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厉鬼出世
    “你真的是陆平川?你变成另一个男生的模样,天天藏在图书馆等我这个傻子惦记着你?”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语气也随之大胆起来,“陆平川!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害的有多惨?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喜欢你,我的生活现在是一团糟!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不好意思,我不是陆平川。”他声音低沉的说,并没有很生气。

     “那你是谁?”

     “抓紧时间开快点,她伤的很严重。”他命令开车的司机,又没搭理我。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认识我吗?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是人是鬼?”

     他第二次把头转向我,嘴角微微的上扬说,“韩西玉不应该是这种婆婆妈妈,这完全不是她的风格。”

     “我现在这样全都是被你们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给逼的了。”说到鬼,我心头一震,看了下时间,急忙对他说,“你赶快停车,我得去找一个人,一个小时内我要是没找到她,会出大事的!”

     “你现在什么别想,必须去医院!没人担心你,你自己也不担心你自己!可是我担心你!”

     我被他这短短的一句话给呆住了,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这么暖心的话了。我转过脸,看着窗外,幽怨的说,“既然你不是陆平川,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个好女孩,你是个好人。这么好的女孩不能断着脚。”他脱口而出,就像之前背熟了一样。

     “可是我若不去救我的同学,真的会出大事的!”

     “什么大事?”

     他这一次是认真的看向我,倒让我难为情的垂下了脑袋。我犹犹豫豫的不知是否该告诉他,如果他是鬼,这一定是个圈套,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你……写过纸条吗?”我问道。

     “什么?”他完全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哦,没什么。”

     “别想太多了,你现在只需安心养病。我会把你送到一个很好的医院。”

     我看着车内的环境,以及司机和另外两个人。那两个人神情自然,十分的平静。相貌中透露着几分霸气。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细细打量,就能看出不是寻常之人。我心里断定,这一伙人非比寻常,势力一定很强大。

     “既然你救了我,你就好事做到底。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看看她住在哪个医院。”我说。

     “叫什么名字?”

     “林琳。”

     “她是你什么人?和你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找她?”

     “我室友。”我内心平静的说。

     “问出来的。住院部1楼,三楼301病房。林琳就在那里。”只过了两分钟不到,他就查了出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不仅救了我,还把我送到了林琳所在的医院。在医院的门口,他的手下已经把药从化学楼给我拿了回来。我很感动,问他叫什么,以后要怎么感谢。他笑了笑,很奇怪的笑容。这种笑容把我衬托的像个傻子。他说,“你照顾好自己就是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记住我的话了吗?”

     我点了点头。

     我进到医院那一刻,转过头,他远远的看着我,对我挥手再见。

     这个神秘男人一定来头很大。我到医院时,医生们已经准备多时了,足足有七八个。我只是小伤而已,他们如此的大动干戈,我不禁的傻眼了。

     七八个医生像是我的奴隶一样围住了我,嘘寒问暖的。连他们自己都知道我的伤势无关紧要,净说些没用的话。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呀?”

     “你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呀?”

     “来,喝茶。这是姐姐刚给你沏好的茶。”

     ……

     这些医生们七嘴八舌的问些我不知所云的东西。让人烦得要死。我推开他们,推开搀扶我的那两个人。对他们说,“厕所在哪,我想上厕所。”

     “这里!这里!这这这!不!是这!”

     这几个人分别指着不同的方向,整个医院好像都被他们指成厕所了。我有点迷糊,其中一个大概是职称比较大,她抓起我的手说,“小妹妹,去我办公室上厕所,我的厕所很干净呢。”

     “原来你们是争着让我去你们办公室上厕所?”我哭笑不得,“你们要是再这么争下去,我就尿裤子里了。”

     他们呵呵呵直笑。我趁机来到身后他们所指的公共厕所。刚好厕所旁就有后门可以出入。我一瘸一拐的扶着墙壁,出去找住院部。

     我生平第一次使出了单腿跳这个本事,虽然看上去很滑稽。但我还要忍受着难以形容的疼痛,我额头上的汗珠如麦粒般大小,嗒嗒嗒的往下滴。终于在我上衣湿透的时候,看到了住院部1楼。旁边还有一个三层小楼,楼前种着一个大槐树。气氛格外的阴森。

     我赶紧瞅了瞅时间,还剩半个小时,就超过十个小时了。

     “韩西玉,你干嘛?”

     那些医生中的其中一个向我跑来,我加快速度的进了旁边的那幢阴森的楼,跳着上楼梯。那医生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远远传来,“韩西玉你回来,那是太平间!”

     我不能让这个医生抓到我,所以我不管什么太平间,拼命的往上跳。到了顶层以后,听不到那医生的追逐声了。我坐在楼梯上喘着粗气歇息。忽然之间,我身后的走廊中传来一声难听无比的尖叫声,像耗子在哀叫一般,短短的一声,就让我的心里面极其的烦躁恶心。

     “是谁——?”我壮胆喊了一句,却又是安静无比。

     我想是我产生了幻听,毕竟这些日子每天过的都是提心吊胆。我看了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来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那名追我的医生已经不在下面。我走向楼梯的时候。外面皓月当空。长长的走廊中却是阴凉刺骨,犹如来到了冰天雪地之中。更让我感到烦恶的是,渐渐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出现在空气中。每走一步,这种味道越发的重,像是死尸的味道,但比起死尸还要难闻一百倍。我用衣服捂住鼻子,经过一扇门的时候,门上的小窗里面忽然伸出一只枯黄的手臂,扯掉了我刚遮住鼻子的衣服。我转身一看,由于过度恐惧,几秒之后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马不停蹄的往楼下跳。

     但我依然听得很清楚,整个走廊突然沸腾起来。各种尖叫声让我忍不住的呕吐。他们齐声喊着同样一句话,“主人!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神经病怎么关在这里!”

     我用尽全身力气的往住院部跳。来到301门口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透过窗户,我看到林琳面容平静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的愁容。

     “不会是死了吧?”我赶紧冲了进去,同时把药瓶拿了出来。眼看已经把药瓶放到她嘴边,没想到她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睛睁得奇大无比,怒目圆睁的瞪着我。

     “你要干什么?”她发现自己无法动弹,紧张的看着我。

     我比她更要紧张的说,“林琳,你听我说。我是来救你的,你只要闻一下这个就可以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忽然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拔掉了手臂上的扎针。想扎向我。不知为何,她看上去恢复了不少。

     “你这是好了吗?”我看了看手中的药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是被你逼出来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把我害死吧!”

     “我不是来害你的。这是解药,你之前是闻了它中毒,现在只用闻一下就解毒了。”

     林琳不听我的劝告。张开嘴想要喊叫,我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她毫不示弱的用力掰我的手腕。就这样,我们谁也不松手的对峙着。我低声警告的说,“千万别叫,我真的是来救你的!如果你还不赶紧解毒,你就会变成厉鬼,到时候厉鬼出世,后果不堪设想。”

     她使劲的摇晃着脑子,眼睛发红,目光中透露着一股狠劲。一只脚开始用力的抬起,想踹我的肚子。我撅起屁股,身子往后。刚好看到身后墙壁上的时钟,时间还剩下五分钟。

     “林琳,还有三分钟,如果你不听话,你会完蛋的。”

     无论我怎么劝她,都是一副与我势不两立的神情。无奈之下,我只好用尽了全力,想把她推倒。但她以为我这是要害死她,苦苦挣扎,抵抗与我。力气完全不输与我。

     眼看着时间一秒秒的走着,我的心逐渐的恐慌起来。我只好松开两只手,跪在地上哀求道,“林琳,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是来救你的!”

     我的语速很快,她来不及喊叫。两只眼睛木纳无神的看着我,然后嘴里不屑的说道,“你这个杀人犯,来人呀!有人要杀我!”

     她喊得声音很大。我慌乱之余,赶紧掐住她的脖子,使劲的把她往后推。我慢慢站在了床上,她与我面对面的站着,只是她已经没有了力气,没有了抵抗之力。

     时间还剩下两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