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怒怼真传
    比试还没有开始,洛寒站在大师兄旁边打量着周围各峰师兄、师姐寻找着熟悉的身影,仅仅看见徐千蓉和越剑并没有见到其余4人。冲徐千蓉挥了挥手,小姑娘似乎有些脸红也冲洛寒挥了挥手,最后冲洛寒做了一个加油!你可以的手势。洛寒回了一个肌肉很强壮的姿势,转头对大师兄说道。

     “大师兄,你知道我同期的其余4个人现在怎么样吗?”

     “红妆师妹现在是飞剑峰的内门弟子,另外3位师弟是悦枯峰的外门弟子。”大师兄说道。

     “齐红妆怎么这么笨啊,我都教过她多少次了让她好好修行连内门前50都没到,另外3个更是朽木、蠢猪,我不在身边就开始偷懒。”洛寒皱着眉头说道。

     “师弟,玄天光镜...”

     “额...”洛寒忘了这茬了,略微有些尴尬的挠了挠额头。

     ...

     “混蛋,你说谁笨那,师姐别拦着我,我要砍死这混蛋。”要不是有几位师姐拦着洛寒估计都活不过今天。

     “猴子,按我说就不用买纸钱了吧,到时候弄点白纸意思意思就可以了。”诸葛宏说道。

     另外两人点了点头。

     为了化解尴尬,洛寒只能先离开比武场来到碧霄殿殿主敖丰羽的座位前面。

     “师叔,谢谢你给了我一年时间。”洛寒行礼说道。

     “不用谢我,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样只花了1年就跨过了那道坎。”敖风羽笑着说道。

     “洛寒师弟,赶紧回来,比试马上开始了。”大师兄在舞台上喊道。

     洛寒对敖师叔行了一礼,左脚微点地面若一枝飞射的利剑,只看见一道影子落在中央比武场上。虽然大家不知道洛寒实力怎么样,但这份轻功便远超常人。唯有那些真正的武道强者才知道洛寒只是随意为之,并没有尽全力。行御长老即使在怎么看不上洛寒,但必须承认他的武道天赋远超常人。

     中央大殿的三位师兄、师姐,李正岳,胡毅,刘小寒站在洛寒对面,一脸担忧的看着洛寒,害怕一会儿比试开始了伤到小师弟。

     “四位师弟、师妹若没有人退出,那么便开始了,第一场由中央大殿弟子洛寒对阵中央大殿弟子李正岳,胡毅,刘小寒,现在比试开始。”大师兄说完,将比武台让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寒双手支着木剑将木剑杵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李正岳,胡毅,刘小寒三人都想等洛寒先出手,但见洛寒半天没有出手的意思,胡毅轻轻碰了一下刘小寒。

     “师弟,师姐得罪了。”

     刘小寒皱着眉头,默念了一道灵咒一道威力并不强的风刃飞向洛寒,在法术中以快著称的风刃慢悠悠的飞向他,可他连动的意思都没有,继续低着头。除了长老和十五殿殿主以及掌门以外大部分人认为洛寒会输,连大师兄都紧皱眉头随时准备出手救下洛寒。碧霄殿殿主敖丰羽知道实情,长老们知道洛寒的真正实力,掌门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把木剑。

     风刃在洛寒身前半米左右的位置突然消失了无声无息的,震惊了所有人。

     “左丘师兄,洛师弟这是什么功法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你问我,我问谁,安心的看,若是洛师弟支撑不住了赶紧去救,他要万一出事谁给咱们做饭。”

     虽然风刃消失的很诡异,但很多人认为洛寒还是会输。即使是和洛寒关系最好的柳梦嫣都满是担忧的看着他,玄天光镜前的齐红妆和三人组,也是同样。唯有两人例外就是越剑和徐千蓉,洛寒在6人中最看好的两人,越剑和洛寒一样拥有识人的能力,而徐千蓉则是盲目的相信洛寒不会输。

     “师妹,尽全力试试。”李正岳说道。

     “可是,万一。”

     “万一出了事儿,我担着。”李正岳看着前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洛寒,正色的说道。

     “师弟,小心些,虽然我不知道你那是什么功法,但师姐要尽全力了。”刘小寒冲洛寒大声喊道。

     刚说完数到风刃,若脱缰的野马径直冲向洛寒,还未到身前身上的内衫已经被吹的沙沙作响,但洛寒丝毫没有要移动的意思。大师兄手捏剑指,袖中的仙剑微微异动、柳梦嫣轻捏着衣角、越剑神色淡然、徐千蓉暗自替洛寒祈福、齐红妆紧紧的盯着玄天光镜也不在意刚才洛寒骂她的事情、三人组紧紧的抱在一起眼角微有泪痕。门派的众人都很喜欢他,除了没有和真传来往过大部分的内门和外门弟子都认识和见过这位有些爽朗过头的师弟。

     然后那数到威力强大的风刃在洛寒半米处又诡异的消失了,然后所有人都傻样了。大师兄放下剑指挠了挠左手,齐红妆死死的盯着玄天光镜以为出现了幻觉,三人组嘴里都快塞下鸡蛋了。包括那些同门师兄、师姐,瞪大双眼看着台上洛寒,真传弟子们微皱着眉头。

     “柳师妹,我记得你说过洛师弟是没有灵脉的。”凌梦问道。

     “是,他告诉过我没有灵脉。”柳梦嫣点头说道。

     “那师妹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我想他已经过了那道关卡。”凌梦嘴角一丝轻笑,这是她第一次在这种场合微笑,让那些看到的人感到惊奇不已。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出手。一道雷咒一道风刃一道火法瞬间冲到洛寒身边然后诡异的消失,三人狂轰滥炸了好一阵子,将灵力都耗损干净,洛寒还是那样微低着头不见任何动静。

     “洛师弟...”李正岳小声的喊了一句,洛寒没有动静。

     “师弟,你用的什么功法,我怎么在门派里从来没见过。”刘小寒说道,洛寒没有动静。

     “洛师弟,柳师姐给你送酒钱了,赶紧接着。”胡毅大声喊道。

     “师兄,赶紧把钱给我...”洛寒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说完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一年多洛寒喝酒和请别人喝酒,从柳梦嫣那里要了不少钱。这传言一直有但没人相信,虽然都知道两人以前认识关系不错,但毕竟现在地位差距太大,但没想到他们关系这么好。柳梦嫣入门仅一年但现在已经是很多人眼中的仙子、女神,其中包括真传中的好几个人。柳梦嫣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虽然脸上带着轻纱但仍有羞意。本是大家闺秀,何曾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

     “洛师弟,我常听人说你人品不错,但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要靠哄骗女子度日的小人,麻烦你以后离师妹远点若在欺骗于她,休怪我请掌门将你逐出我倾城剑派。”一位身着真传弟子衣服的英俊弟子从行御长老断天语身后站了起来。

     洛寒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出声的真传弟子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戴着真传弟子特有的道冠,一双剑眉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气宇轩昂、玉树临风的。但洛寒仅仅是打量了一眼便知道这人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一个空有皮囊的绣花枕头缺少灵气。

     “大师兄这人是谁啊。”洛寒小声问道。

     “断师叔的弟子,姜飞景,你别惹事”大师兄说道。

     洛寒冲大师兄挤了一下眼睛,不惹事是不可能的。看了一眼略微低着头的柳梦嫣,嘴角一丝笑意,更是激怒了姜飞景。

     “姜师兄,你应该是很喜欢柳师姐吧,不用隐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你知道为什么她要将脸蒙住,因为她长得很丑,这是她唯一的缺点剩下的基本上都很完美是个大家闺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现在又在倾城修行,打得过土匪干的过流氓,文可提笔吟诗作画武可念诀飞天遁地,但可惜你没机会因为她是我未婚妻。”洛寒臭不要脸的说道。

     这些话不仅伤了姜飞景的心,也伤了那些喜欢洛寒的小师姐们的心,虽然洛寒没有什么大本领但是他弹得一手好琴做的一手好菜关键是懂得关心别人待所有人都很好,得人心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和柳梦嫣有婚约。齐红妆虽然表面上没有变化,但内心不免有些落寞,徐千蓉更是有些眼眶微红。

     殿主们知道是假的,长老们知道是假的,行御长老想出言阻止这场闹剧,但掌门司马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传音给所有殿主和长老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管,只要看着就好。

     “你撒谎,师妹不可能是你未婚妻,就算她在丑我都会喜欢她。”姜飞景嘴角竟有一丝鲜血流出。

     行御长老略微皱着眉头有些不忍,姜飞景是他在众多弟子中最为看着的一个,为人极重感情,在峰内也是很有声望和贤名的真传师兄。

     “洛寒有些过了,何必因为几句话让姜师兄受伤,你若在说这些胡话别怪我日后不在理你。”柳梦嫣站起来对着洛寒责怪道,洛寒也是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火。

     “师弟。”大师兄嗔怪道。

     洛寒看了一眼掌门司马阳,司马阳没有什么表示,那就表示还可以继续下去。

     “姜师兄,抱歉让你受内伤了。没想到师兄境界高深但尘世历练和江湖阅历太过浅薄,连谎言都听不出来,在我看来在家里吃亏总比在外面吃亏要强多了。我没见过柳师姐的长相虽然相处很长时间,你喜欢她算是眼光不错,我们的关系也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但要高于未婚妻的名号,因为我们是“知己”。”洛寒说道。

     “知己?你骗小孩吗?”

     “‘情深不寿’,我很喜欢这句话,这是一位姓金的大师在说中所写;君子之交淡若水,但却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梦嫣不会喜欢你,起码现在不会喜欢,若你不相信有‘知己好友’这么一说,那我只能告诉你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若你对她有想法。对不起,除非我同意不然你一点机会没有,因为我相当于她哥哥的身份,懂吗?现在请你闭嘴老实的坐好,不要拿你真传师兄的身份来压我对不起现在这是我的晋升比试没有你说话的权利。”洛寒指着姜飞景说道。

     洛寒与岳阳峰行御长老断天语以及他的这脉弟子今天算是正式结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