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引火烧身
    苏馨今日在潇湘阁无聊就去找媚娘聊天,晚上回阁的时候恰好看见一个青年男子在和一匹马拔河有些搞笑。看那青衫男子身穿的衣服布料乃是上好的,料想应该是家道中落本来想调笑几句给他些银两,等那青年回头看见自己的容貌后便立刻低头并未受迷惑很是少见,脸上又带着一块面具不知道想隐瞒什么便来了兴致。

     “韩洛,来自朝阳关,正是来赶考的。喝酒便不必了,天色太晚我得先找个地方住,若有缘改日在约吧。”说完行了一礼便想离开。

     洛寒说完,众人脸色微变,在无人敢嘲笑和议论这位戴面具看着很寒酸的穷青年。朝阳关三字,自从那次大战在京城已经神话了很久,从那场大战活下来的没有一人听完不竖起大拇指。

     “小弟弟,若不嫌弃姐姐那里是烟花之地,不妨去我那小住几日不收银两。刚才多有唐突苏馨在这儿给小弟弟陪个罪。”苏馨语气有些郑重对着洛寒轻抚一礼。

     洛寒看了小白一眼嘴角略带一丝笑意,小白立刻就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免费饭票不要白不要,小白有些心疼那个红衣女子。

     “那就叨扰姐姐了,韩洛拜谢。”洛寒还礼说道。

     洛寒其实也没想到,朝阳关三个字现在唬人这么管用。洛寒本来想走了毕竟这女人没有一丝背景,却在这诺大京城混的很好着实有几分本事,本不想在纠缠下去。可是你不找事儿,事却找你,老母鸡主动给黄鼠狼拜年那还用想吗?心中的确很好奇这妖娆的绝世美女和水媚阁的媚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馨走在前面领路,洛寒走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的背影仔细的打量着。细致柔顺的秀发在微风中轻起,发丝光滑的好像丝绸缎带披在双肩上。脖颈上的光滑皮肤和绣花鞋外裸露的部分分外招人眼球。洛寒顿时觉得血气上涌心跳加快,有些走火入魔的征兆。胸前的“玄青灵玉”一股清凉之气透体这才恢复如常,洛寒抽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后怕不止。两年前返京那次与丞相大人交代后便一直戴在洛寒身上,这两年修行速度很快和这块玉有很大关系。

     洛寒并不是没见过绝世美女,秦夫人、长孙皇后都与这位苏馨是同一级别的,但是这位远比那两位对男人的杀伤力要高的多。“媚骨天生,祸国殃民”的就是这种女人。而且这明显是在试探自己,周围所有行人都没受影响。洛寒拍了拍小白,小白白了他一眼甩了甩头。洛寒转头轻笑两声,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母马能迷得公马神魂颠倒。

     苏馨走在前面和过路认识的行人打招呼,没有去理会身后的韩洛,但一直用媚术试探着他。想从他嘴里了解一下当年大战的一些情况,虽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秦殇毕竟是自己还算看得上眼儿的男人,更重要的是探听一下“玄青灵玉”的下落,毕竟那块玉当礼物送人还算不错。可是试探半天也没见洛寒走上前来,心中着实有些生气,老娘还不信诱惑不了你这块后生。

     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苏馨带着洛寒在到潇湘阁的后门,后门很小仅容下两人并行。洛寒抬头看着四周虽然是烟花柳巷之地,但这附近所有地方皆是如此安静,不似楼里莺声燕语逢场作戏。

     “小弟弟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这里。”苏馨打开后门不见洛寒进来而是打量着四周。

     “这是我第一次来烟花之地,本以为这后院里也是莺声燕语的没想到这么安静。”洛寒笑着说道。

     “唉,那不过是为了生活而逢场作戏罢了。若有出路谁愿意做这下贱行当。”苏馨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洛寒听说过她的过往,对于一个无背景的女孩子来说确实不易。心中略有怜惜从袖口掏出一方手帕给苏馨轻拭眼角,洛寒没有这方面经验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话。

     “小姐,你站在后门口干嘛那?严婆和龟爷等着您清点这个月的账单,都等您好久了。”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院里传来。

     “恩,我知道了马上去。小弟弟赶紧进来吧,我还有事儿要处理就不招呼你了我让晴儿带你去房间。苏馨止住泪,笑着对洛寒说。

     苏馨带着洛寒走进后院,洛寒站在原地打量着四周。这四周都是单独的房间,现在正是最忙碌的时候但后院的人也不少,有一些应该是休息的**在凉亭上三三两两的嗑着瓜子聊着天,还有一些是清倌人正在练习乐器。苏馨带着一个男人突兀的出现惹来不少眼光,有一些胆子大的还向洛寒飞着媚眼。

     “老板,这个男人是不是你姘头,这后院你可从来没领过一个男人来。”

     一位仅穿着单薄衣衫的年轻女子趴在栏杆问着苏馨,惹来一阵大笑。洛寒寻声望去便微挑着眉毛,这京城果然是不同凡响随便挑一个便是极品之姿,敢和主子这么说话的不是花魁就是红牌。

     “臭丫头,皮痒了是不是等一会在收拾你。小弟弟若有事儿和晴儿说就好,奴家先去前面看看。”苏馨转身出了后院,向前楼走去。

     洛寒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不愿移开目光,自己活到现在很少有自己看不透的人,这位潇湘阁的老板便是其中之一。媚骨天生又和水媚阁的人有关系,为何不去修行悟道却还在这烟柳之地徘徊。

     “公子,我带你去房间,一会儿安排您沐浴更衣,公子的马就交和小厮好生照料。”身旁的晴儿不知这位年轻公子的底细不敢怠慢出声说道。

     “那就麻烦姑娘带路了”洛寒点了点头,将缰绳交给身侧的小厮。

     “小白别惹事这里不是咱们家,别没事乱发脾气。我这几天很忙要温书没时间照顾你,若你有什么不适应就告诉我咱们在换个地儿就是了。”洛寒拍了拍小白。

     “嘿儿嘿儿”小白供了洛寒一下便和小厮离开了。

     晴儿今年只有15岁,跟随苏馨已经3年多了从未见过她将那个男子带进后院,苏馨让晴儿带他去“紫园”居住更是让小姑娘想不通缘由。这潇湘阁前楼是接待客人用的,面积在京城来说还比不上其余几家大的青楼,更不用说碧月楼了。但这里却是唯一能与碧月楼比肩的地方不是没有道理的。分为“一楼四园”一楼指前楼,紫、春、青、风四园。紫园是苏馨自己的居所仅有十几名侍女住在那边;春园是**和老鸨的居所;青园是清倌人的居所;风园是小厮和龟公的居所。

     洛寒跟着晴儿大致问了一下这里的布局,这里随便一处的雕梁画柱,假山清池都不是随便一人所能做的。更不要说这里的布局,每一处行廊过道儿,凉亭石阶,都暗合奇门遁甲之术而且都是很偏的地方才有记载的。若一个小偷想在这里偷点东西,不认识路想要走出去根本不可能。洛寒越走越心凉,本来想探听一下虚实却不想把自己给陷里面,现在想走都难了。暗自责怪自己,好奇心害死猫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那,只能在这里暂时当木头装小白以免说错什么话。

     “公子,小姐安排您住在这儿,您旁边的房间就是小姐的闺房。我和几位姐妹住在一楼如果有事您就吩咐。这紫园看着很大其实只住着十几人,您先收拾一下我一会儿带您到紫园的清池去沐浴更衣。”晴儿说完便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洛寒左右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超级大分为书、客、卧三间,装饰和家具更为女性化一点想来平时根本没有一个男子来过。洛寒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落了下来,将包囊简单收拾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只有几件衣衫、几千两银子当年丞相大人给的基本没怎么动、和母亲的一块玉佩。躺在床上想着这几日怎么应付这个不简单的女子,手放在胸口摸了一下灵玉。苏馨不知道想从自己嘴里问出什么东西,但自己的身份不能在这里让她发现,早知道就花点心思找黑市去弄几个易容丹,自己没事非要装13带个面具更是惹眼没事找事做。

     没一会晴儿敲门,洛寒从床上起来跟着晴儿来到一旁的隔院里进了清池。洛寒以前在朝阳关时也曾在澡堂泡过澡,和这简直是没法比,分为四个池子和一个空的小池。玫瑰池、牛奶池、温池和药池。用轻纱和刺绣屏风相隔,屏风上秀的青山绿树鸟语花香,美人出浴图与四周墙壁上的壁画遥相呼应,更有休息和弹琴雅聚的场所。

     洛寒看得更是心惊肉跳,从这处装潢和洛寒这一路所见便知这里的主人虽然过惯了奢华的生活,但却淡雅高洁绝非一位京城花魁的手笔,这尼玛简直比皇帝都会享受。

     “公子我服侍您更衣吧。”小姑娘脸色微红低着头说道。

     “不用了我不习惯,你们都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们”这个叫晴儿的姑娘毕竟年幼虽在这风月场所仍能保持一颗清纯之心,不想难为一个侍女,洛寒摇了摇头说道。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洛寒脱了衣衫放在衣架上将灵玉塞在衣服最里侧这块灵玉不比母亲留的那块玉佩,不敢随便留在房间里万一让人发现就不得了了。取了一块毛巾走进温池里,不经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从头上把面具取了下来放到池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不管那女人耍什么花招先享受了在说,杀人不过头点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