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天亮说分手
    我彻底相信了她的话。这次换做我朝她扑了过去,何棠看的很是尴尬,有趣的学起刚才我的模样,她撇着嘴,把我的手从谭在东身上拿开。我哼了一声,死活不肯松开谭在东。

     何棠忽然很识趣,独自走开了。

     “她怎么了?”谭在东问我。

     “她知道你是谭在东,我告诉她的。”

     “啊?那她会不会告诉其他人?”

     “不会的。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人难堪的。”

     “你的意思是……何棠喜欢我吗?”

     “难不成喜欢我吗?”

     我语气一酸,谭在东以为我吃醋了。安慰我说,“你不用放在心上,喜欢我的女孩子多了。又有哪一个是真心的呢?何棠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对我只是崇拜和欣赏,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

     “未必吧……”

     我看到何棠在不远处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没过多长时间,她的哭声越来越大,已经不在乎天下人都知道自己的心事。我让葡萄先回宿舍,一个人来到何棠身后。站了很久,直到她停止了哭泣。

     “你怎么在这!”她哭的过去投入,没想到身后会有人。

     “一个学生站在校园的某个地方,这很正常吧。”我笑着说。

     “你是来向我炫耀的吧?没事,我接受你的炫耀。”

     她麻利的站起来,坐在一旁的木椅上,两只手分别放在膝盖上,不出两秒,又双手抱坏。这明显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老实说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的开心。”我说,“你以为,不。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我跟谭在东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你是怕被他玩弄吗?你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希望被他玩弄吗?”

     “也包括你吗?何棠?你告诉我,你是那种女人吗?”

     “我是!”何棠突然像变了个人,神色激动的说,“我以前以为这个世界很美好,什么东西都能靠自己努力得到。可是我对张云投入那么深,为的就是换来忠贞不渝的爱情。可是到头来我不禁被玩弄,还耽误了学业和前程。你知道吗?本来我是能顺利签约谭在东的唱片公司。但学校突然就划掉了我何棠的名字。而代替我的就是你韩西玉的名字。我真的想不通,一个都没怎么上过课的人怎么就能直接签约了?难道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你别胡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明明是学校得知你和谭在东在一起谈恋爱了。所以才对你开了后门!”

     “是这样吗……不!何棠,你听我说,”我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去的。你放心,这个名额迟早是你的,我不会要的。”

     “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你是校长吗?还是你和校长那个老家伙睡过?你能替他做主?”

     “你再胡说八道我打你!”

     我抬起手臂,想要打下去。却被何棠的面容所呆住,犹记得初见她时,面容娇好,皮肤细腻。现在却是长了皱纹和黄斑,暗黄的皮肤像是老了许多,与我不像是同一个年纪的人了。

     “对不起,你一定很伤心是吧?喜欢的人和我在一起了,签约名额也被夺去。还刚被张云甩掉……”

     “你别说了。我自认倒霉就是。大不了再奋斗个一二十年,无非你就是晚几十年实现梦想罢了。”

     “你也别说了。我把葡萄让给你。”

     我闭上眼睛,以为这样就能听不见自己说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吗?”何棠喜出望外。

     “记住,这颗葡萄不比一般葡萄。也许比一般的甜葡萄要甜,也许比一般苦葡萄要苦。你自己要有思想准备。”

     “葡萄没有苦的,你放心吧。”何棠说道。

     最后这句话我说的是心里话。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在想,赫赫有名的谭在东和我在一起,表面上看我的确很开心。长时间的孤独和寂寞就算迎面而来一只狗,哪怕只是狗的尾巴蹭到了我脸庞。我都感觉格外幸福。更何况我的梦中情人,将要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当然是开心的要死。只不过我很明白,狗尾巴的开心是真的开心,谭在东的开心……我是那么的不太确定。

     经历了之前的磨难,或许我也该长大,成熟了。特别是我需要意识到一件事情,林琳已经安然无恙。鬼的世界已经离我渐渐远去,只要我还掉鬼婆婆的人皮校服。从此以后,我将不会再去想以前的事情。认真读书,认真上完大学。更重要的一点是,我需要忘记陆平川,区区的谭在东其实根本不能代替他。差的太远了。

     我长出一口气。正常的人类生活让我像是有了新鲜的生命。让我找到了自我。我突然发觉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比如坐在教室里面听讲,比如回家看望妈妈。或者找个老实巴交,性格憨厚的普通男生谈一场会分手的恋爱。总之……一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的笑。

     我回宿舍的时候,想得太入迷,脑袋碰住了门。一进门,她们都在,谭在东,林琳。楚佳和薛晴晴。个个都是一副模样。就好像第一次看见我一样。

     “怎么了?我有那么好看吗?”我说。

     “她笑了……”谭在东带头说道。紧接着,她们几个都点着头说,“对!她笑了。”

     “你们是在说我吗?”我咯咯直笑,“看你们吧!我以前也笑过呀,又不是第一次笑。”

     “是啊。你的确不是第一次笑。可我们就是没见过你这样的笑。你这种笑和之前的笑比起来,之前的像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林琳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我微微一笑。

     当我看到林琳安然无恙,更加笑的开心不已。谭在东以为我疯了,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顿时我就笑不出来了,看了她一眼,安静的坐在了床上。

     “你怎么了?”她速度比我还快,坐了下来。

     “呃……人皮校服怎么脱掉啊?”我非常认真的看着她。

     “你是在想这件事情吗?”

     “那还能想什么?”

     “我不许你想。因为你一想它,你就不笑了。我想看到你刚才的样子。”他坚持的模样,活脱脱像个娇气的小女孩。

     “对啊。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一个喜欢笑,对生活充满信心的我。真是太好了。”我由衷感叹道。

     “是不是生活中没有了鬼,你才会这样?”

     “别废话了。赶快和我一起去找鬼婆婆,把你身上的衣服还给人家。而且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韩西玉?”

     谭在东忽然叫我的名字,我转过头。她看了看其他人,委屈的低着头说,“我怎么感觉你变了?”

     “是吗?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是鬼。我是一个开心鬼。”

     我开玩笑的逗她,谁知她脸色一沉。吓得抱住了床栏,模样实在有趣。这样一来,我又笑的合不拢嘴。

     “逗你呢,快走吧。一会鬼婆婆就下班了。”

     在去找鬼婆婆的路上。我问谭在东,我哪里变了。他说我不在乎他了,问我还记不记得他是我什么人。

     当时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漆黑无比的夜空说,“天终于亮了。”

     到了鬼婆婆的那幢宿舍楼前,我毫不犹豫的对谭在东说,“我们分手吧。我想重新好好生活,没有鬼,也没有大明星。”

     我之所以毫不费力的说出这一句话,那是因为我刚来到楼前,就想到了陆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