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尘埃落定(上)
    前几日吃了小厨房食物而病倒的姑娘们也在渐渐好转,今天好几个都可以下床走动了。

     小怜还是安安静静的待在屋子里,闲事绣绣花哼哼小曲儿,也丝毫不理会那些朝她飞来的闲言碎语。

     离她洗清嫌疑的时限只剩一日,明早如果还不能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知道等待她的是怎样的罪名。

     可是教坊内却又十分安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时间慢慢流逝,天色也渐渐变晚。

     小怜端坐在黄花梨木的盘花椅上,手紧紧握着茶杯,里面的茶水早已冰凉。

     屋内没有亮起任何灯盏。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与黑暗融合一体。

     手指微微的颤动暴露出她的紧张和不安。

     突然,门被忽的推开。

     烛火亮起,光亮充满整个房间。

     林若宗大汗淋漓的跑到她跟前,附到她耳边,轻轻说

     “怜儿,事成了。”

     好像得到了赦免一般,她之前拼命拉紧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一阵的恶寒。豆大的汗珠滴滴的从额头上落下。

     现在才觉得后怕。

     林若宗轻轻抱住她小小颤抖的身体,手轻轻摸着她的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犹如刚刚被风暴击打过的百合花。

     他心疼的皱起眉头。紧紧的抱住小小的她,“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等明天尘埃落地,我就娶你过门。”

     小怜轻轻的点点头。

     这样的惊心动魄,不想再有第二次了。现世安稳,是她现在最大的希望。

     ------------------------------------------

     虽是正午,可是天气阴沉的像是傍晚一般。大雨磅礴,将桃花树上的花瓣尽数打落,混入淤泥之中。

     美艳的桃色和肮脏的尘泥掺杂,化作了一团团令人作呕的污秽之物。

     众人皆聚于庭院中,围成个散落的半圆,一把把撑开的纸伞像是绽放的花朵,与阴雨的暗沉天气中,显得美艳又诡异。

     小怜一身白色的素纱烟罗裙,撑着一把素色纸伞,独立于中央。仿若雾中的罗兰花朵,看不清神色。

     站在前面的是掌乐院的大人和教坊的几位行首们。

     掌乐院大人皱着眉,双手轻轻扶了扶腰间的双蟒缠金腰带。轻咳了一声:“昨天晚上,本人真的是被邀请着看了一出好戏啊。精彩,真是精彩。”

     说罢,轻笑了几声。

     众人皆不敢出声,也不敢抬头。都低头想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一声怒吼,吓得大家微微一颤,神色更凝重起来。却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把那个罪妓给我带上来。今天叫她知道一下什么是掌乐院的规矩。“

     说罢,两个人拖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上来。手一推,她跪倒在泥泞之中。

     ”你抬起头来,让大家看看你的脸。“

     众人皆不知发生了何事,仔细一看,才看到那个衣衫破乱,面容不整的女子。

     ”这是谁啊。“”怎么看的有点面熟啊。“”这是哪个教坊的?“”是你们教坊的吗?“

     众人窃窃私语了片刻。好像并不认得这个女子。

     跪在地上的那女子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仰天大笑。那笑声诡异尖利,像是刀剑划过石板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她止住了笑声。两眼满是骇人的光芒,一把扑上来扯着小怜的衣襟:”你这个贱人,都是你,都是你,我才会落得如此地步。“

     侍卫慌忙将她拉了下来。

     她死死的盯着在场的其他艺妓们,用手指着每一个人:“凭什么,凭什么我给你们做牛做马,到头来你们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你们凭什么可以穿绸缎做的衣裳而我只能穿棉布做的破烂东西?你们可以学技艺表演而我只能侍候你们?”嘶哑尖利的骂声像是寒林中的寒鸦,一声比一声刺耳。

     “都是穷苦人家卖进教坊的粉头,有什么可神气的?都是下贱的货凭什么你们装的那么高贵?我那么放低自己去给你们恩惠,你们怎么忘恩负义到如此地步?”她一直说着,慢慢的趋向疯癫。

     几个邺南教坊的姑娘们惊讶的看着,这才慢慢的回想起来她是谁。脑海中模糊的印象开始也渐渐清晰起来。

     这个女子叫做若怜。和小怜只差一个字。只不过她是本名,小怜是花名。

     她和小怜众人一起进入邺南教坊,可惜资质远远不够。便落选了。

     银菊对待邺南教坊里的艺妓哪里会降低标准?所以本来是要像其他的落选者一样,给她些银两叫她回家去的。可无奈她一直跪下来请求,哭着闹着不肯回去。银菊看她真心实意的想留在教坊,又见她容貌尚可,想着叫她做个侍女留在这里。

     可是想到落选后做侍女未免也伤了她的面子,便许了她做侍妓。平日里多呆在艺妓旁边帮忙服侍帮助,得空时还能和她们学一两项技艺,也就罢了。

     她先开始是常和大家在一起的,虽然不出众,但多少有个印象。不过后来大家忙于钻研技艺,也就见不到她了,再后来,她也就从大家的记忆中毫无印记的抹去了。

     她们都在回忆着自己到底受了她什么恩惠,忘记回报,竟叫她如此疯癫怨恨。

     “算了算了,看来这个侍妓是失心疯了。拖下去,明日再处置。”

     若怜听说要被处置,疯狂的摇着头,四处像是寻着谁的身影,还未寻到,便被拉了下去。

     ”白鹤行首,白鹤行首救我啊,行首你在哪儿啊,救救我啊。“

     她挣脱未果,嘴里还一直叫嚷着。不断骂着污秽不堪入耳的话语,刺耳的尖叫也未曾断绝,一直回荡在庭院中,十分悚人可怖。

     众人面面相觑。可是想了想来龙去脉,便也都饱含深意的低下了头。

     “这次事件的下毒,栽赃,恶毒下作的手段。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小怜姑娘确实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凶手你们刚才也看到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失心疯人说的话也没什么可信的。你们对外面不准给我瞎说一个字。懂了吗?”

     “是,大人。”众人低头行礼。

     小怜也微微行礼,嘴上却没了笑容。

     这次要置她于死地的,绝不止若怜一个。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是她低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