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往事
    那年小男孩刚12岁,小女孩14岁。

     小男孩,从小很少做家务什么都不会;小女孩自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在韩府长大从小就聪明伶俐,在老夫人身边当丫鬟,每天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帮府里忙里忙外,府里所有人都很喜欢他。自从老夫人去世后便一直跟着小姐到了朝阳关,小姐让小女孩照顾小男孩,但小男孩不爱说话,每天都坐在门口看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女孩和他身世差不多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很爱护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弟弟,也知道他这样下去不行。于是,每天天不亮就喊他起床,帮着厨房的李大娘准备早饭,收拾房间,砍柴。小男孩,身体很瘦弱加上以前从没有干过活儿,所以没少摔坏东西,小男孩也没少在心里骂那个漂亮的小姐姐,但小男孩脾气很倔,一次都没有哭也没有喊过累;而那个小姐姐也没有因为他笨手笨脚的骂过他,总是在他不懂或做错事儿的时候告诉他怎么做。

     小男孩很聪明,很快就把所有工作都学会了,小男孩开始和别人聊天,慢慢变得开朗起来,随后就变得有些开朗过头有些皮了,府里所有下人都很喜欢小男孩;小女孩此后在也没有让他做任何事情。

     有时候夫人带两人出门买东西,总喜欢给他们买两串冰糖葫芦,小男孩吃东西很快,吃完就盯着小女孩手中未吃完的冰糖葫芦看,小女孩每次都给小男孩,虽然她也喜欢吃。

     两人慢慢长大,小男孩随将军去了军营听说很招人喜欢,小女孩放下心来。

     小男孩要读书识字,开始在军营和府里两头跑,两人此后每次碰面就要吵一架,不知道为什么,但小女孩没有生过一次气,虽然总是被他气哭。

     小男孩17岁了,长得很清秀;小女孩19岁了,长得很漂亮。

     有次和夫人去粥棚的时候,城里人都说两人是金童玉女,好像天生一对儿。小女孩心里很高兴,但嘴上却说谁和这呆瓜是一对儿啊,一直不肯承认,小男孩总是没心没肺的说着闲话,不知道怎么想的。但小女孩心里还是很介意,因为自己比他大了2岁一直都不好主动说什么。一直耽搁,19岁按平常老百姓来说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虽然有很多人追她但她心里只有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上战场杀敌,立了大功当了将军的副将,地位开始越来越高,她替他开心。

     他未变还和原来一样和她吵闹,但她心里知道他和她之间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她很伤心,但更替他开心。

     将军和夫人死了,男孩变成了公子。他问她家里有多少钱,她告诉了他,但男孩不相信认为她贪污了,女孩很伤心,以前对他付出的所有感情都换不来男孩的信任,夫人和将军去世了她把他当成最后一个亲人却对她如此,女孩心都快碎了,哭的很伤心。

     洛寒站起身,从李大娘怀里将她拉了过来,从前她比他高半个头现在他比她高半个头,时间总是不等人,

     “哭吧哭吧,哭完回京以后就不要在哭了,这里的事让他过去吧。”洛寒这是第一次抱她,虽然认识5年了,但从来没有这么近过,温润如玉,柔弱无骨还能闻见一些淡淡的女儿幽香,洛寒有些心猿意马,以前让自己母亲抱过,这是第一次抱女孩子,感觉还不错。

     香儿本来就生气,他还这么说就更气了,刚举起拳头想要砸他胸口,才想起他受伤了。伸手去撕他脸颊,还不敢太用力,怕伤了他。

     “就知道欺负我,你怎么不去欺负别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补感里,不敢离,号筒,防首吖。”香儿梨花带雨的看着洛寒,双手撕着洛寒的脸颊,洛寒嘴里含糊不清的求饶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洛寒转头看向身后,只见张三抱着李四,赵六抱着王五,还有那些年轻的仆人抱在一块儿哭,不知道为了什么。

     大娘在旁边笑呵呵的说道:“小洛啊,这你就不懂了吧,大娘是过来人大娘告诉你,他们啊都喜欢香儿,以前看你天天和香儿吵架以为你不喜欢她,他们感觉自己机会很大,就天天掐架,现在看来都白费劲咯。”

     洛寒笑了笑,走向李伯,跟他低声说了两句话后转身出了府。

     城中除了将军府和一些守备外,其余人都在城外。诺大一个城中,洛寒一人走在街道上微风徐徐,往事点点浮现心头。这里不过是起点,又何必挂怀那。这是秦殇总说的一句话。

     出城门,走过军营来到杜山将军得帐篷前,守卫士兵见是洛寒赶紧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守卫士兵出来请洛寒进去,洛寒看了看衣裳见没有什么不妥后,进入营帐之中。

     洛寒刚想行礼,杜山摆了摆手,指了指桌子对面的座位示意他坐下。杜山看着手里书,洛寒坐了下来这才有闲暇看看营帐里的东西,杜山身后有一张东洲大陆的地图,很详细的罗列了各地布局。将军的铠甲和所用的兵刃都放在左侧的架子上,除了还有几张桌子和椅子外,并无其他心意。洛寒看了一会儿,有几人从外面进来端了一些寻常饭菜进来,二副碗筷。

     杜山将书放下,也未管洛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狼吞虎咽。菜量本来就不多,洛寒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看将军没有说话的意思没敢再耽搁,拿起手边的筷子就往红烧肉而去。杜山挑了一下眉毛看了一眼洛寒,将还有半盘的红烧肉连汁儿一起倒进碗里拌饭吃;洛寒也没客气把还有大半分的芹菜炒蛋倒进碗里,然后开始扫荡别的菜。二人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吃饱喝足。

     杜山拍拍手,从外面进来几人将碗碟儿撤走,洛寒从旁边桌子上拿起茶壶给杜山到了一杯茶放到杜山跟前,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坐在旁边。杜山喝了一口,咂摸了一下说道:“我在京城就从皇上那听说过你,皇上和我都对你很感兴趣。老秦,一直在信中夸你,天上有,地上无得。”

     “秦殇将军,一直都在骂我呀,他不能在信夸我吧?您就别寻我开心了。”洛寒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是他怕你骄傲,他自己就吃过这亏,洛寒,你要知道,京城不比朝阳关,你这份清傲的脾气要是不改改难保不会吃大亏。”杜山有些语重心长的说。

     “恩,我晓得了,不过将军我想知道如果我在京城犯了死罪,谁会帮我说话。”

     “振国大将军长孙老将军和丞相肯定会帮你,还有京里另外3英将,剩下的就是墙头草,你现在所立之功除非自己找死否则你就不会有事,但是长孙将军和丞相大人年事已高,不知道还能在位多久保你多久。但有几人你千万不要去招惹,第一个是京城中的四大公子,说白了就是四大纨绔,虽然不会有什么大事,但他们整天找茬,你却不能奈何得了他们,这个回去之后你问问别人就知道了。第二个是,碧月楼的主事媚娘,她是魔道水媚阁的人,你应该知道招惹魔道有什么后果。”将军说完,看了一眼洛寒。

     “京城,怎么会有魔道中人,那群仙道修真,就没人管吗?”洛寒问道。

     “水媚阁一直都是魔道的眼睛,但她们从来不主动惹事,同样也没人敢招惹她们。她们和万魔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陆各地都有分堂,你想死可以试试,这真的,谁都救不了你,不过以后有机会去碧月楼看看,只要不惹事保证你流连忘返,不知今朝。”

     “那是什么地方?”洛寒迟疑了一下。

     “算是青楼吧,进出那里的有达官贵人,浮夸公子还有就是风流才子,落魄书生。有人千金难进,有人没钱却凭文采武艺在里面白吃白喝,怎么样很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吧。”杜山说道。

     “将军,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我可不可以离开京城。”

     “不可能,老秦走了,但张恒、齐越、李道运和岳峰都没法大加封赏,你知道为什么吗?”杜山瞪着洛寒

     “那三人没人脉、没声望,除了李道运虽然是皇室远亲,但乃罪臣之后,也不好封,对吗?”洛寒有些无奈,这是赶鸭子上架,不上也得上。

     “对,但你要知道,除了京城,你能去那儿,朝阳关一战,四个大陆都知道秦殇死了,你的名字也会响彻四个大陆,这是打谁的脸?如果不入朝,你认为齐国能饶的了你吗?”

     “那请将军明日通告所有人,洛寒之名已经随秦殇而去,从今往后我叫秦洛。”洛寒站起身行礼,大步走出帐篷外,向朝阳关而去。

     老秦,梦曦这个孩子你们没白养这么多年,杜山将军看着洛寒的背影默默对死去的二人说道。

     执笔给皇帝写了一封信,将今日所有事情都写于纸上,交与天师府的人。

     伴君如伴虎,当年书院同窗,换了一层身份,再不能交心。若你未将京城之事告诉他,他还会死吗?

     这句话是问自己还是问京城的那位?亦或者是问死去的秦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希望你与她在那边,过得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