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那一城的芳华,不如他
    京城近在眼前,城门口站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两位老人一位是振国大将军长孙无忌,另一个是丞相韩笙二人站在人群前面闲聊着。

     丞相韩笙一直心绪不宁的踱着步子来回走动,看着前方。

     长孙将军心疼这位老友,韩笙大人这些时日苍老了不少。丞相大人乃寒士出身为官多年清正廉洁,一直与妻子风雨同行即使官至极品仍未纳妾,老来才得一女,甚是喜爱。前几年相伴多年的糟妻新走,现在唯一的女儿和女婿也相继离去,老友年世以高如何承受的住,长孙将军在旁安慰着韩笙。

     “将军,人马上到了。”前方一名将士模样的人回来汇报。

     “好,传令击鼓。”长孙将军吩咐道。

     城墙之上数十名击鼓手用尽全力,将战鼓击的磊磊作响气势磅礴,声震京城。听见鼓声响起漫天飞花如雪飘落,将千年古城染得好像花都一般,飘香十里。今日京城除了药店医馆等一下重要设施,所有的店铺都关门半日书院停课一天。而通往皇宫内城洛寒一行所要走的那条主道,两旁的店铺里面更是人影重重好不热闹。一些视野比较好的地点都让达官贵人和富商包下了,剩下的就是有关系门道的人和原本在那条主道上卖东西的小商小贩,更有人想花高价给那些小商小贩让自己顶替他们半日,只为更近一点看一眼。

     而今天京城里也是卧虎藏龙,四大陆九国都排了人过来,今天应该是近百年来最热闹的一天。朝阳一战注定是要载入史册,流传千古。无论世人怎么理解死去的秦殇,这个名字也会与岳飞、卫青、霍去病等一些名将联系在一起。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凭手中三尺长剑立不世之功。

     大丈夫生于治世,当凭长剑镇疆列土保万民安康。

     “咚咚咚....”洛寒在前面离老远就听见鼓声,嘴角一丝轻笑回头冲后面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快点走,拍了拍小白示意他快点。城门口有两位老人,一位着文臣官服,一位着便装。想来应该是大将军和丞相大人。洛寒单人独骑跑上前去,下马单膝跪地。

     “晚辈秦洛,见过大将军、丞相大人。”语毕,低头嘴角含笑。

     少年年纪看起来不大,身着一身银盔、银甲腰间斜跨一把长剑,背后一件白色披风一把长枪绑在身后。少年声音柔和清脆,温文尔雅,让人一听就很难忘记,那少年低着头两位老人看不见长相。但二人认识那身盔甲和少年所背那把长枪,丞相大人眼眶微红不知想起了什么。长孙大人将洛寒扶起,二人这才看见洛寒的长相,清朗俊秀不似凡人,长孙大人拍了拍洛寒的肩赞叹了一句英雄出少年啊。洛寒看着丞相大人眼眶微红,便知所想。老人满头花白,气色很差明显这几日没怎么休息好脸色苍老。心里不由想起秦夫人,心里不忍拉起老人双手,说道。

     “干爷爷,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又何必伤心呐。”老人双手有些微凉。

     “好、好、好。”丞相大人心中略感安慰。

     秦夫人在朝阳关不能回家甚至是家母去世时,但逢年过节都会寄信给父亲怕父亲担忧,信中也没少提起洛寒。二人虽然未见面但不会有什么距离感,心中对洛寒印象很好。三人闲聊了一会儿等后面的人,丞相大人对着马车上的李伯和香儿点了点头,现在也不方便说话与长孙将军在前方领路。洛寒驾马走在二人后面,向前方看去两旁店铺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头儿,主道虽然很宽但两旁都跪满了百姓甚至连店铺的房顶都是人,你挤我我挤你的好不热闹。两旁百姓都抬着头饶有兴致的看着队伍一点点行进。洛寒甚至还看见有些人为了能看的清楚点都和旁边的人要打起来了,更有很多衣着不凡的年轻公子和富家小姐,在二楼、三楼的雅间窗户上对着洛寒和身后的人指指点点的不知在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洛寒更是饶有兴致的对着两旁那些看起漂亮的富家小姐、豪门千金挥着手,洛寒今日的打扮确实也是赚足了眼球,白马银盔让那些见惯了书生模样的小姐们尖叫不已小脸红扑扑的在窗口冲着洛寒挥着手帕,莺声燕语的好不热闹。同时那些公子、书生们对洛寒这个外来者印象直线下降,平常这些小姐眼高于天,一副大家闺秀柔声细语的对谁都不假以辞色现在都像争着要下蛋的老母鸡一样叽叽喳喳的,洛寒每到一处都惹得一阵尖叫。

     长孙大人饶有兴致的回头看了看洛寒,漫天飞花衬托着洛寒显得卓尔不凡。突然长孙将军感觉到一丝杀气从人群里冒了出来,冲身旁的士兵使了个眼神,摸了摸胡子果然还是有些人想找死。两旁的士兵略微向洛寒和张恒他们靠了靠,小白低声清叫了一声提醒洛寒气氛有些不对。洛寒摘了头盔甩了甩头发,看着洛寒头盔下的脸庞更是惹来阵阵尖叫,洛寒没有理会用布条扎起,微风吹过青丝飘起,漫天的飞花衬托着他。

     “长孙将军,我来开路吧,您看如何?”洛寒对着前面的长孙将军说道,队伍停了下来,众人不知为何洛寒会对振国将军口出狂言。

     “可以,但你有把握吗?”长孙将军皱着眉头思虑了一会儿,才说道。

     洛寒笑了笑,没说话。将头盔交给身旁的一位士兵,下了马,脚刚踏出一步周围的气氛瞬时一变,一股肃杀冷寂的气氛充裕全场。

     “洛寒,你知道什么叫“儒、帅、王的“势”吗?”杜山问着洛寒。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一抖,美女权势全都有?”洛寒回道。

     “额,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你身上的那股煞气充其量也能算个气场如果能成为“势”最好,如果不能就果真如梦百草所说会被引入魔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小子运气好,我都不会用“势”咱们这里振国大将军会用势,帝王有龙气本来就能用,但凡会用的都是了不起的人,不要强求。”杜山说道。

     “呵呵,果然英雄出少年。”长孙将军笑着说道。

     这同样也引起了在京中的各国特使和大人物的注意,他们虽然没有在现场但仍是通过“千里镜”等法术,看着这群人。

     洛寒从马侧取下一个包囊,打开后是一块烂布,将长枪取下将那块破布插在枪尖上,单人走在队伍最前面。等清风将破布打开时,更是惹来无数目光和惊呼,那上面只写了一个字“齐”。等洛寒走远时,众人才意识到连长孙将军和韩笙大人看得都是连连摇头。

     唐虽然与秦交战良久,双方死伤惨重,但还是有缓解的余地。可今日,洛寒将这面破旗举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梁子结下了,京城百姓与有荣焉看洛寒和这群朝阳关的人眼神都变了,这是赤裸裸的打齐国的脸还是狠狠的不留任何余地,而齐国注定了这些年要沦为九国茶余饭后的笑点。当那些杀手看着那面破旗时,也狠狠握紧了拳头等着上头发话动手,这些人都报着必死的信心来的,他们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为钱卖命的亡命徒,他们将荣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他们是铁血军人,将军受牵连而死但皇帝仁慈并没有祸极家人和营中将士,如果没有那个人和那群人皇子就不会死,将军就不会死,他们也能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但现在将军背负骂名,他们这群曾经的军营翘楚也被骂成狗屎。他们受不了所以来了,他们想杀人杀了这群人,特别是在最前面那个臭显摆的英气少年,简直就像个求偶的开屏孔雀。头儿下令了,所有人全力击杀前面的那个少年,只怪你跳出来,不待在长孙无忌身边活该你早死。

     他们在京城的中央广场上动手了那里摆着开国皇帝的石像,那里也很宽大,方便一起动手不用伤害到平民,他们也不想伤害平民因为他们不是亡命徒,虽然他们不怕死。

     “杀........”从人群中冒出几个身着布衣的平民,拿着刀剑冲洛寒冲了过来。

     洛寒眼神寒光一线,震碎了枪上的军旗,与刺客斗在一起。可奇怪的是四周的百姓没有离开也没惊慌,更有些胆子大仗着有些身手想上去帮忙,不知为何竟然不能上前。有些小商贩更是扔着摊上的东西,然后越来越多的人扔东西。破鞋、烂衣服、茶壶、杯子、白菜、番薯、臭鸡蛋、臭袜子、不知谁还把孩子用过的尿布扔了过去。

     “滚,你们这些混蛋,滚出京城。”

     “死码的,你们有没有良心,为什么还要刺死他们,秦殇将军都死了,你们这些SB还想干嘛。”

     “砸死他们...”

     ......

     刺客仅剩下一人,剩下的刺客都被锦衣卫和禁军杀了。洛寒认识他,因为他是副将那人也是副将,两人打过无数次,可是现在那人已经打不过洛寒,因为洛寒进步很快,一枪捅进那人胸口,看样子活不了了。

     “你比前些日子进步多了。”那人嘴角留着血,却笑着说道,有些落寞的笑。

     “因为我年纪小,所以进步快。”洛寒也笑了,胜利者的微笑。

     “打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那人问。

     “我以前叫洛寒,现在叫秦洛。”

     “秦洛吗?好名字,那人的名字将军生前也常常提起,说他是一个真英雄。”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洛寒缓缓抽出长枪,将背后的披风解下给那人盖上。

     洛寒独一人立于中央。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是北岳大陆宋朝大将岳飞写得《满江红》。

     声震十里,满京城都听见了。

     “你们这些大人物还真是可笑,自以为掌控天下生死兴衰,整天把别人当猴耍没事偷着乐,殊不知天道轮回,周而复始。没准儿那天就到你头上,这些地上躺的人不过是你们这些踏脚石吧?我懂,你们这些人贪生怕死总在背后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小人不如。是不是见我这么厉害不敢叫人出手了,你们真以为秦殇一死,我国新创未复兵马粮草不足就想分块肉吃?我唐朝在无可能在出现第二个秦殇了?朝阳关能守住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舍生忘死保下来的,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狗B懂吗。记住我一句话“犯我天朝国威者,虽远必诛”最后送你们三个子“我草你妈的”洛寒对着半空说完,用左手冲半空束起中指。意思大家都懂,这些话很多人也听到了。

     “哈哈哈.....这个少年有意思,他叫什么来着。”一位坐在碧月楼的青年公子问着身边的下人。

     “回皇子,这人叫秦洛,据说是秦夫人的义子。不过向他这么张狂恐怕活不了几日,不值得注意。”旁边一人回道。

     “你不懂,他今日的表现堪称完美,可惜可惜啊,不是咱们国家的,不然咱们一统天下指日可待了。但前提是他得活着,还得活的很好,这样别人才会怕他,才不敢动这个现在虽然看起来很强大,但是已经满目疮痍的国家。”年轻公子说道。

     “皇子说笑了,他才多大年纪不可能一国气运都背在他身上吧。”

     “所以说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在书院好好学习,多多注意一下他。你现在还年轻,如果以后不能和他交朋友,也千万记住不要做敌人,这个人很危险。”年轻公子说完就带人离开了,旁边一位青衫男子行礼恭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