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国之庆典,道远无边
    国之庆典,今天是举国欢庆的日子,为得是纪念太祖皇帝建国。太后、皇上、皇后和长公主特意很早就来到庆典现场与民同乐,洛寒位于亲王和长孙将军和丞相大人之后百官之前,乃是这里年纪最小殊荣最高的。洛寒今日是和太后第一次说话,太后比想象的和善很多,言语中隐约暗示洛寒,今日将要发生一件大喜事。洛寒有些不解,但心中难免有些不安,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各个地方的官员,将一些特产和礼物献给皇上,同时也准备了许多节目。洛寒坐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的,长孙岚站在父亲和爷爷的身后观看着节目眼神平静,李诗珊不时偷看着洛寒跟太后和皇后低声说话。今天李唐根本就没有太过理会他,连柳梦嫣坐在洛寒旁边他都没理会,更让洛寒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冲着韩笙大人眨了眨眼睛,韩笙大人看见后没有搭理他而是低头喝了一杯茶,香儿站在身后赶忙给韩笙大人从新到了一杯,韩笙微笑着和香儿低声说了几句,香儿脸上隐隐有些红晕。

     “韩公子,你怎么了。”柳梦嫣问道。

     “我感觉我要交代在这里,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洛寒看了一眼皇上说道,安心的看着节目。

     “下面有请,京城四大舞姬来给各位献舞一曲。”

     四位佳人款款上台,丝竹曼妙,罗裙轻舞;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洛寒看得眼睛都有些发直,杜秋娘在下台前看着洛寒轻笑不止。

     “要不师姐总管你叫呆子,你刚才的样子都不如呆子,更像傻子。”洛寒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洛寒回过神来,看着鱼玄机的背影特别是那对小屁股,早晚我把你打得服服帖帖的,你以为谁都能和苏馨那样和我说话。

     “下面有请静渊王秦洛给皇上和皇后献上一首《碧瑶仙曲》。”

     众人给洛寒鼓掌,百姓的掌声更是雷动,不知多少深闺小姐昏在侍女怀里,洛寒露出一丝笑容喝了一口酒,牵着柳梦嫣的手走向舞台中央。早有下人准备好了桌椅,两人相对而坐,大家早就知道那是柳家小姐没想的洛寒居然带她一起弹奏曲子,但观看皇上的脸上没有丝毫不快更是有几分兴致。洛寒庞若无人的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手指,冲柳梦嫣点了点头。

     声音好似清泉一样缓缓流动,让人如同坠入深谷幽谷,琴音突然加快仿若白鸟齐鸣。神奇的在两人用心演奏这首不知名的曲子的时候,仿若百鸟朝凰一般从远方飞来无数飞鸟降临舞台,落在屋檐,更有许多灵鹤落在台上翩翩起舞。

     “师兄你等等我们,这是谁弹得曲子引发异动”公孙天师问着师兄。

     国师在房间静静打坐,忽然听见这道琴声便有些按耐不住了,抬手算了一下才知道是洛寒弹得,没想到刚出来就碰到同样听到声音的两位师弟。

     “是秦洛和柳梦嫣,这两个年轻人真是了不得,走赶过去听听曲子吧。”

     声音像是灵台飞鸟,逐渐远去化为燃翅火凤翱翔于天际,声音缓缓而止。洛寒站起身来牵起柳梦嫣的手,向四周人群行礼,无数飞鸟围绕两人展翅而飞,掌声久久不觉。

     “师姐,你看他们两个人,你在不努力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要不我帮你杀了他,已决后患。”鱼玄机说道。

     “你那来的那些废话,赶紧和我回师门。京城的事情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不要让别人知道沈家是我们的人。”苏馨瞪了鱼玄机一眼。

     抓住鱼玄机的手,一道红绸出现在手中带着两人飞向远方不知去向。洛寒,你我早晚都会见面的。

     掌声平静飞鸟渐去,洛寒和柳梦嫣站在舞台中央。

     “秦洛,这首曲子是什么根本就不是碧瑶仙曲,莫要哄骗朕。”李唐问道。

     “陛下,我和柳姑娘本来是想演奏碧瑶仙曲的,可是我们两人前两天偶然创作了这只《灵凤飞仙曲》献给太后和皇后,所以临时换了,没想到效果很好。”洛寒说道。

     “小洛到是有心啊,皇上应该好好封赏他。”太后笑着说道。

     “洛寒你想要什么,尽管和朕说。”皇上看母亲高兴便对洛寒说道。

     “皇上,我想请您赦免柳家的罪名。”洛寒说道。

     周围人等鸦雀无声,纷纷看着洛寒和柳梦嫣,洛寒牵着柳梦嫣的手,感觉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没有说话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面无惧色的和李唐对视,李唐看着洛寒一声轻笑。

     “可以,我可以赦免柳家的罪名,但你要答应我娶了长公主和长孙岚。”李唐说道,这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

     “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想要离开,请陛下放我离开。”洛寒说道。

     洛寒和李唐直视着对方,容不下任何人,连太后和皇后甚至是长公主都已经劝阻不了李唐了,李唐起身龙威尽显压制着洛寒,洛寒将柳梦嫣轻轻推开鲜血顺着嘴角流出却不曾后退一步。在洛寒苦苦支撑的时候,远方一把灵剑飞御而来,这是来自倾城剑派的一封书信。

     灵剑击碎了李唐的龙威,化为几行金字浮现在半空中。

     “还有大半个月,我派就要开山收徒,倾城剑派每10年只开一次山门切勿耽搁,关于那位姑娘的事,若有缘带她来倾城,切记勿要迟到。”金字不一会儿便随风飘散。

     “国师,倾城剑派在哪里。”洛寒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倾城剑派在国境边上的倾城山,灵气充裕风景秀美,每10年收一次弟子,收徒标准非常严格。我在最后问你一遍,你是否真的决定了要去那里。我其实已经和陛下商量好了要收你为徒,陌子尘虽然修为很高但也没有我修为高,你要想清楚。”国师说道。

     “当你决定以秦洛这个名字在京城出现,那你也就应该明白,责任不是说放下就放下,所以秦殇才会留下那封信。韩梦曦收你做义子也是让你在京城有所依仗,朕给你那么高的封赏是因为秦殇和韩梦曦而不是因为你,朕想要留你也是因为朕欣赏你的才华。”李唐叹了口气说道。

     洛寒看了一眼长孙将军和韩笙大人,香儿、长孙岚和长公主,甚至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准备走。最后看了一眼柳梦嫣两人对视了一眼,柳梦嫣的眼光清明而澄澈,不掺杂一丝情绪,若空谷幽兰志向高远,心向往之。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也知道责任不是说几句就可以放下的,但我为什么要听你们摆布。国师境界已经临近飞升但是可有自由,功名不过是枷锁我不喜欢,京城的繁华终日无所事事我也不喜欢;我喜欢高山远水,喜欢天空和大地喜欢自由驰骋于天地。即使在这里锦衣玉食、娇妻美眷风流快活但我也只是离开池塘的鱼,失去翅膀的飞鸟,所以我要离开。”洛寒说完头也不回的抱起古琴离开。

     柳梦嫣对众人失身行了一礼也随着洛寒缓缓离开这里。

     “皇兄,就让他走吧。”李诗珊笑着说道,泪水在眼眶打转。

     洛寒和柳梦嫣回到秦府,洛寒让柳梦嫣收拾东西,将无名和萧胧儿带进密室。

     “无名,我马上就要离开京城,这里有一封密信,你按照这个地址走,会到一片荒山,然后在那里找到一个石阵将这封信交给一个小雪的人。”洛寒将密信和几张银票交给无名并告诉他破阵的方法。

     “胧儿,你要记住你姓萧忘记仇恨好好活着,等到时机成熟我会接你离开,在这之前你要好好读书。”洛寒摸了摸她的头。

     “你要去那里。”胧儿问道。

     “修仙。”洛寒回答。

     “我和小主人什么时候走。”无名问道。

     “现在就走吧,等到我离开后他们就应该意识到你们的身份不对,到那时一切都晚了。”洛寒说完将密道打开,让他们离开。

     ”保重。”无名说道。

     “保重。”

     洛寒走出密室,和李伯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回房收拾东西。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为何不多留几天和那些人告别。”香儿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看着洛寒。

     洛寒将东西收拾完毕,看着有些落寞的香儿走到她身边抱着她,吻住了她的唇,这次是真要说再见了,可能再也不见。仙路缥缈道远无边,不知何时是归期等我归来时你是否容颜依旧。

     “我给你做了一件衣衫你一块带走吧。”香儿擦了擦眼泪说道。

     “若有一日我真的得道而归,你要是还在,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娶你为妻。”洛寒笑着说道。

     “你这人永远都是那么霸道。”香儿说道。

     洛寒将七星龙渊剑和行囊背在背上,牵着香儿的手向马厩走去,柳梦嫣已经等候多时。洛寒上马将柳梦嫣轻拉到马上。

     “梦嫣妹妹,帮我好好看着他,别让他惹事毕竟那里不是京城让他胡闹闯祸。”

     “一定,我们会回来的。”柳梦嫣眼眶微红的说道。

     李伯将后门打开。洛寒驾马而出不知是从何时传到消息,现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纷纷出门送洛寒离开,路上跪倒了无数百姓。秦府的钱银和皇上的赏赐包括那些官员送的礼都让洛寒送给了京中的穷人和乞丐,洛寒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也不知道他在京中是有什么样的声望,但那些受过恩惠和照顾的人却一刻没有忘记,虽然不能送什么贵重的礼物,但架起十里人街相送,洛寒红了眼睛不在回头。

     远处的高楼上李诗珊和长孙岚看着渐行渐远的人影,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高楼广宇,金银财宝,高官厚禄,绝代佳人仍然留不住一颗一心向道的洛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