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游子归家中
    洛寒从小就很聪明,父亲在村里教书很受同学喜欢,在下课和放学时便一直缠着他不放,这让当时年幼的洛寒很生气。洛寒读书进度飞快,很早便一直跟在母亲身边读书。村庄不大仅有50多户人家,住的又比较近,所以虽然放学但小孩子都不愿走,有时放假了有很多学生还是来家中学习。

     因为洛寒母亲很美,很温柔,弹琴又好。不像自己母亲那样经常打他们、骂他们,所以他们经常死赖着在洛寒家中不走。父母对他很好,闯祸了也没有去说他,但唯一不允许的就是欺负别人。有次洛寒和几个同龄好友追同村的几个女孩子把她们围在一起不让她们,吓得几个女孩子大哭不止。父亲看见后抓着洛寒,拿起戒尺就是一顿打,然后挨个敲门道歉。回家后母亲在桌上弹琴,父亲和洛寒还得跪搓衣板。

     洛寒有时候看着村里那些孩子一直粘着父母,洛寒满肚子火都发不出去,只有在晚上睡觉时才死抓着母亲的手不放,让她给自己讲故事。他太过早慧,和同龄人有很多时候玩不到一起,更多的是在父亲书房一个人读书。

     家中来了很多小孩子和诸多大人的时候,父亲在院子里给他们讲故事;而母亲在院子的大桃树下给他们弹琴,桃花若大雪纷纷飘落,落在母亲的琴上和桌子上、落在父亲的头上、落在小孩子的衣服上、落在那些听琴人的眼中,画面很美而洛寒只能一个人死命读书。若他累了,生气了便会走到在院子弹琴母亲身边趴在桌子上,头枕着手看着母亲而母亲总是冲他温柔的一笑,那笑很美惊艳所有人,因为那笑容只属于洛寒一个人,连父亲都未曾拥有;更会坐在父亲怀中听他讲故事因为那是特等席只他一人能坐。满足了之后,便回去继续读书,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母亲某日从外面带回一个受伤的女孩子回来。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16.17岁的样子,貌似受了很重的伤,母亲一直在忙着照顾她。母亲不让任何人靠近她,她也不与任何人交流在后院的小房子里住了很久。洛寒睡不着觉就去房顶上看星星,有时就会看见她站在后院迎着月光微闭着双眼那画面让洛寒久久难忘。小洛寒大着胆子爬下房顶,走到她面前仔细打量着。

     她很美仅仅比母亲稍差一线,额前有一个玄奥符印,站在她身边莫名有一种心安的暖意只是不知为什么总是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母亲以前是修仙的,不知为什么离开了那个世界,前两年母亲师傅大寿的时候母亲带着洛寒去过那个门派,洛寒很羡慕那些会飞的人一直想试试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姐姐,姐姐,你会飞吗?”洛寒大着胆子拉了拉那白衣宫装女子的衣角,这是两人这一个多月来第一次讲话。

     那个女子,睁开眼睛低下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打眼儿以为是一个漂亮女孩子的小男孩。粉雕玉琢的,一双眼睛清明澄澈像极了仙子。

     “你想飞吗?我可以带你飞一圈,但你不可以告诉你娘,不然我会挨你娘说的。”那个宫装女子摸了摸洛寒的头笑着说道。

     洛寒也不回答而是笑着伸出双手,那女子抱着洛寒在天上飞了好久,在云端之上看着明亮的月光。从这以后洛寒除了读书就是陪在她身边,洛寒还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小雪”也是她告诉了洛寒仙道的很多东西。直到有一天小雪留下一封信离开,过后不久全村被灭。

     “这本就与你无关,你走后不久来了一个人杀了村里所有人,我如果不是体质特殊早就死了,但仍是让那人震碎了数条经脉连灵脉都给废了。幸好有个过路的仙道前辈救了我,才勉强活了下来。”洛寒将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白雪。

     “小寒,我以前和你说过世间所有仙术都逃不过7种属性‘风、火、水、雷、土、阴、阳’其中前5种是基石属性,你灵脉被毁与前5种有关的所有仙术和道诀都学不了;而阴、阳属性大致包括卜算、正统道诀、仙家玄术等,后2种不像前5种那么好学而且难精,就算学会也不可能有前5种仙术威力那么大,与人交手非常吃亏,你无灵脉修行将比天灵脉整整要慢上7、8倍。”小雪说道。

     小雪以前就和洛寒讲过母亲以前的事儿,母亲是水属性的天灵脉很年轻就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境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废修为、断灵脉和父亲隐居在一个隐蔽的山村里。母亲虽然不让洛寒修仙但是允许他习武,母亲曾说过一句话执着和悟性与对于万物的理解高于所有的一切。

     洛寒自己也想过,仙道最看重的不过三方面“一是灵脉,二是体质,三是悟性”前两种是最直观的反应一个人的资质,所以名门大派实力强大。但是最终改变格局的人往往不是名门中人,而是一些散道修士,小派人物。他们很弱没有强大的灵脉和体质,但他们执着四方游历除魔卫道或另有奇遇、或领悟道法,后来居上,成为一时人物广为流传。

     “不试试又怎么能轻言放弃呢,我不想庸碌的度过余生,纵然最后无法报仇,我也死而无憾。好了不说了我意已决,先带我回家我找不到路了。”说完大步向前走。

     “你不要劝他了,他不是和你一样明知不敌还非得去。况且他毕竟是水仙子的后人,她背后的家族不可能看着他莫名死去,不用担心这是他自己必须走的路,你不也是一样吗?”黑狼看着白狼满是担忧,白狼的身体生下小狼后已经时日不多,今日能看见恩人之子已经是完成最后的心愿了。

     “恩,他的感受我都懂,毕竟我也面临过同样的事情。走吧。”说完,便幻化为人形。

     小雪和黑月化为人形,黑月将狼群驱走自己一人走在前面带路。洛寒搀着小雪,给她将这些年的所有趣事。三人走了很久,才来的一片破石碓前面,到这来洛寒就想起来了。这些石碓是父亲当年为防止有人误闯进来特意摆的,乃是汉朝明相诸葛先生的成名阵法“八阵图”简化版,如果不知道正确走法无论怎么绕也只能回到起点。黑月站在阵法前面,便不走了回头看着洛寒,洛寒也是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不会不知道怎么走吧?”过了一会儿,洛寒试探性的问了一嘴。

     “当年我们是直接飞进去的,没走这里。等后来我俩妖力逐渐消失,想从这里进去便怎么也进不去了。东方先生虽然是凡人,但摆的阵法厉害无比。我们俩又不太懂阵法,此后便一直进不去了。”小白低声解释道,语气略微有点尴尬。

     洛寒顿时觉得一阵冷风从四周飘过,心情顿时就凉了一大半。世界上最悲伤的故事,就是在寒冷的冬天堵在家门口,可是你没有钥匙家里也没人,还不能翻墙。洛寒叹了一口气,自己以前听父亲说过这个阵只有两个口,一个入口一个出口。但你如果乱闯一辈子也就只能回到入口反之也一样,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也出不去。父亲当年想教洛寒破解之法,但洛寒不想学也走不到入口去,于是就曾提示他说这阵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猪都能走出去。

     那么问题就来了,洛寒已经在这个石阵里走了大半个时辰了还是回到入口,是不是说明他比猪都笨。洛寒坐在地上仔细思考,其实里面不大而且非常简陋,但就是走不进去不知道为什么。洛寒尝试翻墙都不行,翻着翻着就翻到入口来了。

     “我现在终于理解那个好似癞蛤蟆一样的父亲是怎么泡到宛如女神一样的母亲了,屌丝逆袭白富美靠的什么,对,就是知识,知识改变命运啊。”洛寒坐在地上已经开始精神不正常了。

     “小寒,你现在说话的样子和神态越来越像东方先生了。”小雪在一旁笑着说道。

     “他是神经病,我这么帅肯定像我妈。我在去试试,实在不行就只能翻山越岭了。”洛寒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说道。

     然后洛寒就真的进去了。

     桃源村,这是洛寒的家乡“世外桃源”也可以泛指这里,这里以前叫桃园村后来父亲和母亲来到这里是父亲改的名字。这里不算特别大,四面环山风景宜人,到处盛开桃树。没有四季变化,一直是介于春、秋两季,土壤不知为何种出的东西根本不用浇水施肥也不会遍生杂草。村前有一片湖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家中井水甘甜可口。外界钱银在这里根本无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洛寒小时候问母亲,村子为什么和书上所写的外面世界不一样。母亲说这里是很久以前某位大能的隐居之所,死后很久恰逢天下大乱流民逃难,有为姓幕的县令带着一些人逃命到这里误打误撞闯了进来便在此定居了,为感谢这位县令此后历代村长都是幕县令的后人。

     父亲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洛寒看看了这里基本没什么变化,就返回去接小雪和黑月了。洛寒将两人领了进来,小雪疑惑的问洛寒你是怎么想到破解办法的。洛寒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自家门口,苦笑了两声。

     “我哪里是想到破解的办法来,不过是太了解那人罢了。他是个左撇子,做事除了自己喜欢的以外就瞎搞,很聪明但就是不用脑子。这个破石碓,他不过就是随便摆摆来玩儿的。”洛寒想到父亲就是满脸的无语,小雪和黑月听完更是满脸的黑线。黑月还好没见过洛寒的父亲,但小雪却是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多么不靠谱,也知道他是多么的聪明,不出世便知天下纷争。

     其实那个石碓很简单,左手摸墙一直往左拐,在里面绕一圈就走出来了。这也是父亲以前常常对洛寒说的,越简单的道理就越能欺骗人;越简单的东西往往杀伤力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