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心思
    洛寒,回到府中与众人寒暄了一会儿便离开,独自回房收拾东西,他未去见苍龙军的两位统领,也未去见一直帮助他的李道运和岳峰。

     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洛寒处事太过冷傲,不似以前,但众人都知道他背负了多大的压力,从未有一人能去责怪他。张恒、齐越在军营与苍龙军众人饮酒,他们将踏上归途,未来如何不可知。来时千人去时,寥寥数十人,心中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李道运,独自坐在房中看着窗外的明月,家族屈辱终究在自己手中清洗干净了。

     岳峰,则在同袍墓前讲着那些他们不知道的趣事

     收拾完东西后去了将军的房间,数十本兵法精言、三言伦策,听说将军家里有很多书籍在被贬之前都捐给书院了,摇了摇头着实有些可惜了。

     长枪和盔甲整齐的摆在架子上,将军这些年从未穿过这。洛寒曾问他为什么不穿,将军总说这套太扎眼。可洛寒不这么觉得,南鹤大陆汉朝未统一时,蜀国大将赵云和马超一直都是他的偶像,白马银枪,银盔银甲,风骚无限。

     从兵器架上将长枪取下,用手颠了颠手感正合适,耳朵一动,长枪向后点出,一点寒芒。

     “啪”有什么东西落地了,洛寒回头看了一下。只见香儿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差点就要点在自己胸前的长枪,手中的茶壶掉在地上。

     洛寒右眼微微向上一挑,手中长枪又往前送了几分。

     “你有病啊,大晚上是又抽风了吗?”香儿气鼓鼓的扒开长枪,将地上的碎片捡起来装入托盘中。本来香儿要去洛寒房间找他聊天,走到一半看见他进了秦殇的房间,怕他晚上饿特意去房间拿了点糕点和茶水。现在都摔碎了,好心没好报。

     挠了挠头,看着地上一片狼藉,略微有些不好意思。洛寒这种死要面子的人道歉难于登天,所以只好转移话题。

     “小香香,你看我带这个头盔好不好看。”洛寒说完,将架子上的甲盔戴在头上。

     “你叫谁‘小香香’那,没大没小的,将军那套铠甲你穿着不合适有些大,你不是有铠甲吗?你穿将军的遗物干嘛。”香儿疑惑的问道。

     “你懂什么,那套铠甲不好看,这套反正将军就没穿出去过,我穿起来肯定帅的飞起,迷死那帮京城的大家千金,风流少妇。啊哈哈哈......”一想到进城时无限风光,自己都绷不住大笑起来。

     “死呆瓜、烂木头、臭色狼、大色鬼...京城那些人眼光那么高谁会看上你。”香儿气的将手中托盘扔向洛寒,转身大步跑了出去,空中一滴水珠滑落,洛寒用枪尖接住。

     伸手沾了一点,放入嘴中。眼泪原来真是咸的,我知你待我极好,你也是我现在重要的人,只是你我终究是两个世界,你可以喜欢我但不要爱上我,不然最后受伤的终究是你。我今生只愿做一个多情之人,因为有人说过多情本来就是最大的无情。洛寒暗自说道。

     将长枪与头盔放回原位,把地上的杂物收起关上房门。有点不放心她,叹了口气,女人真是麻烦。

     洛寒来到香儿房间门口,隐约听见里面还有抽泣声。

     “哎,里面的,没睡着回个话。”洛寒冲里面喊道。

     “干嘛,大晚上你喊什么。”香儿没好气的回道

     “明天早上,早点喊我起床,知道吗?”

     “知道了你赶紧走,别在我门口待着污染空气。”

     回到自己房间把明天所要做的事情都梳理了一遍,细想无误后才睡下。等待着明天,也意味着要永远离开这个5年的家。

     香儿寅时就醒了,心中顾略颇多怎么也睡不着。墨迹到卯时算算时间就起床梳洗,准备叫洛寒起床,心中很是担心他,京城不比朝阳关,洛寒未去过京城,不知那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王孙贵胄比比皆是,万事都要三思后行,以洛寒的性格难保不惹事。

     来到洛寒门口,敲喊了半天不见有人开门。想起昨晚之事就来气,一脚就将房门踹开了。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洛寒就更来气,洛寒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抱着被子脸上淫笑不断,口水都快滴到枕头上了。香儿走到床前,揪着耳朵向上一提。

     洛寒做梦,梦到自己手持绝世神兵,佳人在怀美人在侧,独战天下群雄风光无限,美的不要不要的,就感觉耳朵一阵巨疼,从梦乡中惊醒过来。

     香儿一见他醒了,便把手松了。“起床,你早上不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吗?”

     “现在什么时辰?天还未亮。”洛寒眯着双眼看了看外面。“卯时过半。”香儿说道。

     洛寒一听这话,二话没说,起床把门直接锁上了。

     香儿吓了一跳,往侧面退了两步说道:“你锁门干嘛,赶紧起床啊。”

     洛寒蹬了她一眼,“鸡未明,狗未叫,我让你早点没让你这么早,起码你也要到辰时啊,现在给我睡觉。”说完一把拉过香儿,香儿力气小不知洛寒想干嘛,刚想大喊非礼。洛寒直接用手堵上她嘴,把她直接扔进床铺里面,也不去管她,闷头就睡接着做刚才未做完的梦。

     洛寒心大,丝毫没顾忌香儿一个女孩子的心情,侧面也说明了洛寒有时情商简直低的令人发指,香儿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虽然香儿喜欢洛寒,但这并不能代表她是一个随便的人。生怕一个动静刺激到他,喊又不敢喊,自己一个女孩子天未大亮在一个男人房间怎么看都是自己没理在先。

     等到鸡鸣之时,洛寒起床推开窗门伸了个懒腰,看天色大概辰时过半,时间刚好。

     回头看了一眼香儿,香儿不知何时睡着了。出房门打水洗漱了一番,又端了一盆温水回来。拍了拍仍然未醒的香儿,心想这到底谁叫谁啊。

     香儿醒来看见洛寒近在咫尺的脸,竟往里缩了缩。眼神就想兔子看见大灰狼一样,洛寒有些没看懂,转身开始脱内衫。

     “干嘛,你未娶我未嫁的,你脱衣服干嘛,你在这样我就喊了。”她看见洛寒开始脱衣服有些慌了,而且门窗什么的都开这儿,香儿现在甚至认为洛寒自从将军和夫人去世后,神经开始有些不正常了。

     “换药啊,不然我早上让你叫我起床干嘛。你神经病吧。”被一个神经有些大的人说神经病,放谁心情也不好,但你还反驳不了他这是最气的,香儿现在就是这种心情,也没心情在和他吵。

     洛寒将内衫脱掉,坐在桌子前。香儿从柜子里取出剪刀将绷带剪断,洛寒低头看了一眼伤口,仅仅过了一晚伤口都已经愈合,长出了新肉。百草门果然名不虚传,若是寻常伤药不知何时才好,身上的伤口大概过几日就好了只是身上会留下众多疤痕。也无暇多想,用温水擦拭了一下伤口,将伤药交给香儿打好绷带。

     洛寒将内衣内衫穿上,香儿拿起那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青衫帮洛寒穿好。洛寒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青衫羽衣翩翩俊秀,不过如此。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还没到加冠的年纪,从旁边的旧衣服中拿出一件许久未穿的淡灰长衫用剪刀剪掉了一块长布条,对着铜镜束起长发用布条扎起,又用剪刀修饰一下发型,头前留了一缕秀发,双耳前也留出两缕长发。微风吹过,青衫飘飘,秀发逸逸,耶然好似画中人。

     “如何。”转身向后看着香儿。

     “你如果不说话,就在那静静的坐着,我想有很多大家千金会喜欢你。”香儿有些羞涩与落寞整理着洛寒的衣衫,当年的小男孩长大了。

     “我就当你在夸我,我一会儿出府不吃早饭了,你们吃完就准备马车吧。”洛寒不待香儿回话就走出了房门。

     府中所有人都在前厅,围着管家李伯唠着家常因为今日以后将很难再见。当洛寒走到前厅时,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他,有离别忧伤、有担忧、有关爱,那些目光照的洛寒心里很暖。

     “公子。”李伯跪地,目中含泪。众人都陪着李伯跪地喊了声“公子”。

     古人常说美人,微微一笑很倾城。洛寒今天也笑了,但笑的很暖,暖的是人心特别是阳光照在他身上的时候。洛寒抱拳躬身行礼一个角度很大的礼,走上前将众人扶起。

     “李伯,咱们回家了。”洛寒搀起李伯。

     “恩,回家”李伯抹了一把眼泪。

     来到马厩,洛寒指着趴在地上没精神的马说道:“从今天起你叫小白跟我混知道吗?你没有权利反抗。”

     白龙驹有些认不出洛寒了,眨巴眨巴眼睛。洛寒也没时间废话,把他从马厩拉了出来,带上马鞍。

     骑了上去,拍了拍他,说道:“小白啊,将军走了,但咱们日子还是得继续过的,走吧。”

     松了缰绳,小白载着洛寒向城门外跑去。

     城外要进京的人,都已经在等候了,就差洛寒。但是都知道情况也未有人好意思去叫人,杜山与众人都在苦等半天。

     杜山无聊的坐在石头上,看着两旁的送行人员。昨日京城来了消息,皇帝知道秦殇去世很伤心,本来由杜山顶替秦殇稳定一下朝阳关的情况,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让杜山副将暂时在这边。京中已经派五英将岳兴赶了过来,岳兴接到队伍后,杜山在赶回朝阳关,暂时是这么安排的。

     当洛寒骑着小白出现在众人眼前时,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但一张嘴,可真够气人。

     “将军,咱这进京的人少了点要不在加点人,你看还剩这么多人那,闲着干嘛,去京城见见皇上多好,一辈子难得见一次。”杜山冷笑了一声,心想,你这小子又闹什么幺蛾子,然后说了一句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一句话。

     “呵呵,可以啊,这里你最大听你的。”然后就......

     “众人听令,朝阳关所有人都去京城,我们要进京见见皇帝。受伤不能走的,抬也要抬到京城去,不能拉下一人,等大家一个时辰收拾东西。”洛寒用内力喊出这句话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欢呼着收拾东西。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杜山这次真让洛寒惹得有些生气。

     “知道,但是我们都有资格进京,凭什么不让他们去?”洛寒毫不畏惧的看着杜山。

     杜山无法,只得在写信进京通报情况,突然想起洛寒昨天问他如果犯了死罪,谁会保他,这驴脾气不惹事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