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我没有错,所有我绝不低头
    万剑归葬外,二师兄焦急的等待着洛寒出来,刚刚禁地的异动惊走了所有的飞鸟灵兽。二师兄赶忙回到禁地门口询问情况,希望洛寒的驴脾气没有激怒在里面沉睡的万把古剑,时间一点点流逝马上就要临近中午了,还不见洛寒出来。

     “师叔,真的没问题吗?”二师兄问道。

     “没事,莫要着急,就算真的出事也不会危及生命。”

     飞虹也曾经进过禁地,知道里面虽然凶险异常但不会真正的危及生命。当时自己狼狈的出来,还被师父教训了好一阵子。

     “师兄,咱们回去吧。”洛寒从洞穴里走了出来淡淡的说道。

     守护的弟子上下打量着洛寒很诧异,三位师叔也是很诧异的看着他毫发无伤的样子,二师兄直接傻眼了。当年自己那么高的修为进去,让万剑一顿胖揍受了多少伤,怎么现在他们脾气变好了那刚才的杀气和剑意是怎么回事。洛寒挠了挠头,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微微有些毛毛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变化。

     “我哪里不对吗?还是我应该在禁地里拿些东西再出来,大不了我在回去便是你们这样子看我,让我感觉有些不太好。”

     “没事,师弟我们先回天剑峰。”二师兄说道。

     两人御剑返回了天剑峰,师父还是在崖边看着云海,洛寒虽然没有太过注意但师父在看见他回来的时候微微有些发愣复又恢复平常。洛寒去厨房将做好的几样饭菜端进草庐师徒三人默默地吃着午饭,虽然平常吃饭也是如此,但今天的气氛格外怪异说不出的为什么。随手夹起尝了尝味道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二师兄和师父怎么都像没有胃口似得,等吃完饭找个时间在问问吧。

     “师弟,你到洞窟里有没有遇到危险。”二师兄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有啊,虽然里面挺吓人的,但还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洛寒扒着碗中的米饭说道。

     “那还不错,禁地里感觉如何有没有被吓到。”二师兄放下手中的筷子问道。

     “没有啊,里面的景色优美万里平原,天上飘着无数祥云我都想住里面了。但我怕住里面没人做饭,二师兄做的饭又不好吃。”洛寒随手夹了一口菜说道。

     “那我在外面都感受到了无边的杀意和剑意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师兄捏紧了拳头说道。

     “哦~,那个啊。我正要问师父那。”

     洛寒这次没有欠打的说出“没有啊”三个字,如果他臭不要脸的在说二师兄已经决定要动手了。将在里面遇到红衣女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又将激怒她的事情也说了。

     “当时漫天都是古剑,但弟子根本不惧。那个剑灵说我摸了她,扯蛋,我在师门里摸了哪位师叔的仙剑,她不过就是贪图弟子的美貌逼弟子就范,这弟子就不答应了。我当时就走出龙渊的保护圈当着万把古剑的面亲了一口那个剑灵,然后就是一场旷世大战,因为临近中午师兄在外面等我,唉,只好先回来了。”

     洛寒在草庐里疯狂的吹,二师兄本来还想动手的但看师父的神色已经不用自己动手了,反而开始同情起他。陌子尘有些头痛的摸着额头,本来以为洛寒是个无比聪明的人做事精明不出披露,但为什么...。

     “洛寒,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择低头而是选择去激怒他们,这样很危险不知道吗?”陌子尘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父,我当然会低头,君子不受嗟来之食这是扯蛋的我不会学,我要过饭,因为我要活着;我当过兵杀了很多人,因为若是我不杀他们我就要死,我无愧于心,坦坦荡荡。这世界上我唯一不会低头的事情就是被人冤枉,但我不会去解释清者自清,既然那万把古剑想要杀我,那我就亲自犯错让他们杀但我绝不低头,因为我没错。”洛寒淡漠的说道。

     陌子尘皱着眉头看着洛寒,二师兄有些惊愕因为两人的回答差不多,但当年自己是躺着出来的洛寒是毫发无伤走出来的。

     “你的这些话和你二师兄差不多,你们俩都是一个品性的人,若出鞘利剑锋利无双但伤己伤人;你大师兄是隐于鞘中的绝世名剑,保护众人杀死敌人。当年你二师兄和你的回答差不多身受重伤是爬着出来的,你大师兄身受几处轻伤,而你和飞虹的回答一样却毫发无伤的走出来,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太危险。”

     洛寒和二师兄对视了一眼,正因为二师兄知道两人脾气差不多才会出言劝阻,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做出了和二师兄一样的选择。

     “不对啊师父,万剑攻击我是因为那个想占我便宜的剑灵,要不根本不会攻击我。二师兄,不可能和我做同样的事情他还没那个胆量,不不不是,是没我这么不要脸。”洛寒惊醒过来说道,有些口无遮拦。看着二师兄那个逐渐变黑的脸赶紧改口。

     “所以我说你太危险了,在洞穴里是第一关将面对无数剑气、剑意和杀气;接着闯进里面面对万剑的轮番进攻,飞虹就是在里面张狂无比才会搞成后来的样子。你虽然杀人很多,但剑意宁静高远远超我想象。即使煞气在身,也可以得到万剑认可。”

     “原来是这样,您放心不会发生再发生像禁地那里的情况,如果真发生我会好好考虑清楚,但是那个占我便宜的剑灵不要让我知道她主人是谁,不然即使是我师叔我也要骂他,差点害死我。”洛寒气冲冲的说道。

     二师兄眼带同情的拍了拍洛寒,没说话接着吃饭。不一会儿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抹着眼泪的红衣女子,说了一句话让气氛无比尴尬。

     “主人,他欺负我。”

     “师父,那个啥,我去面壁了让一会儿就让二师兄收拾吧,哈哈...”洛寒尴尬的说道。

     “当自己深陷绝境的时候,一定要反思自己是否做错了。今天你确实做错了,拿个搓衣板在去思过崖。”

     洛寒拿着搓衣板走到天剑峰的思过崖,将搓衣板仍在一旁躺在草地上,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今天是自己错了并且将自己逼到了绝境。师父说的对,当自己深陷绝境的时候一定要反思自己,是否真的是自己错了,莫到无法挽回的时候后悔莫及,一意孤行的结果有时候真的是错的。

     看了看四周,将衣衫尽数脱下跳到一旁不远的小溪里,心情不好不如洗个澡。

     “我爱洗澡,我爱泡泡哦哦哦..”

     嘴里嘟囔个不停,天剑峰条件真的是差,连个澡堂子都没有。别的峰每个真传弟子都有自己的专属场所,妈的就是想看别人跳舞都可以,这尼玛也太次了。索性这露天溪水不错,洗个澡缓解一下糟糕的心情也是不错。靠着溪边,微闭着双眼享受这片刻宁静。

     “诶呦,二师兄你拿石头丢我干嘛,我马上洗完了,我不想和你一块洗。”

     洛寒捂着头说道,这天剑峰就三个人师父在峰顶不下来,除了二师兄还会有谁。

     “啊,别砸了你在砸,我不做饭了。”又一颗石子砸在洛寒头顶,洛寒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人。

     “妈的,二师兄你还没完没了了。”又是一颗石头向洛寒头顶飞来,伸手将它接住颠了两下反手就给扔了回去。

     “呜呜呜...好疼啊。”

     不远处的树上跌落下来一位美貌脱俗的红衣女子手里还抱着洛寒的衣服,捂着额头带着哭腔说道。洛寒本来还想和她道歉来着,但现在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师父的剑就是那把非常漂亮的仙剑,但这剑灵也太不成熟了,不知道母亲的那把是不是也这样。

     “哎,那边那位美女你最好现在把衣服给我,不然我就喊非礼。”洛寒恬不知耻的说道。

     “哼坏人,你不要骗我,飞虹说了你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敢把我怎么样的,现在你在偷懒根本就没有面壁,即使我烧了你的衣服主人也不会怪罪我。”红衣女子说道,还示威一样的摇了摇洛寒的衣衫。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二师兄就尼玛会捣乱,下次在饭里给你下泻药,洛寒皱着眉头考虑着怎么将这个单纯的小姑娘给糊弄住。

     “对不起,我跟你道歉,我当时太冲动了伤害了你。”洛寒语气诚恳的说道。

     “现在知道错了太晚了,当时你想什么那就.就.就那样亲人家,那可是我的.初.吻。”红衣女子脸红的说道。

     后面说的什么洛寒已经有些听不清但小姑家脸上红扑扑的,洛寒莫名有一种负罪感。虽然自己不是萝莉控,这位也只能算是少女,可却让洛寒有种拐卖萝莉的心里阴影。这红衣女子是师父仙剑的剑灵论辈份比洛寒都大,万一搞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我煞气攻心的那时候是你保护了我,所以我很感激你,当时也是看你长得漂亮才伸手摸了你一下,可当时你也烫了我不是吗?在禁地的时候你也不说你是谁就硬要说我摸你,我一男子汉大丈夫这事儿能随便承认吗?如果你当时告诉我你是师父的仙剑,肯定不会发生后面的那些尴尬情况。”洛寒解释道。

     “诶呀,你不要在说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将洛寒的衣服扔在地上,满脸羞红的跑开了。你扔到那里干嘛,我不还得光腚跑过去拿,洛寒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师兄这里没你不行啊,你快点回来吧。

     ...

     ...

     “阿嚏...”大师兄打了一个喷嚏。

     “大师兄,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有那位师弟想我了吧。”大师兄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