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大明星变葡萄
    我丢下谭在东一人。这次直接进了宿舍大门。进去以后上了两个台阶,眼前方黑漆漆一片。如果我用心去听,能听到一些喧哗声。奇怪的是,这些喧哗者似乎知道我在听,没多久,黑乎乎的眼前又死静无比。

     “怎么会这样?难道里面的人知道我在这?”我自言自语。

     “里面不是人,全都是鬼。”

     我脑袋右旁的窗户忽然现出一张苍老的脸。这次我一点也不害怕,她和往常一样,没有丝毫的恐怖。笑眯眯的看着我。

     “里面是什么?我以前在这个宿舍楼住过,怎么没发现那么多诡异之处?”我说。

     “你不是见鬼了吗?然后你就走了?怎么?你想回来了吗?那你进去啊,进去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里面是一个世界吗?是属于你们鬼的世界?”我犹犹豫豫的,不知在乱想什么。当我看到鬼老太婆和蔼慈祥的神情,利索的说道,“里面是不是能让人很快乐,无忧无虑?”

     “你觉得这世上有什么是快乐的?鬼吗?你认为做人不快乐的,就认为鬼会快乐?那你要是做了鬼,发现鬼也不快乐了。你又该觉得做什么快乐了?做狗还是做猫呀?”

     老太婆的话让我云里雾里的,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

     我强行稳定了情绪,再也不敢往那个黑洞看去。

     “鬼婆婆,你记得我吧?”我说。

     “我当然记得你。小姑娘,你可是追着鬼婆婆跑过呢!”

     “鬼婆婆,我有一事相求。我想借你的校服一用。”

     “不用借,不用借。鬼婆婆我早就给你缝好了。这可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人皮裙子。”

     “人皮裙子?”

     “准确的说是人皮连衣裙。有的人喜欢穿裤子,有的人喜欢穿大衣,还有的人喜欢穿裙子。鬼婆婆知道你喜欢穿连衣裙,所以给你做的是一套漂亮的连衣裙。你只要穿上它,就能进去了。”

     “鬼婆婆,不是我要进去。是我朋友……”

     “你朋友要进去?他不想活了吗?”鬼婆婆眼睛一眯,望着窗外,“是那小子吗?”

     “是的。就是他。他是我的很好的朋友,他不是要进来。他只是想改变一下相貌,为的是不让熟人认出。所以我就来求你了。当然,我不会白要,你可以出个价钱。”

     “你说什么?那鬼婆婆的手工用来当伪装自己?而且还是个人,不是鬼?你以为鬼婆婆天天在这是摆摊做生意吗?”

     “求你了鬼婆婆,我们只是用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不行不行不行!说了不行就是不行。”鬼婆婆摇着脑袋说,“这人皮连衣裙是鬼婆婆给你准备的,其余的都有名有姓。他要想要,除非鬼婆婆再给他做一件。”

     “那就恳请鬼婆婆为他做一件。”

     “小姑娘,你别得寸进尺太过分了!鬼婆婆看你天性善良,有着一副绝世的好心肠。所以才喜欢你。但你不要因为这样,就可以命令与我!”

     “小姑娘不敢!”我说,“小姑娘不敢命令你,小姑娘只是在为自己喜欢的人做应该做的事情。实不相瞒,门外那个男生,是小姑娘的男朋友。小姑娘为心爱的心做些什么,想必婆婆你一定会理解吧?”

     “他是你男朋友?那陆平川又是你什么人?”

     “陆平川……”

     “对,陆平川是你什么人。”

     “我不知道……”

     鬼婆婆忽然朗声大笑,一边笑一边唉声叹气。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懒得开口。

     “鬼婆婆,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鬼婆婆现在什么都不想说,等以后鬼婆婆的嘴巴就会烦死你的。”鬼婆婆一只手伸向脑后,拿了一张人皮说,“这衣服你拿去吧,不过你可给我记住了。心诚之人可穿,心毒之人不可穿。如果你外面这个男朋友,心不诚,穿了我的手工,出了大麻烦你可别怪鬼婆婆。”

     “你放一百个心,鬼婆婆。他心肠善良,再也没有比他好的人了。”

     “那是最好,省的到时候你来我这里哭哭啼啼的。”

     我双手接过人皮,心里咯噔一声。这一声咯噔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往事一幕幕的经历。为了谭在东,我居然与鬼为伍,手里抱着的是死过的人皮。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鬼婆婆又提什么陆平川。让我又恼又恨,可是说心里话,我已经尽全力去忘记他了。直到此刻,我才忽然察觉到,陆平川其实一直都在我心里。

     “你还有事吗?”鬼婆婆问道。

     “我……想问……”

     “你是想问陆平川吧?”

     “没有。”我脸转向一旁,看向外面。谭在东很着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

     “你想他了?”

     “嗯……”我急忙解释道,“我想的不是他!是他。你看他,身为大明星,却是如此的担心我。”

     我看着谭在东,焦灼转变成了迷离。大概担心我是不是回不来了。我正沉浸在一片感动之中,却被鬼婆婆唤醒,“如果不是看在陆平川的面子上,我才不会把我的手工给这小子穿。”

     走出宿舍大门,鬼婆婆的话始终环绕在我的耳旁。心里忽然间像是被强行住进了一个人。也不知道我的心位置大小如何,能否住下这个不速之客。

     我想着陆平川,不由的走了神。当我有意识的时候,谭在东瞪大了眼睛正在看我,“你,你刚才真的消失了。就在前面……走着走着就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说过有鬼,这次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那你和鬼都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

     我不知从何说起,便把人皮校服给了他。

     “西玉?”

     他温柔的唤着我的名字,我立马神清气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他迷人般的微笑再次展现,我也不敢多看一眼,而是转过身,娇滴滴的问他,“怎么了?”

     “有什么事不能瞒着我,好吗?”

     “为什么?”

     我不知哪里来的胆量,直言相问。

     “因为,因为我没把你当做我的同学……”

     “那是当做歌迷吗?”

     “不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从楼下跳了下来。”他吞吞吐吐的说,“你……你知道吗……这就像天上掉下来一个天使一样,是上天送给我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的心跳的像只脱缰的野马,随时就要冲破肚皮,飞出来似的。

     “算了,我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你权当听了一段笑话。”

     “哪里来的这么感人的笑话,听的让人泪流满面。”

     “真的假的?”

     他不信我说的,硬掰着我的双肩,转到她面前。我手里还端着人皮校服,一双眼睛的泪水嗒嗒的落在了人皮上。我忽然觉得,在我手中的人皮校服轻了许多。

     “诶?怎么会这样?”我小声嘀咕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不是。我记得这个人皮校服在手里没那么轻,怎么忽然间轻了许多?”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我忽然回过神来,谭在东一定是生气了。我嘿嘿一笑,万分的激动,虽然这万分之中有千分都是装出来的。

     “你刚说什么?你喜欢我?哇哦哇哦!谭在东喜欢我?谭在东居然喜欢上了韩西玉,这是真的假的啊?我没有在做白日梦吧?”

     “这当然是真的。从我见你第一眼,我就认定你了。”

     “稍等一下,”我使劲的深呼吸了一下,“我想确定一下我是否在做梦。因为最好的与最不好的事情一一都出现在了我面前,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不是梦。傻瓜。”谭在东两只手大胆的端起了我的脸,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看着我。他脸上的毛孔我都看得很清楚。如此近距离的观看我仰慕已久的偶像,就像在展览物品一样。我脸一热,迅速的侧过去,语速加快的问,“你干嘛?”

     “你不是说是梦么?那我就陪你一起做梦。”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喜欢我?”

     “那还能有假。我可是谭在东,你的梦里面不会没有谭在东这个人吧?”

     “一直都有……”

     我还是背对着他。刚才在鬼婆婆那谎称他是我男朋友,现在美梦成真了。却又尴尬紧张的要死。

     “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知道。我好像有很多话要问你,但我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不急,不急。我们才刚刚开始,以后你有的是机会和时间问的。”

     “好吧,”我心里没底的说,“你先把这人皮穿上吧。对了,穿上它以后,你可能会改变容貌,你本来可是个万人敬仰的大明星,这个你介意吗?你可想好了。”

     他抢过人皮,没等我说完。来到旁边没人的小路上。麻利的穿在了身上。我聚精会神,安静的看着他。过了不到两分钟,他的脸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脸形由之前的长脸变成了圆脸,鼻子变得小了许多,像个女生的鼻子。以及嘴巴和耳朵,嘴巴如樱桃,还带着红润之色。耳朵也有了耳垂,之前是没有的。像多了两个小铃铛一样。我还忍不住的触摸了一下,软乎乎的,摸起来很舒服。

     “你变成女生了?”

     他眼睛倒是变得大了起来。像两只刚洗过的葡萄一样,水灵灵的紫。美丽极了。

     “不会吧?”

     谢天谢地。他发出的是男声。我嘿嘿一笑说,“只是相貌太柔美,像个女生一样。连我这个女的都忍不住多看你一眼。你就像种葡萄的小姑娘,从万紫千红的葡萄架里面走出来的葡萄小仙女!嘿嘿!只是这发型不太适合你了,你要是戴个假发的话,完全就是个女人。”

     “这简单,我让摄像去买。”

     “不行。你觉得他还能认出你吗?”

     “我给忘了。那怎么办?”

     “不碍事的。短发女生也很性感嘛。”

     “对,只要看不出我是谭在东就行。”

     “肯定看不出来了……”我观察着她的容貌,呆呆的说道,“干脆我叫你葡萄吧。”

     “那你可千万别不小心把我给吃了。”

     “这么好看的葡萄!我才舍不得呢!”

     我的心忽然又变得难受不安。他说,“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很对不起我。”

     “你说。我刚才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把人皮校服给穿上了。你就不怕变成丑八怪吗?你就不想想后果吗?如果你再也回不去怎么办?难道你没想过这些吗?”

     “我当然想过。可是我想的更多的是,我亲爱的歌迷跳楼死掉的事情。如果我不弄清楚死因,如果我连自己的歌迷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还有什么脸面面对我其他的歌迷?你知道吗西玉,从来没有任何人因为谭在东寻过短见,她是第一个。”

     “你怎么能断定她就是因为你而死呢?你怎么能确定她不是被杀呢?”

     “就算是被杀,也是冲着我来的。她死在我出现的这一天,而她恰恰是我的歌迷。这才是事实。我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你怎么那么好?”我带着怨恨的语气,“你这么好,我的心就越不安。如果你要是因为我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该怎么办?我的命给你都不够。”

     “不要再说这么傻话了好吗?”他紧紧的抱住我,“你知道吗?我对你也有愧疚。按说我不应该打扰你平静美好的生活,可是我却控制不住的喜欢上了你。我是一个公众人物,你跟着我会压力很大。甚至还会有不少人会骂你,数落你。而且我们在一起以后,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在大街上互相拥抱。甚至连手都不能牵。西玉!其实我们应该珍惜现在,至少没人能认出我们。”

     “你不会也是为了我才毫不犹豫的穿上人皮校服吧?”

     “当然也有因为你,但更多的是死去的歌迷。死者为大,你不会和她争风吃醋吧?”

     “当然不会。只是一想到你这么委屈,我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安。你真的不会怪我吗?你的那些歌迷要是知道我这么对你,他们还不把我给吃了啊。”

     “那就不让他们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样只有我才能吃掉你。”

     他嘿嘿一笑,我害羞的低着头。

     “对了,摄像大哥怎么办?他还在等你呢。”

     “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查出来我歌迷的死因。”

     “这件事交给我吧,你不用操心了。”

     “那不行。这段时间,我是不会离开你半步的。”

     我又是幸福,又是担忧。幸福的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直接进了我的口中。担忧的是,林琳这个厉鬼。一定会找我算账,现在我和谭在东在一起了,不知她会不会找他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