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明星闯入我的生活
    学校里面笼罩着一层无比压抑的气息。我踏进学校大门,就连气温都比校外要阴凉许多。明明马上十一月了,诺大的校园中像是开了空调一样,处处都刮着冷风。在校园的树上,连只鸟都没有。宽阔的马路上,就是连只蚂蚁都看不到。以及操场,幽幽绿草全都成了枯黄一片,遍地荒芜。

     我像是走在一个新的学校。更奇怪的是,校园并没有太多的学生来往,只有少许人低头匆匆走过。好像他们知道了什么一样,急着回到安全的地方。

     气氛越来的怪异,我顺手拉住了一个男生,问他,“怎么了同学,学校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这是要急着去哪?”

     男生瞥我一眼,诧异的说,“韩西玉?你是韩西玉?”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居然碰见我们学校的新校花了,你能和我一起拍张照片吗?”他急不可耐的说,“快点好吗?我还要赶时间。”

     我看到其他行走的人都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向这个男生,有个男生经过时快速的丢下一句,“傻X,你不想活了吗?”

     “没事,耽误一会没问题。”那男生不以为然,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搂住我,拿起手机,咔嚓一声。然后匆匆忙忙的说了句谢谢,还说什么,“你人真好,比起我们的老校花强多了。”

     “你们老校花是谁?”

     那男生刚要回答,似乎看到了什么,忽然脸色一沉,低着头跑掉了。

     我转过身,何棠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我刚对她送了上一个微笑,她却生气的说,“韩西玉,你怎么还在这?还不赶快回去?”

     “回去?去哪?是去逃命吗?是不是那些鬼来了?我告诉你,如果你遇见他们,千万别和他们说话,对视……”

     “你胡说什么呢?你快跟我回去!”

     何棠突然用力的拉扯我,我不情愿的推开她,说,“我不回去,如果我回去坐视不管,我们学校会死很多人的。对了何棠,你是校花,你赶快告诉全校的师生,如果遇到那些鬼,不要和他们搭腔,也不要看他们……”

     “哼!我只是老校花而已,你才是新校花。”

     “不是,你千万别这么想。现在不是你我讨论谁更漂亮,而是要想办法阻止有人跳楼。”

     “我是没你漂亮,但我可没你那么不正常。”她又拉住我,“你快跟我走,这是学校的命令!难道你连学校的命令都敢反抗吗?”

     我们俩正互相拉扯着,学校大门外响起一阵车辆的鸣笛声。不一会,一辆豪华的宝马车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车我格外的熟悉。车门缓缓打开,下来的那个人正是那个救我的神秘男人。

     我和何棠仍旧是一副呆相,我的胳膊架在她的双肩上,她的双臂掐着我的腰。我们刚才互相争执的动作定格在了这一瞬间。我感觉我的脸都变大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不仅因为救我的神秘男人的出现,更因为这个神秘男人竟然是当下最红的男明星,谭在东。

     直到他来到了我和何棠的面前,我们俩还是瞠目结舌的样子,完全没想到大明星会降临我们学校。而我更加的激动,谭在东居然救过我。对我来说,我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大德。才会有今天这一幕。

     我的内心欣喜若狂,对面的何棠虽然面不改色。但我的手刚好放在她的脉搏上,已经感受到她脉搏跳的很厉害。这时,我们的身后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庆声,四面八方不知从哪冒出了成群结队的学生,穿着统一的校服。手里举着旗帜,还有敲锣打鼓,全部都是精神饱满,喜笑颜开。嘴中统一的口号喊道,“在东!在东!向前冲!”

     “这他妈什么乱口号。”

     我心里想道。神奇的是,何棠对着我点了点头,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也感觉这个口号烂的跟屎一样。

     那些学生喊着喊着忽然停了下来,现场十分的安静。我和何棠转过头,身后的学生人山人海。全都是一副神情,像看白痴一样的看向我们。

     “呃……”我这才意识到,我和何棠还互相保持着刚才争执的动作,我们的双手都还在对方身上放着。像是要展开摔跤比赛似的。

     “你们干什么呢?别跟我们学校丢人了!”

     有人喊道,听声音是某个老师。

     “我们没有丢人,”我对何棠使了个眼色,也对身后的学生说,“我们明明是为了欢迎大明星来我们学校,举办一个摔跤大赛给他看。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对对对。”何棠说道。

     “摔跤大赛?两个女人?”

     所有的学生都大笑起来,有的还笑的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

     “那要是两个校花进行摔跤比赛呢?是不是就有趣多了?”

     所有的学生即刻安静下来,过了几秒。全部都鼓起了掌。迫不及待的想看校花摔跤大赛。

     “好的……那……那我们就送给您一个见面礼。我们学校建校以来,第一届校花摔跤大赛!”我声音低的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不知道谭在东是否能听得到。

     何棠装模作样的傻笑,低声问我,“这样可以吗?”

     我也和她的表情一样,一边傻笑一边低声说,“难道我们这样是为了举行接吻大赛吗?”

     我和何棠刚好面对面,我们的脸离的也很近。这个暧昧的动作更像是一对情侣。我想起之前的经历,要是在那时,所有人都以为何棠与我是同性恋关系了。

     “那你们开始吧,需要准备吗?我可以等你们准备好了再开始。”谭在东很和蔼的笑着,让人看了十分踏实。

     “不需要,不需要。”我说。但我转过头,发现何棠欲哭无泪的样子,她又无奈又难过的说,“我不会摔跤,我没你力气大。”

     “又不是真打,装装样子你会吗?”

     我话刚落。不禁惊呆了,何棠摆起了蒙古摔跤的架势,原地转圈。只是她身材纤瘦,像只犯迷糊的小猫咪一样在跳舞,可爱又有趣。在场的人无一不大笑不止。谭在东也忍俊不禁。何棠看到谭在东笑了,嘿嘿直笑。然后对我勾了勾手指说,“Comeon!”

     我哑口无言的看了她一会,因为她的动作十分的滑稽可笑。也模仿着她的模样,跳起了猫步。人群中有人嘲笑道,“两只猫咪在摔跤,这种画面真可笑。”我和何棠其实都是不服输的人。这一声传来,我们反而更加有了表演下去的动力。互相掐住了对方的双肩,刚要动手,忽然有人在人群中惨叫一声,接着冒出惊恐的一声,“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是林琳。”我心中忽然如重锤一击。谭在东的出现让我几乎忘掉了这件恶心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谭在东问道。

     “您先回车上吧,这里不安全。”

     “不安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谭在东认真的看着我,这要是正常的情况下。我得有多么的激动。他看了看两边,身边的人都进了车里。然后他单独把我拽到了一旁没人的地方,问我,“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有人跳楼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您真的要知道吗?”

     “当然,从今天开始我就要一直呆在你们学校。也算是你们学校的一份子了。我有权利知道学校发生了什么事。”

     “一直呆在我们学校?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别您您您的称呼我,叫我在东吧。我参加了一个电视台举办了真人秀节目,名字叫做大明星,向前冲!然后就被派到你们学校来体验学生生活。”

     “怪不得他们喊得口号是向前冲。”

     “先别说这个了,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不少人在围观那具尸体,谭在东也跟了上去。并且命令身旁的摄像师停止拍摄。谭在东惋惜的说道,“死的是个女孩,正值花季。她一定不是自杀的吧?”

     我抬起头,意外的看着他。

     “怎么?我说对了吗?”

     “也是。如果你不够聪明。我又怎么会把你当做我的偶像来喜欢。”

     “少废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突然语气发狠的问道。

     “我代表我们学校向你表示歉意,您一来就发生这种事情。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的,让您有一个美好的体验环境。”

     我并不想代表学校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当我说完这些话。心里真是无比的反感。我刚与我的偶像见面,却发生这么让人扫兴的事情。还好谭在东丝毫不在意这些。他举止从容,温柔如水。没有一点架子,倒像一位知心大姐姐似的说,“你别担心,既然在我来到你们学校这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也是天意。我不喜欢节目组安排的剧本式的生活体验,我更能接受这种真实的,毫无防备的生活。所以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你真的这么想吗?”我有点大感意外。他平常看上去光鲜亮丽。此刻却毫无高人一等的样子,就连心态和表情也和平常人无异。

     “你当然是这么想的。”我害羞的低下头,“我的偶像当然非比寻常了。”

     “现在我已经不是你的偶像了。把我当做你的同学,好吗?”

     “好。那最好了。”

     “稍等下,我去和你们学校领导打个招呼。”

     我和谭在东一直在说话。竟没察觉身后站了一堆老师和领导。

     “韩西玉,你刚和他说什么了?”

     我竟然也把何棠忘在了脑后。怪不得她语气怪怪的,表情也十分的不悦。

     “没,没说什么?”

     我可以看出来,她也喜欢谭在。一时之间,我的内心忽然涌上一股邪恶,我并不想让眼前这个女人,这个老校花和谭在东扯上什么关系。

     “你撒谎,你明明和他说了很多话。快告诉我,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她咄咄逼人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谭在东又不是你的男朋友!”我生气道,“作为生活部的部长,连谭在东来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你到底有何居心?”

     “我,我能有什么居心。我是怕你心脏不好,一旦告诉你,万一你心脏病复发怎么办?”

     “我刚才有复发的症状吗?”我语气加大的说,“我告诉你何棠!我从小听谭在东的音乐长大,我对他的感情是全世界上最独特的。你不要和我比这些!”

     说完以后,我才感觉到我有些过分。一时之间看见谭在东,这个在我耳朵中住了将近十年的男人。我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对我来说,我好像很久没有见过亲人了。我并不能把学校发生的点点滴滴告诉父母,然而谭在东的忽然出现,让我精神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愉悦,这种愉悦感又带着几分紧张不安。

     “对不起,何棠。我说的有点过激,你别放在心上……”

     我想好好解释一下,但何棠扭头就走。伤心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