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风云渐起,国之大势
    洛寒和长孙将军、韩笙大人简单闲聊了几句便开始寻找苏馨的踪迹却怎么都找不见了,庆功宴马上就开始了也就不在寻找。洛寒走到长孙岚面前将宝剑递出。

     “小姐多有得罪之处万望恕罪。”洛寒说道。

     “原来你就是秦洛,其实我早就有怀疑只是你隐藏的太好了,这把剑就送给你吧,我感觉你比我更需要它。”长孙小姐摇头说道,并没有接剑。

     “那好吧,谢谢你。”洛寒说道。

     “你和岚儿说什么谢谢,她可是你未婚妻啊,你说是吧,老韩。”长孙将军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洛寒明知故问。

     “你走之后我和老韩商量好的,我孙女长得天香国色你又年轻有为正好合适。”

     “爷爷,你不能将姐姐嫁给这人,他经常出入风月场所刚才又和苏馨那样,姐姐嫁给他是不可能有幸福的我不同意。”长孙逸飞在旁边喊道。

     众人陷入沉默,谁也不好相问刚才的事情。洛寒回头与长孙小姐对视了一眼,冲她微微点头。然后很郑重的说道。

     “老将军,我生性喜欢放浪形骸,风花雪月并不能给长孙小姐安稳的生活,这件事情先放放吧,若以后真有缘在谈也不迟。”

     “无忌,小洛说道对这件事情先放放,先不说这事准备庆功宴的事情吧。小洛现在既然回来了,有些问题总要谈谈。”丞相韩笙说道。

     长孙将军脸上有些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韩笙带着长孙大人去准备接下来的事情。长孙岚将弟弟带到别处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只剩下香儿和洛寒两人。洛寒围着香儿转了两圈皱着眉头,俗话说女大十八变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香儿的的容貌和气质比以前更胜一筹甚至已经能和长孙岚、李诗珊相媲美。

     “你干嘛啊。”香儿问道。

     “我两年不在你这变化有点大一时接受不了。”洛寒摇头说道。

     “你变化不是比我还大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我变是应该的,算了以后在说吧现在先把这边处理清楚,这京城形势有点复杂我得好好问问,晚上回秦府在说吧。”洛寒说完转身离开了。香儿看着洛寒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您叫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晚辈应该没有什么得罪国师的地方吧。”苏馨说道。

     “呵呵,小苏啊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师傅把你放在京城这么多年让你在凡尘历练,应该也告诉过你莫要动情,你师傅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误了终生。那个年轻人虽然脾气秉性都是上上之选,但绝非良配若你真的爱上他,反而会害了自己。”国师说道。

     国师是天师府的主事张启念已经是渡劫期的大宗师,为人和善并不会掺和修真界任何事物,所以苏馨并不是很怕这位大宗师,苏馨略微一皱眉。

     “为什么您会找我谈而不去找他谈,在说了他一个凡人为什么一定会爱上他。”苏馨说道。

     “感觉,我已经没几年了,在这京城中也只有你这丫头秉性悟性利于修行,莫要为了一个男人和你师傅一样误了终身。我给他算过一命,却什么都算不到,言至于此小丫头你好好想想。”国师说完遁去无踪。

     庆功宴上,洛寒与其余几名获胜者一道接受众人敬酒,洛寒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本来酒量就不好现在更是有些醉意。京城的四大舞姬在一群舞女的伴舞下翩翩起舞,姿态优美让人移不开眼睛。

     “韩兄弟,比赛之时对不住我也是被别人逼得,今晚我便返回家乡,至于是谁指使我的我不便多说不然家中老小恐难在保,我知道你剑道高强但那位贵人身边有一位绝世级的剑客在身边保护,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打不过他凡事小心。”洛寒耳朵里传来一道声音,有人以传音入密的方法警告洛寒。

     洛寒佯装看舞蹈的微微点了点头,人外有人,没想到还有这等人物在。

     “恭喜王爷,能摘得文武状元的头衔,末学颜真敬您一杯。”颜真手中捧着一杯酒微笑着说道。

     “不敢,只是运气好而已。”洛寒起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两人互相见礼,颜真转身离开。

     在酒席中有许多达官贵人都像洛寒敬酒,洛寒来者不惧,但过后那些人的长相都忘了,这位叫颜真的不知为何让洛寒印象深刻。颜真是科举的第三名如果不是出来一个洛寒和一个有名的才女李诗珊这位就是本届科举第一名,长得倒是文质彬彬的,只是身上的气质有些违和感不似儒生的书卷气息到有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质。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可是来给洛寒敬酒的还是络绎不绝,洛寒没有办法只能装作不胜酒力倒在桌子上装睡。洛寒是王爷更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无论是谁都想好好巴结一下。

     天色已经渐晚,人渐渐散去。丞相大人怕洛寒着凉早早的将洛寒带到房间休息。等人都走光了,洛寒将酒气逼出体外,长孙将军和丞相大人带着洛寒赶回长孙将军的府邸中。在密室里聊了很久,具体聊得什么除了三人以外谁都不知道,三人出了密室神态如常。

     “小洛,明天找个时间去皇城见皇上,我想皇上应该有很多话对你说。”丞相大人关切的说道。

     当年知道丞相将洛寒放跑之后,第一次将丞相叫到皇城大骂了一顿,那次李唐是真的生气了,若不是有长孙皇后在旁劝阻,没准丞相大人性命不保。

     “该见时自然会见,我回来已经打草惊蛇在刺激他们该咬人了,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反而误事。”洛寒说道。

     “天色已经晚了,不妨就在我家休息吧,咱们在好好聊聊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长孙将军说道。

     洛寒本想回秦府看看香儿和李伯但看这天色已经很晚了,也便不在多说什么,三人来到客厅。老夫人亲自给三人泡上茶水,老夫人与洛寒闲聊两句就出去了,老夫人看洛寒的眼神总觉得怪怪的。洛寒就随便和两位大人半真半假的说着这两年的近况,反而将一些重要信息隐瞒下来,两位老大人回房休息去了。洛寒独自一人来到后院,坐在凉亭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知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在我家里不习惯,睡不着觉。”长孙岚在洛寒身后说道。

     “坐,那倒不是,只是现在心里很乱,不说这些你和长公主关系很好帮她骗我这么久。”洛寒笑着说道。

     “她是个很好的人,你不也骗了我们,你应该早告诉我你是秦洛,当日在考场难怪你会说那些话。”长孙岚眼神有些躲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不谈这些,你在京城长大先帝的那个萧皇后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吧,她不是在出家吗?近况如何。”洛寒问道。

     “萧皇后从以前开始就很少露面,我小时候见过几面是个很善良的人在后宫养了很多小动物,先帝当年要杀忠良的时候也是她出言阻止,当时先帝最听她的话可是她一个女人能管得事情太少。后来大势已去,萧皇后劝先帝开门投降,因为毕竟与当今圣上是亲兄弟不可能杀了他,可是先帝并没有听萧皇后的以至于发展到后来的局面。”长孙岚说道。

     萧家乃是前朝皇族,当年先祖皇帝给先帝定下这门亲事更多的是从政治的角度上考虑的,但听长孙岚这么一说更是加深了洛寒想见见这位美貌的萧皇后,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先帝和萧皇后的儿子已经不见了好几年,聪明人都知道他现在在那可是一直苦无证据。李唐这些年将门阀世家的子弟整的很惨,早就有怨气了,萧毅然弄了这么多事情无非就是想要这个皇位,但是萧皇后到底是扶持亲弟弟还是亲儿子,若不见见本人根本就不清楚。

     在洛寒看来萧毅然是个很聪明的人,但仅凭萧毅然一人是不可能将李唐逼到现在这种地步。先帝不管如何但与秦国的战争中一直都没有扯过后腿,过往大兴土木修建运河和官道加快商业运转,才让现在的唐国能更快的恢复经济。先帝改革科举和武试才让更多的人才涌入朝廷之中,触动了门阀的利益现在李唐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不过李唐比他哥哥聪明不少懂得韬光养晦慢慢挖坟等着别人来跳。当年齐国突然入侵,肯定和京城局势有很大关系,萧家难逃干系。

     “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见见这位萧皇后。”洛寒说道。

     “这不可能,太后想请萧皇后入宫居住萧皇后都推辞不去,一直在庵里给先帝祈福,这些年又一直派人做善事帮先帝赎罪,有次长孙姑姑去庵里想见一面都没有见到更何况是你,况且你与萧毅然的关系因为柳梦嫣闹得那么僵,她又为什么要见你。”长孙岚说道。

     “你不懂,她对我很有兴趣,也有可能会拉拢我她会见我,现在京城的局势是随我而改变的,因为我是唯一一个不可测的变数。”洛寒说道。

     洛寒说完不待长孙岚回话,转身想要回客房。

     “秦洛,皇上、爷爷和韩爷爷都待你不薄你不要做傻事,不然别怪我无情。”长孙岚在身后喊道。洛寒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亭中的佳人,月光照耀着两人,长孙岚身着女装这满园的春光不如她身上的一点芳华。

     “我有时候就在想,若我真的娶了你那以后我的路又会有怎样的变化呢。”洛寒说道。

     人生总是苦多乐短,面临着无数次的选择,面对这前方数不清的道路而我们只能走其中一条路,而对于洛寒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