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暖香衾(下)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二章(高能虐狗。。。。。O(∩_∩)O)

     一大早上,林若宗就混混沌沌被东升拍醒。“少爷,少爷,你醒醒,都已经申时了。”

     “去去去,我还没睡够呢。”林若宗睡眼惺忪的朝东升摆了摆手。

     “少爷,您这不是在府里啊,这是在,在教坊啊。您现在不起床不太合适吧。”东升嘟囔。这若是教坊的客,睡到几时都没问题,可关键是他们现在是来给人做工的。。。。。。

     教。。。坊。。。。

     这两个字在林若宗的脑袋里回旋了片刻,顿时炸开了花。他一个起身,站了起来。“快,快,服侍我更衣。”

     东升无力地垂头,他的主子可怎么办好,就以这个速度,没等和小怜姑娘有什么估计就要回京城了。

     待林若宗一脚踏出大门时,却发现院子里竟安静得很。

     “她们人呢?”他回头问。

     “姑娘们都去郊外的树林练习发声了,估计要等到正午才回来。”东升说道。

     “不如我们先到处逛逛,若是看到什么新奇的景儿,正好就当完成先生课业了。”他虽是因为小怜出来,但是确实也没忘记了自己的本业。

     正午,小怜和一众姐妹一起回到教坊。不知怎么的,她的脑中一上午都萦绕着那个俊朗清雅的身影,眯眯的笑颜,桃花般的薄唇。

     可是,怎么不见他呢?

     小怜四处看看,确实没有他的踪影。

     心里空落落的。

     岚香这时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块桂花糕,嘴里还咬着一块:“姐姐你找什么呢?小厨房那边发了点心,姐姐我们快去再领两块。”说罢拉着她就往小厨房走去。

     她和岚香一走进小厨房,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之前热闹的声音都停止了,变得戛然无声。岚香只顾着盯着糕点并没注意到。

     小怜是何等心思细腻又伶俐的人,怎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必是行首过多的关照和差别待遇激恼了众人罢。岚香单纯年龄又小帮不了她什么,在这个教坊中单单凭行首扶持怕是也不成,得想个对策。她在东柏巷那样人吃人的地方成长起来,这样幼稚的手段还难不倒他。

     所谓孤立之事,绝不是所有人都有意为之,必定是有几个人牵头挑事,其他人或是附和,或是服从。在她看来,只要控制住那几个牵头的人,剩下的便好办的多。而其中,最好做的,便是收买人心。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伸手拿了几块糕点,便走了出去。

     等出去后,岚香也跟着她走了出来。

     岚香年龄最小,说话又软又甜,纯真可爱,脾气还好。虽是不惹人注意的但是也能说上几句话。小怜看着她,觉得现在也只有她可以信任了。便说:“岚香,你帮姐姐个忙好不好?”

     岚香看着她,眨眨眼睛:“姐姐你有什么说便是,这入教坊以来,一直都是姐姐在照顾我,我自当帮姐姐的忙。”

     小怜笑笑,俯身到岚香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笑着说“你可懂了?”

     “这简单得很,等我办妥后,自当来告诉姐姐。”

     “好,那我就等你了。明天给你买枣泥糕吃好不好?”

     “好啊好啊”岚香笑眯眯的点头。

     林若宗此时与东升来到了邺南附近有名的澍昱崖,山崖并不陡峭却景致迷人,随处可见名家的诗文刻于巨石之上。清泉流淌,杏树扎根岸边,杏花瓣随风飘落,漂浮于溪水之上。

     古松根节盘错,枝叶繁茂,遮住了夏日的阳光。

     “如此幽深僻静之地,实为难得之景。真是山川悠邈,长路乖殊。仰瞻翔鸟,俯视游鱼1。”林若宗不禁感叹。说罢便拿起纸笔开始画这自然之景。

     东升也也盘腿坐在了林若宗的后面。他自知自己没自家公子的眼界,实在欣赏不出这景观的特别之处。头上松树遮挡形成的阴凉舒服的很,微风一吹,竟睡意渐起。

     恍惚睡着的时候,似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东升,你现在这边睡着,我去里面的山林转转,一会儿回来找你。”东升恍惚听着这一句,没太在意便继续睡下去。

     等东升突然一激灵的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而旁边只剩他自己。若是放在平常,他只要自己回去,肯定能看到少爷先回去,已经在府里坐着了。所以他也没在意,只管收拾好了少爷落在旁边的纸墨等细碎物件。起身回教坊去了。

     等他回去的时候,教坊门前的一排排粉色的灯已经亮起。还没等回房,便看到小怜小小的身影站在他们的房门前。

     “怜儿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林公子可在?我见晚上教习的时间到了,你们房间的灯都没有亮起,我有些担心便来看看,可是今晚不学了?”

     东升心里一紧,“我们公子可是还没回来吗?”

     小怜也顿时变了脸色“没有啊,可是你们两个没一直在一起吗?”

     东升此时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便说“我们今日去澍昱崖游玩,我睡着了,公子好像自己去。。。”东升脑中突然想起睡梦中公子跟他说的话,“对,对,公子说要去里面的山林转转。便独自一人去了。”

     小怜心一沉,2“这澍昱崖是好景点不错,可是里面这山林可是万万不可进去的。倒没什么野兽毒蛇,但是这林子雾气大的很,山林里树木茂盛,有雾气时便会大量吸收林中的空气,人若是在里面,不说是呼吸困难,也是头昏脑涨。”

     她立刻跑了出去,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快把她的心撕裂了。

     他不会昏迷,或者是。。。

     她吓得硬生生打了个寒战,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了。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此时的林若宗,已经疲累的靠在一颗大树上休息。

     他只是去山林转了转,却没想到这山林里面的路甚是曲折。雾气更深的可怕。他一直不敢停下来,一直在走,却发现一直在原地。

     渐渐地,他的呼吸变得不那么顺畅,头也越来越沉。他的脚步慢了下来。

     他的眼珠有些呆滞,缓缓的转动着,他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身体了里的力气好像全被抽尽了,四肢绵绵无法动弹。

     呼吸越来越艰难,他胸口闷得很,手用力的撕着脖颈周围的衣服。

     他不会要死在这里了吧。眼皮实在太沉了。

     脑袋中走马灯的出现着一个人的身影。

     恍惚中,好像那个人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美丽的,温柔的,娇羞的,哭泣着的,好强的,那个人的身影。

     是他的幻觉吧。

     你什么时候来?

     【作者有话说:1此句摘自阮籍《咏怀诗十三首》

     2深山老林容易鬼打墙是真的哦,大家也不要小看山林里的雾气,确实是会致人死亡的,尤其是夜晚。因为树林光合作用,吸收氧气,所以在下午和夜晚吐出大量二氧化碳,会导致人二氧化碳中毒,甚至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