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老车站的少年猎手
    粗大的机械手臂将锈蚀的大铁门缓缓拉开,发出刺耳的嘎吱声,一个削瘦的少年从铁门后走出来,缺乏阳光照射而有些苍白的脸上,称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沧桑眼神。

     少年打量了一下四周,除了常年流浪在此的几个佝偻身影,并没有其他的外人,警惕的神情才松懈了下来。

     “我天亮就回来,把门关好。”少年朝着铁门内轻声嘱咐,得到一声稚嫩的回应之后,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直到机械臂艰难的将厚重的铁门缓缓关闭,才轻轻吸了一口气,朝着地铁站出口的方向走去。

     新纪元,距离那场末世核战已经257年,整个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是的,这是末世,也是新世界。

     地铁站中央处的光表指向深夜十二点,这是狩猎时间的开始,原本空荡荡的站点顿时热闹起来,拿着各种武器,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们涌向出口。偶尔响起的喝骂和吵嚷声,在悠长的空间中回荡。

     一个皮肤棕褐色,全身都是虬结肌肉的壮汉从少年身边走过,他的脸上满是沟壑般的皱纹,双目凸出,只有眼白没有眼瞳。鼻子如同鸟喙伸长,尖端角质化。耳朵就像干裂的鱼皮般垂落下来,几乎要到肩膀。

     没有一根头发的脑袋上长满了核桃大小的肉瘤,血管清晰的显现在上面,就像一根根跳动的变异蚯蚓,看起来十分恶心。

     少年眼神微异,这是前天刚来到部落的变异人,没想到酋长竟然收留了他,看来这家伙不简单那……

     “莫哥,今天打算去南区还是北区啊?”一个高个子青年走到少年身边,笑呵呵问道。

     少年看了青年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杜平,你这问题问的有点多。”

     名叫杜平的青年会心一笑,道:“莫哥,你可别误会,我是听说最近周围来了一群变异狼,提醒你小心点。”

     少年道:“正好缺一件狼皮褥子,就怕它们不来。”

     青年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少年在吹牛,笑道:“莫哥说的是,以你的水平,变异狼还不是小菜一碟?南北区算什么,莫哥要去的地方,那必须是西区和东区啊……”

     “东区?小莫要去东区吗?”一个三十许间的男人靠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复合材料做的长弓,背后箭篓里插着七八只用兽骨做的长箭,腰间还别着一把闪烁着幽光的匕首。

     看见这男人,高个子青年走远了些,神情微微有些紧张。

     在部落里,只有几个人敢叫莫哥“小莫”,眼前这人便是其中之一。

     少年唇角微翘,道:“我不去东区。”

     男人神情似乎有些失望,道:“你考虑一下,凭我们俩联手,肯定能制服那头变异野猪。”

     “可以啊,只要你付得起价钱……这把弓不倒是错,我可以考虑考虑。”少年一脸笑意,瞥向男人手中的复合弓。

     “哈哈,你改变主意随时找我。”男人伸手拍拍少年的肩膀,少年身子一晃,男人的巴掌便拍在了空处。

     男人露出欣赏的眼神,赞叹道:“更快了!你的速度至少到7了吧?”

     说完也不等少年回答,男人便转身离开,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青年望着男人走远,低头啐了一口,靠的离少年近了一些,悄声道:“莫哥,你可千万别和鹰爪这家伙扯到一起去,我听说前几天老k他们和他合作,可是吃了不小的亏……”

     青年话没说完,少年忽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着他。

     青年被少年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嘿嘿一笑后退几步,双手摆着说道:“不烦你不烦你,有什么好的材料,记得优先照顾我哈!”

     少年点点头,道:“还是老规矩。”

     得到肯定的答复,青年似乎松了口气,他笑着打了个哈哈,掏出一个书本大的盒子递了过去。

     “上次那只变异鼠王的爪子卖了,这是买家给你报酬,希望你能有更好的收获。”

     青年抬起手,敬了个飞一般的军礼。

     “狩猎愉快!”

     ……

     走出地铁站上到地面,沿途有不少人“莫哥莫哥”的叫着,少年笑着点头回应,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只有17岁,但在“老车站”部落,“莫哥”的名号却是无人不晓。

     “莫哥”真名“莫声”,六年前带着妹妹逃难来到老车站部落,六年之后,已经成为了部落里数一数二的猎手,就连酋长雷虎见到他,也是颇为客气。

     今晚没有辐射风暴,天空中群星如芝麻般密集,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命运的转轮,是否隐藏在星空银河之中?

     走到无人处,莫声打开了青年给他的那个盒子。

     看到里面的东西,莫声的眼睛亮了起来。

     一枚纽扣般大小的银色金属贴片,还有一把枪和两个弹匣。

     一把经过改造的枪,以第二次末世之战前的超级企业,华邦科技集团生产的R63式警用手枪为基础,加装了消焰器,反射瞄准镜,弹匣里是淬了神经毒素的穿甲弹。

     这是一把在末世非常有名气的枪,而这种改造,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有了这把枪,寻常的变异兽都不是威胁,甚至连变异狼也可以一战。

     至于那个银色贴片……

     莫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拿起贴片到眼前仔细看了又看,许久之后,才轻轻的将贴片对准自己右侧太阳穴,慢慢的按了上去。

     滋的一声轻响,莫声眉头微皱。贴片中央处弹出一道细微的电流,将莫声的一小块皮肤电的发焦,贴片也就顺势粘连在了上面。

     眼前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线和一串数据,片刻之后,光线和数据变成了一道淡淡蓝光组成的镜框,呈现在他右眼之前。而眼前的黑夜,也慢慢变得明亮了许多。

     “微型实力探测器”,视网膜成像,能探测到生物体的生物数据并进行分析,以数字的方式呈现出“实力”值,同时能调节视网膜的感光效果,提高夜视能力。

     这也是战前华邦集团的产品,相比枪而言,其作用更大。通过太阳能和人体生物电提供能源,不遭受物理破坏的话,甚至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在黑市上的价格,莫声要不吃不喝狩猎整整一年才能买得起。

     老车站的出名猎手,几乎人手一枚这个玩意,若不是莫声要拿大部分产出养活妹妹,他也许早就攒够买这东西的钱了。

     莫声眯起了眼睛,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给他盒子的杜平,是老车站的黑市商人之一,莫声这些年一直在和他合作,给的价格倒也公道。

     前阵子莫声猎到一只变异鼠王,肉和皮按照市场价给了杜平,但爪子莫声希望他能代售,就是先找到客户,卖出之后再给钱,这样莫声和杜平都能赚的更多。

     两百多年的辐射环境,生物体的变异超乎想象,除了体形增大化之外,有些生物的身体部位变的坚不可摧,硬度甚至不亚于钢铁,完全可以用来制作武器。变异鼠王的爪子,就是一种极好的材料。

     莫声知道,变异鼠王的爪子虽然值钱,但能换到一把改装枪已经是赚了,再换一枚微型实力探测器……那是绝对不够的。

     是什么人买了这爪子?故意送钱给自己,冲着自己来的吗?

     或者说,是杜平借他人之名,给自己的好处?

     难道是追杀者来了,要借这种方式引诱自己上钩?

     莫声摇摇头,应该不可能。

     如果追杀者来了,以他们的势力和实力,也用不着跟自己耍阴谋。

     杜平虽然平时巴结自己不少,但黑市商人都爱财如命,要他出这么大血本……除非他疯了。

     这三年来,莫声名气虽大却低调做人,没有帮过谁,但也没得罪谁,不太可能有人要害自己。

     莫声思忖着,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个之前见过的变异人。

     变异人虽然还能称为“人类”,但大家都知道,正常人是非常不待见他们的。雷虎平日间也是最为讨厌变异人……但这个变异人却留在了老车站,也没有人找他麻烦。

     变异人的实力非常强……雷虎留下他,打算让他猎取什么?

     莫声又想到了“鹰爪”拿的那把复合弓。

     昨天他用的还是自制的兽骨弓,今天就鸟枪换炮了。

     看来换装备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啊……是雷虎做的吗?你想让我们猎取什么?或者说,是有人想让我们猎取到什么,并且还能左右雷虎的意志,留下那变异人?

     莫声的思路渐渐变得完整,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针对自己的,怎么都好。

     同时,他心里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还有一丝丝兴奋。

     是什么东西来到了老车站,要这么兴师动众?

     看来要好好留意下了呢。

     ……

     茂密的变异植物被包围在破碎的钢筋水泥丛林之中,断壁残垣间,诉说着核战前那个世界的辉煌。尽管每一天都在经历这样的生活,但每一次看到那些几乎耸立到云端的建筑遗迹,莫声仍然会感到震撼。

     摩天大楼,是这些遗迹曾经的称呼,褐色的变异藤生植物覆盖在楼体上,彰显着自然的残酷与美感。

     前代文明,这是人类对核战前人类世界的称呼。

     这些破损的摩天大楼,是前代文明的尸骸。

     尸骸上长出了妖异的藤,它们不是绿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