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就这么告别
    小玥叫我出去和她们聚餐,说是高考结束了,从此以后,大家各奔东西,说不定谁也不认识谁了。我说既然都不认识了,就没必要吃饭了吧。小玥一下子无话可说,在电话中只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笑着说,“跟你开玩笑呢,我肯定会去的,就算不顾及她们,我也得陪陪我们家小玥吧,你说是吧?”她慌忙的说着,“是,是,那说好了,晚上八点,你家楼下的火锅店,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我喃喃自语着,其实心里如针扎般难受。

     小玥是我三年前认识的,她长得很漂亮,用我妈见她第一次的话说就是,“这就是小玥吗?我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当时小玥穿白色的长裙,笑起来非常优雅,美中透着仙气,不过我倒觉得如果是在晚上,她这服装扮一定能吓坏不少人。

     我和小玥是在中考的考场上认识的,当时她突然转过头,看着我,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并对我说,“加油!”

     由于之前的晚上发生了一件让我惶恐不安的事情,所以小玥的突然出现,以及这个充满生命力的微笑,让我感到格外的幸福和欣慰。

     那件惶恐的事情就是,在我晚上回家的马路上,看到一只狗躺在了马路中央,当时天色已晚,偶尔有车辆与人经过,也许是他们都没看到,不过我觉得他们是不想多事,装作没看见。

     因为是在马路中央,很明显的白色,那只狗身边都是血,一只后腿已经从小腿处断掉了,断掉的腿就在旁边的警示牌旁下面。

     我越走越近,这幅惨象更是把我吓得遮住眼睛,小狗的身子几乎被血浸透,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块地方是完整的。可是渐渐的,车辆多了起来,全都绕着这只狗行驶,不过那副景象还是极其危险。

     我心里感到害怕,同时也很矛盾,犹豫了一会,还是向前走了,没走几步,旁边一老奶奶说道,“年轻人,它已经死了,你有力气,帮帮忙去把他拖到一旁吧,只要别让车再碰住就行。”我说,“这谁家的狗?怎么没人管?”

     当我回过头,老奶奶已经不在了。

     这时,我鼓起了勇气,顶着路人们奇怪的目光,也不顾他们嘴里发出些感到恶心的词汇,我半蹲着,一步步向那只狗走去。碰到它,并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也就没那么害怕了,把它抱到了马路旁的草坪上。还捡起了那只断掉的小腿,两只手捧着,非常虔诚的放在它面前。

     我连着喂喂喂的喊着,它一动不动。过路者这时候都围了过来,纷纷说道,“都在街上扔半天了,早死了。”

     我呆了没多久,赶紧回家了。到了家以后,我不断在想那只狗,直到凌晨一点多,我仍是没有丝毫的睡意。次日就是中考,我并不想因为休息不好而影响我的发挥。躺在床上纠结了半个小时,最终跳窗出去,我家是在二楼,为此我还扭了脚。

     回到那条马路,它还躺在那里,趁着夜色,我把它装到了事先拿来的纸盒中,然后抱着纸盒跑到了郊区,用手加上木棍挖了个坑,把它埋掉了。

     我并没有顺利的回家继续睡觉,因为我只会跳,却爬不回我的屋子。于是我在我家门口蹲着眯到了天亮,又抓紧去买了早饭,敲响我家门,对我爸妈说,“我早就起了,去给你们买早饭了!今天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天,从现在开始,我都要好好的表现。”

     他们信了,可是来到考场,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明明也算做了一件善事,可我不知为什么会很难受不安。可能我觉得这件事会带来厄运还是什么的,总之,直到响铃前,我都无法做到认真和专注。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一个女生转过来,对我送上了一个微笑,就像我呆在冰天雪地之中忽然看见了春天的到来,一副桃花遍地开的场景。

     这个神奇的微笑也让我轻松的面对了中考。

     我很幸运,我和这个微笑的女生考进了同一所高中,她叫小玥。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我们关系好的甚至让人浮想联翩,总是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在搞同性恋。每当有人这么问,我们就会发出古代青楼女子的腔调,“哟!这都被您看出来了,您可一定要为我们保密哦!”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开玩笑的,我们只是感情非常的要好。而且那些开我们玩笑的人也知道,我喜欢着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叫陆平川。

     在我还没穿过裙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后来我突然开始穿裙子,也是为了能引起他的注意。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打我开始穿长裙的时候,他就开始主动与我搭讪聊天。并且对我展开了猛烈的追击。

     不过我并没急于和他在一起,我想等到大学再说。

     但我完全没想到,小玥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她觉得我们根本不般配,完全就不是一类人。更没想到的是,高考前夕,陆平川和小玥好上了。这是被我无意中发现的,为了珍惜我和小玥的感情,我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像个没事人似的和小玥一起吃早饭,瞎聊天。

     高考的前一天,我大胆的问了小玥,“你说陆平川要是喜欢上别的女生,跟别的女生在一起了,我该怎么办呢?”小玥笑而不语,我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她躲避我的目光,看着远方说,“能怎么办呢,爱情这东西是勉强不来的,你说是吧?”我说,“如果他真的跟别的女人好上了,会不会是我的问题呢?比如说我是不是早就该穿裙子,早该打扮打扮?”

     我故意胡扯,我只是想看看她怎么回答我,小玥看着我下半身说,“我觉得是你穿的裙子太长了,你可以再短一些,说不定你们就早在一起了。不过你又不太适合穿短裙,你应该走清纯路线,性感路线属于我。”

     听着她认真模样的回答,我的心脏犹如被撒下了厚厚的一层的毒药,无比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