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归京
    昨夜果然不出所料,长孙小姐走后没多久便来了一个黑衣人走进破庙见庙里只有一个穷酸的青年。便没有惊动装睡的洛寒出了破庙,想来应该是传信给别人,洛寒见人走了才真正的睡了起来。

     早上洛寒起床,打坐调息了一会儿又练了练招式。便骑着马继续上路了,路上洛寒仔细回顾那个黑衣刺客的装束,那人轻功非常好,仅仅是在远处看了一眼很警觉便离开了。策划这次刺杀行动的人,将长孙小姐一行人看得死死的,时机把握的无可挑剔,若没有洛寒出现恐怕早就香消玉殒了。

     唯一的披露,就是昨夜破庙的刺杀时间稍微慢了一点。幕后黑手,应该是不想惊动太多人,动用的不是军部的人而是一批江湖高手。若昨夜动手的是军部训练的死士,长孙小姐估计已经死了。现在京城军部应该还是长孙将军说了算,那就没有太大问题。不过是一群臭鱼烂虾浮出了水面,长孙小姐应该是从他父亲那里带回了什么重要的消息才会惹人追杀。

     “小白,咱们赶紧进京。你去找你的母马,我去找我的美女大家各取所需。”洛寒拍了拍小白微笑着说道。

     小白抬起前蹄大声嘶鸣了一声,跑到更欢快了。前路大道一人一马肆意驰骋,这京城阴云除了我谁又能破,新仇旧恨大家一笔一笔的来算清楚。

     京都东城门外,京城守备军严密查验进京人等。文试的科举和武试的考核将决出文武双科状元,所以京城近期来了很多的江湖人士和各地学子,当然还有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臭不要脸人士将两科都报了。文科考六类:诗文、历史、经书、行政、文章、异数奇门;武科考:骑马、射箭、兵法、战演、行军、比武。

     历史上不上没有双科状元但极少,比如南鹤大陆曾出过一个姜维和韩信,西擎大陆出过一个周天子和闻太师,北岳大陆的岳飞,东洲大陆秦国公子扶苏和齐国公子小白。现在国家新定百废待兴更需要一个能重振气势的人物出现,所以李唐对这次科举尤为重视,恩准那些无论门第如何都可参加科举考核。以至于发展到现在京城人满为患,最近京城有些不太平知府衙门怕这些人有刺客或者故意找事的,所以对入京人员严格审查。

     洛寒到城门口时,已经人满为患了。四下看了看人群围的是水泄不通,洛寒算是来的比较早的可架不住有许多人插队,更可气的是还有人专门卖前排位置的。黄牛党害人不浅啊,洛寒围在中间进进不去,出也出不来。索性京城门口天子脚下,也不敢随便找事儿。大家顶多呛两句,等守备军看过来后便不在讲话了。都是进京某个前程,谁也不想进大牢呆两天。有关系人脉的人早就进去了,剩下的不过是一群苦逼排队等着查验。

     洛寒叹了一口气,也不想在排了。这京城守备军将士很明显的在故意拖延时间检查,有钱的塞几两银子就过去了,没钱的检查半天稍微看不顺眼就踹出来了,这京城四门只开一门为得就是减少进京人员。洛寒考虑再三决定不在排了,大不了晚上翻城墙进去,回头在找长孙将军花关系把小白带进来何必费这劲。洛寒想罢,对着小白耳朵低声说了两句小白喷了喷鼻子略有不屑的看了洛寒一眼摇了摇头,洛寒又对着他不知道说了什么这才妥协。洛寒低声轻笑了一声小白你在聪明不还是个孩子,能逗得过我这个成年人吗。

     “嘶---”小白抬着前蹄,一声尖锐的嘶鸣声从嘴里传出。

     “大家让让,马惊了别被踩着。让让啊,让让谢谢各位。”洛寒一路连哄带吓,骑着小白横冲直撞的总算是从人堆里挤了出来。

     天色已经渐渐昏了下来,洛寒靠在路边的一颗大树下打着哈欠,看着依然在往京城赶的学子和江湖浪子。洛寒虽自幼父母双亡,但因为父母和秦殇夫妻的熏陶,自幼便眼界高于常人看得比很多人都要高和远。在这些人中不乏有相貌才情出众的才子、武艺出众的侠客,但这些人难免都有些恃才傲物。正因为如此他们虽出众但不得人心,一辈子止于此道。

     “兄台,是要进京赶考吗?,在不走可要晚了。”身旁一声儒雅清和的声音入耳恍若女声,洛寒回头看了一眼身旁。不知何时一位身着白色青衫的俊朗书生站在身旁,面如美玉脸上更是白里透红说不出的喜人,手中拿着一把画着百里山河的折扇,腰上坠着一块淡青色的玉佩看着绝非凡品。洛寒正在低头喝水,一个没忍住全喷在小白身上了。小白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看都懒得看他转身走到另一棵树边儿爬下来。

     洛寒看着小白走远,挠了挠头略微感觉对不起他,这才回头仔细的打量了这人一番,这是那家的极品伪娘没拴好跑出来了。

     “小兄弟,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洛寒用手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旁边。

     “你这落魄乞丐,跟谁小兄弟那。我家公子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旁边一位书童模样的下人恶狠狠的说道。

     洛寒也懒得理会那个下人连看都没看他,拍了拍旁边的石头。那位白衣公子蹬了一眼那书童,也没有嫌弃地上脏便坐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位戴面具的年轻男子,平常在家里和外面没有一人敢向这个人那样大胆和无理。本来带着人出门散散心刚从家里偷溜出来就让哥哥发现了,派人来追自己回去。可是太早回家又会挨骂,正好这几日进京赶考的人都在东门,下人们又不敢违背所以就选了这条路回家,没想到真遇到一个衣着古怪带着面具的人。

     “兄台,听你口音不带任何地方的方言到底是哪里人,这次是来进京赶考的吗?”那人问道。

     “我叫韩洛,来自朝阳关,别兄台兄台的叫太见外了。小兄弟你叫什么?”洛寒说道。

     “朝阳关真的?我叫浦子瑜,原来你家乡在那,难怪你要带个面具是不是在那里负过伤,你能不能多给我讲讲那里的事情。你知不知道秦殇哥..不对你知不知道秦殇将军在那过得好不好。”那白衣公子语气有些急切的说道,甚至连那个看不起洛寒的书童都改变了态度。

     洛寒只是随口一说听他说完略微皱了皱眉,这白衣公子好像认识将军而将军和夫人从来没有提起过认识什么姓浦的,洛寒不知这白衣少年有什么样的底细也不想现在暴露身份打乱自己全部计划。洛寒看不透这白衣男子的虚实,心里也不想在与他有过多交谈。随口说着以前秦殇将军的一些小事,看看他反应如何。

     “原来如此韩兄,我从以前就听秦殇将军是如何如何了得,但无缘一见。今天能听你说起太感谢了,如果他日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但说无妨。”那位年轻公子笑着说道,笑不露齿虽看起来高兴无比但恪守礼仪,非寻常之家可比,神态和样貌又酷似女子,也由不得洛寒不想偏。这是那个王孙贵胄的特殊嗜好养的“小兔儿爷”。

     洛寒抬头看了看天色,心里想着找什么理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给赶走。抬头往远处官道上看了一眼笑了出来,说曹操,曹操到。真是及时雨宋江啊。

     原来昨夜长孙小姐一行,听从洛寒安排逃往临近镇里。在路上提前给临镇数个衙门传书又给京城家里的人马传书让他们连夜赶路,刚出荒岭便遇到一伙儿蒙面人拦路。索性长孙小姐一行早就知道,两伙人二话不说打在一起,只是下人受了一点伤没有人员伤亡就到了临镇这才安全。中午时等京城人马一到便立刻赶往京城,长孙小姐虽然派人去那个破庙找过洛寒但早已人去楼空不知去向。没想到在京城附近碰到他很是高兴也发现了在他旁边的白衣男子,虽然包着黑色的斗篷看不出什么但是脸色已然大变不知两人有什么关系。

     “抱歉,我朋友到了,我过去看看失陪。”洛寒对着那白衣公子说完就跑向长孙小姐那边。

     那白衣公子听完看向远方发现了长孙小姐,不知他们有什么关系又怕洛寒知道自己身份不好过去相问;洛寒挥着手走向长孙小姐。

     长孙小姐也是满脸疑惑的看着洛寒。自己从小就和那位认识,是多年好友也从未听起说过认识洛寒这么一个带着面具的怪人。只有洛寒傻呵呵的以为找到挡箭牌了,挥着手走到长孙小姐跟前。

     “大恩不言谢,在这京城中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尽管找我。”长孙小姐抱拳说道。

     “长孙小姐我只有一事求你,我要进京考试但现在人员太多了我需要你带我进去。还有就是我身后不远处那个白衣兔儿爷,小姐是否认识。”洛寒说完暗自指了指身后不远的那个白衣男子。

     “兔儿爷,你指那个白衣公子。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叫什么名字。”长孙小姐指了指那个白衣公子不确定的问。

     洛寒就将刚才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简单的说就是某家的一个年轻兔儿爷看上了来京城赶考的落魄书生,书生宁死不搞基的故事。

     “呵呵...,没想到韩兄编故事的本领还挺出色的,不用担心他是我书院同窗确实叫浦子瑜。”说完便不理会洛寒驾马过去不知道和那年轻公子说了什么长孙小姐没有形象的呵呵直乐。

     洛寒就看了一眼便没脸在转过头,要不是带着面具早就找个地缝钻下去了。旁边的楚老、穆辉和那四个青衫人更是没形象的乐了出来,一传十的就都知道了,长孙府上的人虽然不认识洛寒但听小姐说起过本来以为他很聪明但却不知道他这么自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