂子,关系一向亲厚,况祁垣知道她的为人,并不想与她为难。

     忙叫人扶起来,说道:“今儿不巧,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叫少夫人见笑了。吴氏虽是吴家的姑娘,但嫁到端王府就是端王府的人,就是有了错处,也是本王与王妃处置,并不与吴家相干。至于别的什么人,自然还是各家管各家事,要怎么处置,本王也不过问。”

     祁垣这样说,就是要彻底撇清吴氏和吴家的关系,他和庄锦的想法一样,并不想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影响了和吴家的关系。至于吴家徐姨娘等人,许氏一回家,根本不用祁垣说什么,吴大人就自会处置。这样一来,既处置了人,也保全了两家的脸面。

     许氏自然懂得祁垣的意思,因此十分感激,端王不跟吴家生分,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至于吴侧妃,吴家不缺一个到处生事的庶女,端王府也不缺一个不听话的侧妃。

     她恭敬的向祁垣再次行礼道:“王爷之命,臣妇谨记,回家后定禀明父母,必不负王爷之恩。”

     祁垣点头:“少夫人不必客气,今天府里事多,就不多留了。”

     说罢,就请人送客。许氏也知道自己不便多留,还要赶着回家商量事情,便恭敬的告退出来。

     外人都走了,屋子里只剩下吴侧妃、田嬷嬷等听候处置。吴侧妃见祁垣脸色阴沉,再加上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便知道这次恐怕是触及了祁垣的底线了。

     这时不敢再嚣张,只是一味哭求:“王爷,妾身知错了,万不该惹了郡主烦恼。只求王爷看在往日妾身养了郡主的情分上,饶恕这次吧!”

     庄锦听了这话只想扶额,这货真的不是脑残吗?既然知道祁垣生气是因为郡主,还敢攀附郡主,拿着自己身份说事儿。这会儿若是立刻说自己以后会恭谨侍奉,不再生事,说不准祁垣还真能放她一马。如今这样说,摆明了要祁垣不能放过她了。

     果然祁垣听了立刻就摔了杯子,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若不是看着你服侍了郡主几日,还能容你活到今天?现如今不知悔过,还敢攀扯郡主。不过是个妾,还真敢以郡主养母身份自居了不成?”

     吴侧妃连忙磕头哭诉:“妾身不敢,请王爷息怒!妾身再不敢有这样的想法,求王爷饶恕一回吧!”

     到了这会儿,吴侧妃才真正明白祁垣忌讳的到底是什么。自她嫁过来之前,徐姨娘就在私底下一再跟她说,她是郡主亲姨妈,又是管家侧妃,算的上是郡主养母了。以后就是有了王妃,又不是亲生的,郡主难道不是跟她更亲近些!这样的想法虽然越矩,但是在她的脑子里也是根深蒂固。拿捏住郡主,辖制王妃,这样的美好生活谁不憧憬呢。过了两年没有正妻的日子,她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好像这王府后院就该是她的天下才对。

     吴侧妃没有想到祁垣的思想里头是如此看不上她这个侧妃的身份,她更没有想到她自认为跟她更亲近的小郡主竟然不向着她跟王妃对立。她小看了祁垣对女儿的重视程度,小看了皇族对于正统的重视,更小看了皇家对于子女的教养——她的身份没有资格进宫,便忘了祁玥经常进宫去看到的、听到的和接受到的教育。

     只是这个时候才明白,已经晚了,祁垣不会容忍有这样想法的侧妃在府里晃悠。

     懒得再听吴侧妃哭嚎,吩咐管事嬷嬷,直接将人压到后头佛堂,以后若是没有特殊情况,恐怕是出不来了。至于田嬷嬷,祁垣连问都懒得问,直接打发到庄子上去做苦力去了。

     庄锦趁热打铁:“父妃从宫里赏下的教养嬷嬷也来了,我看不如一起换了好,玥儿身边很需要几个得力的人。”

     祁垣点点头,祁玥身边这些个嬷嬷,都有些吴家背景,如今不管心思如何,都还是不要留的好。

     打发了糟心事儿,祁垣将众人都赶出去,只剩他和庄锦两个人。他仔细瞧了瞧庄锦,这样的事情,无论搁在哪家,正室想必都要气的要死,可是庄锦怎么看着神色谈谈的呢。

     祁垣对着庄锦竟有些小心翼翼的道:“这事儿定扰的你心烦,今儿一并都处置了,往后咱们也能清净些。”

     庄锦笑了笑:“多亏了王爷消息灵通,还没等我发作呢就先帮我处置了,谁能比的上王爷这般体贴呢!”

     竟是有些打趣的意思。

     祁垣道:“你刚进门就遇上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怕你调配不开。”

     这话说的倒是真心,谁家媳妇刚进门被妾室这样挑衅还能淡定呢,一生气一上火,其他事情上自然就容易忙乱。他赶紧解决了这些事情,也好让家里安稳些。

     庄锦打量了祁垣一番,这人也觉得自己家的破事太多,不好意思了吗?

     笑道:“事儿确实比较多,不过皆是因为王爷眼光太差的缘故,往后提高一些品位,自然就好了!”

     “噗……”祁垣一口茶喷了出来,“我眼光太差?”

     “难道不是?”庄锦奇道,“若不是王爷看上这样的侧妃,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对于祁垣的品位,庄锦十分的鄙视。吴侧妃一来不是什么绝世美人,二来不会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他到底喜欢她哪里?看上这样的人,不是品位太差是什么!

     “我何时说过我看上她?”祁垣也很好奇,庄锦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那你娶她做什么?”庄锦实在不怎么懂祁垣的思维了。

     祁垣无语道:“不过一个侧妃,吴家说送进来那就进来好了,谁还当回事呢。”

     “到底是要管家照看郡主的,竟这样草率不成?”

     庄锦简直大吃一惊,这也太儿戏了吧。他知道世人都看不上妾室,只是亲王侧妃到底尊贵一些,且祁垣这个还是要照看女儿的,怎么能随随便便选人呢?

     祁垣耐心解释道:“虽然当初吴家说送侧妃进来是为了玥儿,到底也是为了两家关系更紧密些。那时我想着,吴氏虽然是王妃的姊妹,但庶出妹妹,能有多亲近,进来服侍玥儿也就罢了。只要她一天无子,便一天要依仗玥儿,再不敢亏待她,这些也就够了,等有了新王妃,自然还是王妃教导,我王府嫡女,还指望她教导不成,因此就没上心。再者……”

     祁垣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庄锦,接着道:“若是这侧妃真是样样出色,你如今还未必喜欢呢!”

     庄锦愣了一愣,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若是出身好,知进退,服侍郡主尽心,挑不出错处的,那岂不是把正妃都比了下去。若是祁垣身边真有这样一个人,他拿什么压制对方。虽说看起来省心,但是有这样一个侧妃整天在眼前,说不得动不得,那也挺糟心的。

     只不过……

     庄锦冷笑道:“王爷真是未卜先知,当初娶侧妃还想着今日给我解围呢!”

     “咳咳,”祁垣很有些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眼光出了差错,“只是没想到她这样大胆,纵得她越发的无法无天。”

     又怕这件事叫庄锦不自在,便说道:“虽然吴家不会拿吴氏做文章,只是这会儿还不好十分张扬的处置了她,与你也不好,等过些日子直接叫她去外头庄子上住就是了。”

     这个道理庄锦明白,他才嫁进来便大张旗鼓的将侧妃撵出去,外头就不会说是侧妃不受规矩,而只会说他善妒了。虽然他不在乎这些,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关在哪里都是关,并没有多大差别。

     因此点点头道:“王爷说的是,家里的事还是不要张扬的好。王爷若是喜欢,就在找个好的做侧妃,只是这回可得看仔细了。”

     庄锦不过随口一说的话,祁垣听了却是又晴转多云了,这人心怎么那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