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没长心的天剑真传
    “师弟恭喜,这颗雷煞珠就送给师弟了,只是洛师弟想要入哪峰,师兄帮你参谋一下。”雷冠海说道。

     “已经定好了,就是不知道那边现在愿不愿意收我。”洛寒接过雷煞珠看了一眼,比普通的弹珠打了2圈通体透明内里有电光闪动。

     “那太可惜了。本来想让师弟入我岳阳峰的,既然师弟另有打算我也就不在勉强,这颗雷煞珠你只要捏在手里用内力催动然后冲着敌人就可以。”

     雷冠海满脸遗憾的带着3位岳阳峰弟子离开了,洛寒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皱着眉头不知道他刻意交好,想从自己这里图谋什么。

     “大师兄,师傅那边应该知道了吧?”洛寒回头问道。

     “以师傅道行,应该已经知道,在等等吧若实在没消息,我带你回天剑峰看看。”大师安慰道。

     洛寒坐在地上低头不语,现在已经是身心疲惫不愿在动。大师兄站在他边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也不适宜说什么安慰的话,看着天边等待着结果。十几年前,大师兄韩远山受师命下山暗中保护一个叫洛寒的小孩子,看着他沿街行乞饱受煎熬,慢慢长大;看着他被别人欺负,又不能出面相助,心中愧疚不已。只能在他最饥寒交迫的时候才给他半个馒头和一些碎银,这是师傅的安排他不能违抗。直到一名将军收养了他,大师兄才回山复命,直到一年前入师门的时候两人才算是正式见面。

     “洛寒,你到底想没想好入哪峰,现在全门派都在等你一人。”行御长老有些不耐的问道。

     “长老,我比你更急,在等等吧,若没结果我就只能继续在中央大殿当好我的厨子和采购执事。”洛寒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说道。

     “五峰都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不成你想...”剩下的话断天语没有说出来,因为没有证据。断天语看了一眼掌门司马阳,司马阳喝了一口茶,却微微冲他点了一下头。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诸位弟子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也不知道洛寒在地上想什么。

     “洛寒,机会难得你已经晋升内门了,从五峰中随便挑一脉不会有人不想收你的。”李正岳劝慰道。

     “是啊洛寒还在想什么,你不是和柳师姐关系很好吗?去惜月峰啊,那里都是漂亮的小师姐,不去后悔。”胡师兄说道。

     “师兄,你早晚得因为你这张破嘴挨揍,惜月峰收男弟子吗?”洛寒抬头瞪了一眼胡师兄。

     、突然,天边有破空的声音,拉了拉大师兄的衣角问道。

     “大师兄,是谁。”

     “飞虹,是飞虹来了。”

     二师兄飞虹,满脸的不爽落在了中央比武场先是看着一眼坐在地上的洛寒,然后又扫了一眼大师兄。

     “见过掌门和各位师叔,洛寒是我天剑峰弟子因为时机未到,师傅并未将他收入门中但没想到今天捅了这么大的篓子。”飞虹说道。

     “无妨,那是你们的家务事,既然你师傅已经决定将他收入门中那从今天开始洛寒就是真传弟子了。”司马阳笑着说道。

     除了事先已经猜到的人,剩下的人一脸的懵逼。一年以前以最弱弟子身份入门的人,一年以后摇身一变成为天剑一脉的真传弟子,让无数人傻了眼。齐红妆傻眼了、三人组不淡定了、中央大殿的执事师兄左丘要疯了、无数的人惊愕的看着台上的三名天剑弟子。曾经无数的倾城剑派弟子努力修行只为了有朝一日能入得陌子尘的法眼入得天剑一脉,因为你可以不认识5峰的其他真传弟子但绝对不可以不认识天剑峰弟子,他们是倾城剑派真正的王牌最强的那把剑,从以前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谁能想到结局是这么精彩,更惊讶于洛寒的好运气和资质居然能让天剑长老看重,入门仅一年入得天剑峰成为真传。不同于其他资质灵脉优秀的人入门之时,就已经成为真传。但到底是什么地方有让洛寒成为真传的资质,仅仅一个武道绝世吗?这理由难免有些牵强。

     “洛师弟,额...洛师兄你入门仅一年和天剑长老是怎么相识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左丘问道。

     这恰好也是大家所关心的,连司马阳和诸位长老和殿主都很有兴趣,毕竟天剑弟子不是那么好当的,所以陌子尘已经将近10年没有收徒。天剑一脉的规矩就是收徒从来不能超过3人,最强的那人会成为下任的天剑长老。洛寒是第三名弟子陌子尘以后不会在收任何弟子,无数人抢破头都想入天剑峰,成为第三人但没想到让一个洛寒抢去了,但是在倾城剑派内门弟子中比洛寒强的不在少数。

     “我十几年前,就见过师傅,左师兄可以认为我走后门。哈哈啊哈哈哈...。”洛寒大声的笑道。

     走后门走得这么光明正大恬不知耻,洛寒还是头一份,众人满脸的黑线也感叹他的好运气。

     “你别高兴的太早,现在加上你和越千仇真传共18人,越千仇因为年纪小不算在内而现在你和柳梦嫣都是真传垫底,你更是倒数第一,想想怎么过月底真传挑战那关吧。你当5峰内门都是吃干饭的,我告诉你洛寒天剑峰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你这么弱的真传弟子,你算是头一个。明天回天剑峰见师父,今天就先这样。”飞虹瞪了一眼小人得志的洛寒随口说道。

     不知从那里拿出了一件天剑峰的真传弟子道袍扔给洛寒,跟掌门和五峰长老15殿殿主告辞,御剑离开中央大殿。洛寒接住道袍,随手就穿在身上,真传弟子的道袍已经算是一件不错的护身法宝了。上面施加了一层轻体术、五灵防御术和神识隔绝,毕竟衣服类的法宝少之又少极难炼制。

     司马阳起身,倾城剑派诸人赶忙站好,身影消失下一刻已经站在比武场上。

     “洛寒,你现在是天剑峰的真传弟子任重道远,好好斟酌。你手中的那把木剑已经在倾城剑派流传千年无人破解其中秘密,也不知道是否有秘密但现在到了你的手中要好好珍惜。”司马阳对着洛寒说道。

     洛寒躬身行礼,掌门是因为这把木剑今日才如此娇惯自己,看来这把木剑一定有着惊人的大秘密,他暗自想到。司马阳将大师兄韩远山召到身前,随后对大家说出了洛寒所猜想的那件事。

     “最后还有一件大事要告诉你们,我明日就要闭关半年,倾城剑派首席弟子悬空已久,我就一位弟子可惜,唉,不说这些了。远山虽然是天剑一脉的大弟子,但也是你们的大师兄资历、实力和人品都是上乘的,我问过远山的意远,他无意继承首席弟子的位置。但现在除了远山没人能接任首席弟子,在我闭关的半年期间由远山代为接替首席弟子由五峰长老共同辅佐,半年后在从新决定首席弟子的位置,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掌门司马阳说完带着韩远山与五峰长老15殿殿主走进中央大殿想来还要最后交代一些事情,消息太过仓促虽然闭关是很平常的事情,但首席弟子的消息太过惊人。各峰的真传弟子到并没有特别在意,应该是早早就看出来端倪,洛寒因为已经猜到了,跟柳梦嫣招了招手便转身下台准备回中央大殿的家中休息一下明天搬去天剑峰,冲越剑徐千蓉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便在中央大殿诸位师兄师姐的陪伴下离开了。

     今天虽然洛寒成功逆袭成为真传,但还是不如大师兄成为首席的消息更来得突然。毕竟首席弟子是以后要继承掌门位置,这是不变的事实。洛寒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掌门只是说大师兄暂时接任半年的首席弟子代为处理飞仙峰的事务和倾城剑派的大小事务,只能说明大师兄真的没有想法接任掌门之位,他只能感叹大师兄真是十足的烂好人。

     洛寒和中央大殿的所有人员都聚集到食堂开了一个时间不算太长的小会,开会的内容没有任何人向外透露,因为往大了说是散播谣言动摇门派根基,往小了说是胡说八道毫无根据。

     “诸位师兄、师姐,这只是我的猜想毫无根据,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重视起来,毕竟这不是儿戏。我就要离开这里,出门之后我就是天剑峰的真传弟子与这里毫无关系,大家以后都是我的师弟和师妹不是师兄和师姐,中央大殿以后如何与我无关,这不是我无情,这是门派规矩。五峰与15殿、中央大殿本来就是天地之分更不要说天剑峰,天道无情,只眷顾强者。诸位师若是无意修道,早早申请去外面当个执事,开创自己的家族为后代子孙某得一些家底,若还想呆下去那么就努力修行以求自保。”

     洛寒说完,身着真传弟子的衣服推开食堂的大门出去了,剩下的中央大殿弟子低头沉思低声讨论,有时候最难接受的恰恰就是真相。

     天空还是晴朗一片,各种形状的云朵点缀着蓝蓝的天空,洛寒抬头看了一会儿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自己呆了一年的食堂和那些照顾自己的师兄师姐,纵然不舍纵然很绝情但为了避免以后可能连累到他们现在最好早早的结束这关系。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没有什么道理和道义可言。修真世界是残酷和无情的稍有不慎,道消身陨、形神俱灭。为了真的避免发生这样的惨事,还是希望你们能尽早离开,若不是为了报仇我早在京城娇妻美眷的享清福,谁来过这苦日子。

     “唉,咱们俩真算是难兄难弟,龙渊剑现在用不了,我只好给你起个名字。你只是把木剑太过响亮的不适合你,太俗的我不喜欢。这样吧,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这是剑’通俗易懂,还让人印象深刻,今天太累了先回去休息。”洛寒打了个哈欠说道。

     如果这把木剑能说话,我想她对这个名字是拒绝的。“这是剑”这是哪个没有文化的人起的名字,长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