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师父,这是剑
    清晨,洛寒天未亮就开始起床收拾东西,离开这整整生活了一年的地方并未在与任何人道别,免得徒增伤感。他不想动情因为只要动情便很难抽身,昨天自己那番话应该让这些最底层的弟子多了很多的压力,但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洛寒坐到中央大殿,回想着这一年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们很晚才睡因为你昨天的那些话,来洛师弟,对不起洛师兄我叫习惯了。”李正岳递过来一壶酒,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

     李正岳和大师兄都是同一类的好人,只是一个是首席一个是外门,同样优秀的品格若在凡尘很难挑出孰强孰弱,但在这里高低立见,天赋重于一切。

     “没关系师兄,私下里叫什么都可以我又不在乎这些,谢谢你在这里等我,只是师兄一夜未睡到底有何打算。”洛寒接过酒壶随口问道。

     “师弟,可愿听我讲个故事。”李正岳笑着说道。

     洛寒喝了一口酒,微微点着头。

     曾经有一位年轻书生,生活在小镇上是少有青年才俊远近驰名的才子,有一天书生去离镇上不远的小城中买书,意外救了一位长得很清秀的书生,两人渐渐熟识时常在一起郊游踏青直到半年后年轻书生才知道她是城中望族的千金小姐。两人相恋,书生去提亲被他父亲婉拒,因为他无钱无势书生决定去京城考取功名两人约定了2年的期限。

     两年后,书生考取功名归来,她却早已嫁为人妻。海誓山盟不过一场空梦,书生心灰意冷独自离开远走他乡。

     “师兄,这个书生是不是叫李正仪,师兄多久没有下山了。”洛寒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那个书生叫李正仪,我都不记得了很久了吧。”李正岳一脸苦笑的说道。

     “那师兄一定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后续与真相,书生走后不久小姐生了大病时日不多,勉强撑住了两年的光阴只为在见那人一面。不忍心爱之人为自己死后伤心难过请小城里的所有人和镇上的人隐瞒真相,假意嫁给自己同族表哥,书生金榜题名归来两人只是如陌生人一般隔着一条小河互相望着,将爱慕之情隐藏在心底。书生独自离开,小姐病死在家中。这是我年幼行乞的时候一位很照顾我的老乞丐说的,他当时就说住在那个叫宁安的小城里,我想他没必要骗我。”

     说完,将空酒壶放在台阶上留下李正岳一人默默流泪。事情的真相往往就是这么出人意料,真相往往要靠耳去听,心去想,眼去看,嘴去问。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

     “啊啊啊...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啊,好风光,哈哈哈哈...”

     天剑峰,今天早晨从传送阵法那里来了一个有些疯癫的人,惊扰了清早宁静的时光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唱些什么,一路之上也不知惊扰了多少动物飞鸟,却还乐此不疲。

     相较于其他五峰这天剑峰平常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来,山上只有三个人住,大师兄现在是代理的首席大弟子肯定会搬去飞仙峰处理日常事务。环境显得清幽的很,山上没有多少人气,动物也都是那些喜欢独居的灵兽,所以在平时显得很安静。洛寒也不怎么着急见师傅因为他现在还有些迷茫,只要入了天剑峰正式成为倾城剑派第18位真传弟子,那么也便正式踏足了修真领域。二师兄说的没错,也许自己固然很弱小但谁又能说一辈子强大,只有胜者才能独立天下。

     来到山顶之上,这里只有三间草庐跟上次来没有什么区别,师傅在崖边看着万里云海二师兄在不远处练着御剑仙诀。洛寒站在不远的地方看了几眼,二师兄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灵脉,御剑术隐隐带着冰、风两种属性,二师兄看见洛寒上来二话不说手中剑诀一指,仙剑划出一道残光直射而来,下一刻一滴冷汗从脸颊缓缓落了下来。

     “师兄,你这欢迎方式还是很特别的,能不能先把剑从我眼前挪开毁容了就不好了。”洛寒微微举起双手说道。

     二师兄的那把剑飞御而来洛寒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可见金丹境界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仙剑仅仅停在洛寒眼前不远荧光闪闪,虽然二师兄身无杀意但还是吓得他赶忙举起双手。

     “你大早上鬼叫了半天现在知道怕了,你当这里真没人吗?”

     二师兄手捏剑诀将仙剑召回到一旁的剑鞘内,剑身缩小了两圈缓缓归鞘,也不在理会洛寒退到一旁安心打坐。

     擦了擦眼角的冷汗,偷偷的扫了二师兄一眼。这尼玛是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大师兄和师傅不在身边还是少说话,虽然不至于杀了自己但难免不会挨揍谁让他入门早呢。来到崖边洛寒将东西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陌子尘磕了几个头,诚心诚信的喊了一句“师父”而非“师傅”虽然读音相同但意义前者远远超过后者。

     “当你正式踏足修真界开始就在无回头的机会,这声师父代表着你的决心,你不像别的人你前面有三座高山需要越过你母亲的,知道你未死的仇家,当你身份被别人知晓的那刻,你的道是条荆刺小路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

     陌子尘看着无边云海淡淡的说道,清风拂过他的发丝衣角风轻云淡不履尘埃,洛寒盘腿坐在身后心中的那些不安都隐隐消失。

     “师父,我考虑了一路也在考虑是否要坚持下去,毕竟我身无灵脉虽然武道根基不错但毕竟以武入道超凡脱俗,不是说说就可以。半年以后我想去参加天下十秀的比试。”洛寒说道。

     “你要参加天下十秀比试起码也要有金丹期的修为,虽然天下十秀规定不能超过50岁但你要清楚在咱们东洲大陆是由灵霄仙派、凌月剑派、倾城剑派、百草门、万魔教、水媚阁、百鬼派、千妖门这些仙派共同治理的,虽然理念不同分善恶正邪但天道无情万法皆道,不乏在50岁就能成就元婴的天纵奇才,你若执意要去十死无生。”

     陌子尘站了起来回身看着坐在地上的洛寒,语气少许有些沉重。

     “这些我都知晓,我也知道虽然现在处于百年休战期,但仙魔邪妖大小冲突一直没有停止过,我也知道天下十秀只论强弱不分善恶。但那毕竟是母亲的遗物,我不想她落入外人之手。”说完眼眶有些微红。

     “天下十秀每10年举办一场选取的是东洲大陆年轻一代最强的10个人,但这不过是起点。因为这10人中的前5人会代表东洲大陆参加在众灵岛举行的四陆比赛荣登升仙榜,也就是倾城剑派开山祖师云啸天参加的那个比试。就算让你侥幸赢了天下十秀拿回了那把剑,四陆升仙榜你怎么对付过去。”

     洛寒思虑了良久,看着无边云海默然无语。

     “师父,奕剑术还挺好用的我想试试。二师兄的剑很快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若我真的在门派比试中胜出,参加了天下十秀的比试很有可能暴露身份给师傅和倾城剑派带了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你已经做好打算我也不在阻拦,奕剑之术是咱们一脉的祖师也就是云啸天的师弟风无痕所创,祖师和你一样没有灵脉30岁剑道绝世以剑入道,奕剑术是他在晚年所创学习条件必须是拥有极高剑道天赋和心若止水波澜不惊的心态,就好像下围棋一样。这奕剑术到现在只有你学会了,传承数代总算是找到接班人了,我想原因你也应该明白。”

     洛寒微微点了点头,这奕剑术在会用的人手里是把无上神兵,在不懂的人手里反而还会因此丧命,这是把双刃剑,伤不了敌人就会伤到自己。

     “我在你幼年将一颗“朱颜丹”给了你,等你到金丹期的时候效果就会消失,倾城剑派和凌月剑派两脉同气连枝,就算真到了那天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利于你的情况。”

     “师父,‘这是剑’里有什么秘密。”洛寒拿起木剑问道。

     “这是剑?”

     “我现在要用她总要起个好听的名字,‘这是剑’简单明了。”洛寒恬不知耻的说道。

     “呵呵,你这性格虽然我不认识你父亲但肯定像想他,你母亲水依仙性格清冷倒也互补。”陌子尘笑着摇了摇头。

     “这把剑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秘密,一直流传下来是风无痕祖师刻意交代下来的。这木剑可以幻灭大部分法术,你要善加利用。倾城剑派有一处禁地叫‘万剑归葬’,那里沉睡着无数倾城英灵的配剑。可以帮助你磨练剑心与剑意,你那把剑也在我希望你能在里面待上一段时间,对你有很大的好处小心些他们脾气很不好。”陌子尘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父,我住哪?就三间草庐大师兄虽然不在我也不能住啊。”

     “去问你二师兄吧,嘴上虽然不说但他很高兴你能过来,这样他就不用每天做饭了。”

     洛寒起身跟师父道别,带上东西去找在不远处打坐的二师兄。陌子尘看着洛寒逐渐远去的身影,想到自己和哥哥若不是当年出村去捉鱼,师父和万魔教前任教主在对决中波及到村庄全村尽数毁灭,师父因为愧疚收自己入门,万魔教前任教主看上哥哥的资质收他进门。师父生前一直活在悔恨里,万魔教的前任教主被哥哥杀了,本以为关系会有所缓和但现在两人因为道的不同渐行渐远。

     我们一脉都拥有着悲催的过去,你大师兄是,你二师兄也是。但你与我们都不同,“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但你是否又能抵住这无边的压力,一直走下去。

     不论何时莫要低头,抬起头高傲的走着即使自己什么都没有,这是洛寒处世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