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纵横术
    洛寒这几日一直在书院和碧月楼两头跑倒也愉快,晚上回潇湘阁吃饭与苏馨的交流倒是少了一些可能是洛寒说话有些过了,苏馨倒是比平常正经了不少。在书院读书时长孙小姐中午过后总是准时来找洛寒交给他一封信,也不去问他柳梦嫣的回复如何倒是让洛寒觉得有些对不住她。长孙小姐也没有过多和洛寒交流只是偶尔坐在洛寒对面看着书,等到洛寒离开时也一同离开。洛寒也大着胆子问了长孙小姐的芳名,长孙倒是很大方的告诉他自己的姓名长孙岚。

     明日科举和武试大考,这几日初试刷下去不少人,京城现在虽然还是人满为患但还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今日倒是来了很多临时抱佛脚的书生。洛寒独自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这几日韩洛这个名字已经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中,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但起码人尽皆知,倒是远超有心人的预料。那些来读书的书生也只是在远处议论一下也没有人敢和洛寒有交流毕竟一个无势平民去得罪权贵无非死路一条,不过就是一场闹剧罢了。

     藏书阁是全天开放的,到了晚上不管有没有人都是灯火通明,晚上点的不是灯而是道家的所制的一些好像夜明珠一样的东西,白天吸食太阳光到了晚上自动发亮,明亮的好像白昼。

     洛寒合上手上的书籍,伸了个懒腰打量了一下四周早就在无一人。天空明月皎洁如新,不知是何时辰。慢悠悠的起身,抱起书籍将书一本一本放回原位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四处打量着各处书籍。洛寒家中藏书颇多都是父亲年轻游历时所抄阅的,有一些孤本更是花了很多钱银所买下来。父亲常说有古而知今,书恰恰是记录这一切的工具,不可不学。洛寒虽然对于读书没有太大兴趣但是父亲的教诲不敢相忘,这里虽然藏书颇多大部分洛寒都没有兴趣,诗词自己一点兴趣没有也没那个天赋,百家经注大多一堆废话文人终究只靠一张嘴讲道理,远没有手中刀剑更有力量。治世用儒家,乱世用兵家。到了现在百家大致上已经败得差不多了,曾经百家争鸣的时代已经过去。

     齐家治国平天下,洛寒也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争斗百年而统一,合并百年而分裂,到最后又能得到什么呢?

     洛寒从门口开始一排一排的扫着左右的书籍,自己以后就在无回到这里的意义不妨找几本有意思的书籍看看,不知是否在有什么收获。由一楼看到四楼不过都是医补星象天文地理,诗词歌赋、百家讲义和诸国概论,精怪杂志。洛寒转身上到从未去过的五楼,与一至四楼不同的是这里显得破落不少,平时想来也没有人来,书院里的下人也就未怎么收拾。书架上的书籍不太多都是一些杂文,缺文少字没有封面名字和作者。洛寒倒是对这些书籍来了兴致,一本一本的仔细翻阅。

     这里有很多著作都是作者的异想天开,夸夸其谈。倒是和现代的一些八卦周刊类似,但这些八卦中难免有一些事情接近真相。古人云尽信书不如无书,名家著作不一定全对杂文小说也不一定就是错的。其中一本《上古密闻》里就有这样的一个大胆的猜想。

     正史流传下来的书上说道,原始开天、女娲造人、太一治世,这是不变的道理。后来东皇走入魔道,才遭到三清追杀,但女娲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并没有明确交代。

     而此书的作者却有一个逆天的猜想,书上说道:鸿钧道祖所留下的遗训并没有错,但是让女娲造人为先就是让人族来治世,太一所创神族虽然天生神通大乘但道心不稳,并没有苦修体悟道心的过程难免处事薄凉难以治理凡尘。东皇的神族只是一个引导人族进步的阶梯,但东皇不愿将自己手中的权利和神族命运交给人族,所以才和三清、女娲闹翻。女娲和太一本来就是一族关系密切,三清一体,而太一手中拥有着道祖赐下的“东皇钟”乃是世上防御最严密的法器,纵然是拥有诛仙四剑的通天教主都难以伤分毫更何况别人。东皇在五人中一直都是实力排在三清之上,纵然打不过但也不可能身死。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东皇被三清和女娲封印,东皇钟下落不明便是最好的证明。

     东皇和通天教主关系很好,在后世神族被打下凡尘贬为妖族,也是通天教主本着有教无类的原则传经受艺但也难敌天道轮回,诱发阐截大战,此后天地秩序稳定。洛寒将书合上放回原位,这份观点对也好错也好都不适宜过多讨论,作者冒着天谴的危险写下这份言语想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洛寒又仔细的打量起这几个书架上的图书在一个偏僻小角落里有几本图书侧倒在书架上洛寒走过去将那几本摆好,这才发现在几本书籍的后面有一本薄薄书籍被挡在夹层里,如果不是洛寒手欠还真发现不了。看上去倒是新上不少,封面上写着几个字《张子家训》作者的名字也仅仅写了一个张字。凭封面上的字,笔走轻盈,落笔简洁洛寒略微皱了一下眉。

     字如其人,凭这几字就能看出作者平时行事为人滴水不漏小心谨慎,洛寒将书谨慎的翻开。书上开篇说道:张家后人切记莫入帝王之家,莫说是张子后人恐有灭族之祸,此书之言,莫忘,莫忘。

     洛寒随手翻到第二页,书上写到: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擅长好做事,天道只酬勤。

     第三页写道:惜钱莫教子,护短莫从师。苦学应好问,莫待老来迟。学在一人下,用在万人上。十年无人问,一举天下知。

     全本看完又将那几本书放倒将此书放回原位,洛寒打开五楼藏书阁的窗户飞身出去,灵仙飞影步已经修炼到第八重在半空中转体不知从何处接力虚空一点反身上了藏书阁的楼顶。坐在楼顶的屋檐上,看着满天繁星明月,书中至理萦绕脑海。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位修者跟随太初五圣老子“一气化三清”中的其中一个分身学习道术,可是身无灵脉有无修行天赋,看着同门一个个飞升很是着急。但毕竟是圣人弟子活了很久一直陪在师傅身边,等到最后一个小师弟离开时,老子问他可还愿意修道。那修者回答愿意,只要师傅还愿意教。老子点了点头,此后便不在教他任何道术仙法而是教了这位弟子很多杂学。鸡鸣开讲,深夜方休。这一讲便是20年,此后老子在不发一言,带着最后的这位弟子游历天下看尽天下百态。

     又过了数年,老子对弟子说我在无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并最后给弟子留下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分身消散不知去向。弟子拜谢隐居在此地,弟子无名只因此地名叫鬼谷,故称“鬼谷子”。知天命,天下杂学之大家,虽然并不如孔圣人那样有名,但所收的四位弟子却是震惊四陆,更是留下“纵横术”这一惊世之术,天下时势,揣天下,谋定而后,观天下,天下大势皆在纵横家手中。

     其他人看到那本家训,有心人会奉为至宝,千金难换,但对于洛寒来说更像是人生的一本教科书,很好的参照物。因为那本书便是被称为“谋圣”的张良所写。张良跟鬼谷子学习过一段时间纵横游说之术,算是半个弟子。鬼谷子在此后收了很多弟子,为难保以纵横术扰乱天下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在用,具父亲所说当时修行以夏衲先祖,东方先祖最为出名。出师以后夏衲家低调远行不知去向,而东方家则利用游说兵谋之术辅佐君王争天下,风光无两。但也难逃“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命运。

     而现在除了那个不知是否灭亡的夏衲家,自己是唯一会纵横之术的人了罢?“心术,谋术,权术,言术”精通四术方为纵横大乘,洛寒性格本就不符合此道仅仅学会半成。但也足以让洛寒现在不惧他人可见纵横游说之术的可怕程度,在凡尘简直可称为逆天之术。

     张良的师傅乃是奇人术士黄石公,习得兵书谋术帮助太祖建立“汉”国随后急流勇退,隐居山野修仙养性,是少能得善终的谋臣。

     天上明月依旧,洛寒虽然不擅长饮酒但兴致不错,右手虚握作举杯状。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权谋游说简直和我这性格完全不搭岗啊,人生苦多乐短何必苦苦谋划,到不如风花雪月潇洒快活。一人一剑足以笑傲天下,那才叫真正的逍遥若仙。聪明一世却处处受制于人,还不如一个傻子,是不是这个理儿?”洛寒自言自语,虚杯饮酒。

     也正是张子家训让洛寒少了很多心理上的压力,道心要比那些修炼百年的修真大师还要澄澈。曾经有位修真大师在临近飞升的边缘告诫门派弟子,“大道五十,天演四九,人遁其一。”既然已经选择此道,就不要顾左右,一心向道终有所成。天道总是酬勤的,又有几人是靠钻空子而有所成就的。

     洛寒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扭了扭腰。看四周无人,微提内力气游全身,化为一道残影赶往潇湘阁。未惊动路人踩着高楼广宇,看着街上的行人。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飞身下来,在街角的酒家买了几坛好酒,订了一些吃食,提着走回潇湘阁。

     好几日没和红颜好好聊聊了,不知是否有雅兴喝杯酒。明日的科举也就那么回事,哪有身边的红颜好友重要啊,洛寒嘴角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