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悲伤不如歌一曲
    白龙驹跪坐在地上,眼中有泪流出。洛寒坐在他旁边,远处在支柴堆,亭外朝阳关的百姓和将士跪在外面哭声一片,亭中只剩李伯、香儿和杜山将军。

     杜山将军看起来个子不高大概1.65米左右,看起来很壮,被风霜晒的皮肤略微有些黑,现在哭的好像孩子一样。

     洛寒靠着背后的大树,洛寒不怎么喝酒也不太会,今天却喝了好几坛酒。外面忙忙碌碌的人,好像都与自己无关,独自逍遥悲伤。心中想起母亲不明白她为何会放弃自己的路,甘愿在一个小村庄里虚度人生。

     “将军长剑落白沙,灰尘扬落几度风华,断流沙。纵马驰骋御长枪,鲜血洒落几度尘缘,落华发。”

     “杀敌斩将越疆场,英姿勃发几度春风,吹白发。秋风落叶残桃花,只愿爱人安心如故,欢旧颜。”

     “他不知,长剑断流沙,爱人依旧在,只是旧颜多白发。他不知,纵马御长枪,爱人依旧在,只是旧颜落华发。”

     “他不知,杀敌越疆场,爱人依旧在,只是旧颜吹落几缕华发。他不知,秋风残桃花,爱人不在,旧颜不在,唯有心意在......”

     歌声不大曲意悲凉,然而所有人都听到了,情绪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连那些京城来的一些将士都落下泪来。

     柴堆已经支好了,没人去移动秦殇夫妻的遗体又或者说没人想去、没人敢去。

     洛寒叹了一口气,走到紫兰亭站在秦殇夫妻二人面前略微有些疑惑先谁都没有意识到,两人死去已经很长时间了但面色如常洛寒摸了一下秦殇的手微凉手臂没有一丝僵硬的意思,转头看向杜山。

     杜山靠在柱子边上,看着洛寒的动作说道:“秦家祖上曾经救过一个前去修仙的少年,差不多和你现在年纪一般大那个少年后来入得灵霄仙派,成为一派长老,感念当年秦家的救命之恩。一直想找机会报答秦家,但仙凡殊途一直没有机会小时候秦殇体弱多病,那个仙师知道后就送了一块玉佩,带上之后就一直没有生过病。”

     转头看向秦夫人,顿了顿说道:“在梦曦18岁生日时,秦殇把这块玉佩送给了她。至于这玉佩还有什么功能,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此处异象也应该和这玉佩有关,我感觉二人的遗体还是过后通知他们的女儿在说吧。”

     梦百草听到杜山说这玉佩时表情略微有些吃惊,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块玉佩就是有名的“玄青灵玉”,我想夕瑶师妹这几年恐怕难有时间回来她毕竟是真传弟子。将军,那块玉佩如果可以我想带回去交给夕瑶,对她修炼有很大帮助。”

     说完上下扫视了秦夫人一番,思绪不知飘向何方嘴角竟露出一丝笑意。

     杜山和洛寒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对这个百草的大师兄印象直线下降。

     洛寒转头略微思量一番,说道:“恩,百草兄说的不错但绝非良策,丞相大人年纪以高是夕瑶妹妹在世的唯一一个亲人了,思来想去还是给丞相大人比较好些。百草兄以为如何?”

     梦百草听完一楞,说道:“夕瑶妹妹,洛兄弟与夕瑶师妹是什么关系?”

     洛寒心中暗骂一句草包,还洛兄弟,嘴上却说道:“不瞒百草兄说,我自幼父母双亡,是将军与夫人照顾我长大,所以夫人就认我为义子,说如果日后有机会见到夕瑶妹妹让我好好照顾一下她,还说如果以后谁想娶她女儿就得先过我这关。”

     梦百草听完,态度立马变了,说道:“原来如此,是师妹的义兄啊,那就一切听洛兄安排吧。”

     洛寒没回话,失身行了一礼。分次背起秦殇和秦夫人放到各自柴堆。

     跪在地上给二人郑重的磕了几个头,拿起火把点燃柴堆,大火熊熊烧起,任你是绝代佳人还是绝世英雄,之后不过一堆白骨。

     三千功名,绝代芳华,天纵奇才,绝代英主,纵横天下。而死后又如何,不过黄土一泼。世间繁华无限,但却不长远。维天道恒在,周而复始,生生不灭。

     心境的改变,使洛寒对于枪法的认识上升了一个新高度,也从二品上到了一品下级。一个17岁的少年在这年纪能有这样的武艺在尘世中也是很少有的。

     洛寒催动内力让两堆火烧成飞灰后,取出坛子,忍痛将二人骨灰装进坛中。二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已经烧成飞灰,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块玉了,洛寒拿起那块玉没有粘一缕尘土,淡青色略微有些发白通体微凉。洛寒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将玉包起来放到怀中放好,朝阳关百姓都已经哭成泪人,洛寒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别哭了,在哭人也活不了,今日有些话要与大家说明白。”

     顿了顿,又说道:“将军死之前,对大家说了很多话,我想那些都是真心的,其实将军有些事情没有告诉大家,京城那边包括我们国家大多数人都以为我们守城时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或者说是什么邪术,所以大家的亲人现在都在京城上访喊冤请求处死秦殇将军。”

     朝阳关的柳老听完,说道:“那岂不是因为我等家人害死恩人,我这把老骨头在死后如何面对九泉下的秦殇将军和秦夫人啊。”

     不知是谁大喊,道:“那个臭娘们,我回头就休了她。将军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那,还有秦夫人那么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众人议论纷纷时,洛寒眼眶又开始泛红,说道:“我想大家都不太了解将军这个人,我也是,只有夫人最了解将军了。秦殇将军之死与大家无关与你们的家人无关,因为他本来就不想活了,无论这场战争是胜利还是失败,他都会死。”

     停了一下,又说道:“两军交战不掺杂百姓,可将军强征了朝阳关很多百姓和犯人,虽然齐军人数众多,但终究是犯了死罪,又死伤无数,杀了很多逃兵所以很多人都管他叫什么“人屠将军”。”说道这儿众人面有愧色。

     “所以说并不是你们对不起将军,而是将军对不起你们,所以他才会死。我希望大家将他永远牢记在心里,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回春堂的李老,说道:“这又是何苦那,听闻将军家里已经无人,唯一的一个女儿还去修仙了,这可如何是好。”

     洛寒听完对众人说道:“秦夫人已经认我为义子,从今日起,我将去名留姓,苍龙军永远挂的是“秦”字旗。好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人不能总是缅怀过去,杜山将军过会会将进京面圣的名单告诉大家,还有一些封赏等新任主管到任就会封赏给大家。大家的家人也将过几日回来。仙师正在诵读经文,如非必要不许进城,委屈大家在城外住几日。”

     洛寒未理会众人,现在应该叫秦洛了。洛寒笑了笑,这份包袱总是要背起来的。

     洛寒,向香儿招了一下手,洛寒抱着将军的坛子,香儿抱着夫人的坛子,带着白龙驹向马车走去。

     李伯驾着马车,车里香儿一直哭个不停,洛寒现在也没心情怜香惜玉,一路无话。

     到了将军府,三人座于大厅两侧,府中下人正在收拾东西,三人静坐无话,洛寒心想这么待着也不是个事儿。

     对还在哭哭啼啼的香儿说道:“哎,天色不早了,让大娘收拾完,准备晚饭今天所有人一块吃吧,最后一晚大伙吃个散伙饭,香儿去看看夫人那还有多少钱银,金银细软,没用的全找柳老那当了吧,换成银票,明天我们回京城。”

     香儿听完,站起来指着洛寒说道:“姓洛的,你还有没有良心,夫人待你多好你良心让狗吃了吗,夫人刚走你就想着分家产,告诉你门都没有。”

     洛寒听完,恨不得抽她俩儿耳刮子,喊道:“你是不是傻,你现在还有资格在这哭是因为我和李伯还在,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那,如果以后不想和我一起,回京以后回你的丞相府去,老子不稀罕你。”

     李伯摆了摆手,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吵。香儿听洛寒的,他现在是秦家公子。”

     洛寒把所以事情处理完后,神经放松,忽觉身上阵痛不以。苦笑了一声,伤口迸裂时没什么感觉,现在稍微一动都剧痛不止。

     洛寒,对李伯说:“李伯,你去找人告诉百草门的那个草包,让他派个人帮我看看伤口,在晚点我感觉我都快死了。”

     李伯看了洛寒,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只见洛寒现在嘴唇发白,脸上没了半分血色,赶紧出门找百草门的人来。

     洛寒昏倒在椅子上,伤口已经迸裂两次了,加上失血过多,现在身体很虚弱。秦殇夫妻的死,对于他来讲打击很大,马上就要进京了,京城人员繁杂,凭洛寒现在的年龄阅历想要混出名堂还差距太大,未来又会如何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