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天下皆拙,我独清
    天色已经很晚了,洛寒眯着眼睛,头一点一点的一副要睡着的样子。明日巳时进京,午时就在皇城大殿开庆功宴,这位小爷礼仪规矩还没学完,现在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现在可是把特使急坏了。

     “秦副将、秦小爷,我的亲爹呦,您就别难为小奴我了,明日就要进京您这觐见礼仪宫中规矩要是在不认真学,小奴回去可是要掉脑袋的。”宫中的特使小李公公都快急坏了,眼前这位爷还是一副不管自己什么事的表情,斗大的汗珠从头上落了下来,连上座的岳兴将军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秦弟,你别让小李公公太为难了,你把这些礼仪都学会,他也不用天天缠着你。你若明天坏了什么规矩,小李公公可是要受罚的。”

     前几日,京中的岳兴将军和特使小李公公替换了杜山将军,将人员接走,临走时杜山特意叮嘱岳兴好好看着洛寒别让他在京中惹什么事情。岳兴,今年28岁,在五英里排末位是最小的一个,武艺也不错一品上境。也是京中少有的青年才俊,行军布阵多有见解。岳兴第一眼看到洛寒就很有好感两人这几日也是详聊甚欢,也没把杜山的话太往心里去。有人欢喜就有人忧,特使小李公公就差点为洛寒操碎了心。

     这小李公公以前就是秦王的随身太监,现在地位更是水涨船高了。年仅21岁,在宫中地位很高是皇帝的亲信,这次也是受皇上的密令来看看洛寒人品才情好回奏皇上。临行前皇上特意叮嘱小李要照料好洛寒他们不可刻意为难,通过这些时日相处小李公公感觉洛寒确实不错,平日里照顾伤员病号,与大伙席地而坐围在一起吃饭谈天说地没有一点架子。

     “岳哥,没事的放心我有数儿。”转头从左手袖子里掏出一块手帕,扔给了小李,说道。

     “接着小李子,你啊,心里就装不了事儿,瞧这满脑袋的汗珠子至于吗?我能没事坑你,今天就这样吧,明儿个一早你们不是先返京吗?早点休息吧。”洛寒也不待他们搭话儿就走出了屋子。

     “秦副将,您的手绢儿。”小李公公刚擦完汗,洛寒就走远了。

     “送你了,也不值钱。”洛寒摆了摆手,走进房门吹灯上床睡觉去了。明日如何,还是先养精蓄锐吧。

     在洛寒熟睡的时候,京城那边已经快要炸锅了,万亲王身兼京兆府之职虽然平常不理政事都是知府在做,但这次皇上下了死命令务必一切处置妥当,不能有半点疏忽,万亲王包括京中高官不知皇上为何如此重视这件事不止一次提起。因为毕竟主将秦殇“战死”,为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副将和一群“老弱病残”不至于重视如此虽然值得举国欢庆,但百官相迎振国大将军长孙将军还要亲自领路百年之内从未有过收到如此待遇之人。要是秦殇在世受到这种待遇也算正常,但对方只是一个未加冠的少年,何德何能受到如此待遇。

     朝阳关那场仗打赢的消息传出时基本上没人相信,但皇帝李唐拿出秦殇传回的信件在议政殿朗读时,震惊朝野,举国欢庆。可没高兴几天,就从齐国那边传来不好的传闻加上朝阳关逃出来的百姓所说,众人也就相信了大半,众人担心上天会降下“天谴”人人自危。而知道实情不过秦王李唐、杜山和国师三人,李唐派杜山速速接应秦殇回来,那时谣言就要不攻自破。所以杜山应信中要求带了天师府和风铃寺的修士人加上到京城采购的百草门人赶去了朝阳关,这也就发生了后续的一些事情。

     秦殇将军的自尽出于某些原因并未明说,京城传出的消息只是说秦殇将军在战场上身受重伤,医治无效死亡,秦夫人自尽随夫君而去。为此丞相大人好几天未能上朝,也苍老了许多。这些杜山将军在回朝阳关之前与所有人都交代了,杀齐国皇子的是秦殇京中也就三人知道真相,并且对所有人下了封口令。京城那边皇帝已经下令不许任何人在打听和议论朝阳关的战事,否则依叛国罪处置。

     虽然将军死亡的真正原因被隐瞒,洛寒心里有些不爽外,其余的洛寒还是很感激这个未见过面的皇帝。杜山在回朝阳关之前用眼神特意叮嘱洛寒让他进京低调点,洛寒冲这位将军的好友深深施了一礼,虽然洛寒平时很跳脱但别人真心关心你时,你要尊重别人,这是洛寒父亲从小一直教育他的一句话。

     还有就是李唐早前就与大臣商议封赏之事,张恒、齐越、李道运和岳峰封赏都不低唯独洛寒,李唐没有与大臣商议。杜山先前传信上说那个少年副将乃是秦夫人义子名叫“秦洛”,“秦洛”的名字已经在大街小巷传开了。年少出名,不知是福是祸。今晚对大多数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当然这不包括洛寒。

     天还未亮,香儿打着油灯去敲洛寒的房门,半天不见反应便一脚踹开房门。见洛寒还在床上熟睡,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洛寒露在外面的屁股就是一脚,将还在梦中抓蝴蝶的洛寒踹了回来。

     “你干嘛啊,神经病。”洛寒瞪了香儿一眼,捂着被子就是不起来。香儿将油灯放在桌子上,捋了捋袖子对着洛寒就是一顿小飞脚。

     “你知不知道时间,所有人都起来了就差你。还有半个时辰就要赶去京城了,你知不知道着急,叫你睡蠢猪,踹死你,踹死你。”洛寒抓住香儿飞在半空中的脚,死死抓住不管香儿怎么用力就是拔不出来。

     “我真是怕了你,这么着急干嘛还有半个时辰那。不要以为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是会反抗的。”香儿的脚不大,穿着一双新的绣花鞋洛寒往上一看才注意到平时不怎么化妆的香儿略施淡妆,穿着一身平常过节时才会穿的衣裳,盘了一个垂鬟〔huan〕分肖髻,楚楚动人一时移不开眼睛。

     “你把手放开。”香儿脸上两颊微红小声说道。洛寒这才意识到放了手挠了挠头,平日里不曾有过的尴尬气氛围绕两人。

     “你赶紧穿衣服,我去打水。”说完,也不理会洛寒跑了出去。洛寒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香儿远去的身影,平日不打扮今天稍微打扮下虽然不能称之为绝世风华,但也是世之少有。洛寒拍了拍脑门,赶紧起床穿衣。

     整理好衣衫吃过早饭,穿上将军那套铠甲,带上头盔和白色披风,来到列队完毕的人群前面大致看了看,百草门不愧是九仙一员,除了已经残废的,其余的差不多好了。京城规矩多不让骑马和带兵刃,除了洛寒5人外都要步行。这其实也是因为洛寒带的人颇为杂乱,怕出意外小李公公临行特意交代的马车只带一辆,李伯驾着马车香儿带着秦殇夫妇的骨灰坐在里面。

     洛寒与大伙闲聊了几句,缓解一下气氛又与众人又交代了几句,就上路了。该说的前几天都说了,怎么做洛寒就没办法约束了。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心里也没底,自己满腔热忱瞎搞,就是不知道京城里的人接不接招了。

     离京城越来越近,大家各怀心思。洛寒这一路上未见一个行人,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想来都全部清理走了。离京城还有10里路时,官道旁站了一群人,原本应该有数千人的,洛寒大致看了下现在不过几十人。朝阳关战报和将军死亡的消息京中已经传开了,大部分人都走了这剩下的就是要闹事儿了。洛寒看了一眼身后不远的张恒和齐越对他们摇了摇头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一个人骑着小白就过去了。

     还没等洛寒到地儿,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洛寒略微皱眉,驾马赶了过去。

     “将军饶命啊,我等也是不知实情,请将军放过我们吧。”说话的人洛寒认识,是朝阳关知府章越的夫人,随行之人也大多是和章越有关系的人。洛寒思虑了一会儿,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又说不上那里于是准备问下她们。

     “夫人何处此言,我有些不解?”洛寒摸了摸有些躁动的小白。

     “将军,我夫君章越被秦殇将军杀死后,我等不知实情就鼓动从朝阳关出来的百姓在京城闹事、胡言乱语重伤将军,但念在我等寡妇不知理法,还请将军不要怪罪我们。”章夫人说完后大哭不止,随行之人也都哭了起来,但洛寒还是注意到后面有1人神情有些不对劲太过淡然了。

     “呵呵...那么夫人就留下跟我详细谈谈吧,其余人等都离开吧。”洛寒几声轻笑下了马,将其余人都赶走了走到章夫人跟前。

     章夫人跪在地上不敢看洛寒,等所有人都走干净。洛寒将章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记得夫人有个儿子,今年差不多10岁了现在身在何处,夫人我不是蠢人,四下无人还请明说”洛寒死死拽着章夫人不放手。

     章夫人一听洛寒提起儿子,腿脚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我儿子在章越的亲戚府里读书,现在很好,将军杀死您杀了我吧,我知道我该死但请您放过我儿子他还小不懂事。”章夫人语气哀求说道。

     “我记得夫人家里也是州府名门望族,夫人又是长女,还是带儿子回家去吧。此处事情以了,我也不想为难您终究是身不由己。若有人问起我未问什么,你也没说什么不然有杀身之祸。”说完便不理会她,上马赶回了队伍前面。

     “我来了,美女们。”洛寒回到队伍前面便抽风是的喊了一句,而且还是用内力喊的大半个京城都能听见。众人都不知道洛寒和那群人说了什么,也不敢相问。不过听完洛寒喊的句话,差点没笑出声,香儿更是撩起帘子来狠狠的瞪着洛寒。管家李伯只好安慰香儿,有些无奈的看着队伍前面的洛寒,天知道这位这位少年会不会把京城捅个窟窿出来。

     将军自杀这事貌似还牵连挺大的,有意思。洛寒默默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