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如坐针毡
    那位公主的话,好像有一点勾引的味道。

     “好说。”赵健接过那瓶水壶,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马车门开,隐约可以望见一个妙曼的身影。

     “进来,坐一下吧。”来到马车外,便听公主邀请道。

     赵健没有任何犹豫,跨进了马车内。

     “吱嘎”一声,那公主顺手掩上了车门。

     宽敞的马车内,此刻只有他们两人。

     略感拘谨的赵健,忍不住呼吸加快,心跳加速。

     对面那妹子就是大秦国的公主,可惜她脸上戴有白色面纱,无法看见她的真容。

     也不知那位公主长得是绝美,还是奇丑无比?

     但看她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的身材,毫无疑问,这应该是个美女。

     更要命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让赵健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你就是丹生小会最后的胜利者?”那位公主直接开门见山。

     “不错,正是在下。”赵健一撇嘴,淡淡说道,“赵健,见过大秦国的公主,还没请教。”

     “秦无双。”那位公主微微一笑,说道,“据我所知,往年终南山丹生小会都有七八个弟子胜出,最多一次,甚至有十个弟子;这么今年的丹生小会只有你一人胜出呢?”

     “因为我厉害啊,从我那英俊的外表下你应该看出我多厉害了。”

     “是吗?”秦无双冷笑着问。

     “是啊。”赵健很肯定的一点头。

     “可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吗。”说着,秦无双摇了摇头。

     “那你再看仔细一点。”

     “你这人真有趣啊。”秦无双并没凑上前来看个仔细,而是幽幽说道,“首先,你这人长得并不怎么英俊;其次,你眉心间的应该是暗日之印吧?”

     “你也知道暗日之印?”赵健一愣,面色微微一变。

     “我在天界听过一点,我实在好奇,像你这种身份暗日之印的人是如何获胜的?”秦无双好奇的问道。

     “我说过了,是靠我那英俊的外表。”虽是这样说来,但赵健却很是勉强。

     胡丹喷说过,在整个修炼界很少有人知道暗日之印的传说,而她秦无双就是很少中的一个。

     这就有点悲伤了,自己本还想撩一下公主呢。

     “你不说就算了。”秦无双并没有追究下去,而是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经商,我家世代经商。”

     “那为什么不继续干经商那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呢?”秦无双笑问道。

     “因为经商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挑战了,像我这样伟大的人物,深不可测的修炼界才配坐我的征途。”

     “那位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想多了。”说着,秦无双突然伸出通透的玉手,一下握在了赵健的下巴,然后凑了过去,仔细盯着他眉心间的暗日之印,说道,“想不到有生之年我真的能见到暗日之印,多美丽的标致啊,可惜啊可惜。”

     说着,秦无双摇了摇头,松开了玉手。

     “可惜什么?”

     “这还要我说嘛,难道你不明白暗日之印代表什么?根骨最烂的货。”秦无双哼哼了一声,多是不屑,打量着赵健,又说道,“你既然能从丹生小会中胜出,那看来是个聪明人,;既然是个聪明人,那我劝你还是不要在修炼界瞎混了,你这样存粹是浪费时间。”

     “谁说我是浪费时间了。”赵健冷哼了一声,说道,“就算身负暗日之印,我也会证明给你看,我并不比别人差。”

     “是吗?”秦无双不屑一笑。

     赵健刚要很肯定的点头,却听“嗷呜”一声咆哮。

     怒吼如雷,狂啸心惊,赵健脸色不由一变。

     “真巧,证明你的时间到了。”秦无双冷笑了一声,推开了车门。

     三头老虎,三头咆哮连连的老虎突然出现在了黑血森林之内。

     古怪的老虎。

     它们身形巨大,体长大约三米,全身的皮毛呈黑色。

     可能是因为在黑血森林的缘故吧,那三头老虎不仅长相怪异,异常凶残,咆哮连连的同时,还露出了血腥、尖锐的牙齿,嘴角是白色的唾液混合着黑色的鲜血一长串、一长串的流下。

     “好恶心的动物哦。”

     虽然已经开辟出了丹田,不过赵健可一点把握都没有。

     对付那三头老虎,妥妥是在作死,所以他身子向后一缩,解释道,“对付这么恶心的动物,简直有辱我的身份。”

     秦无双才不管这些,出其不意的朝他肩上推了一下。

     “嗖”的一下。

     猝不及防的赵健因为那一掌直接被推射到了那三头老虎的面前。

     “不要让我失望哦。”马车内,秦无双笑嘻嘻的看着被推射道你那三头老虎面前的赵健。

     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到底暗日之印的修士是否如传说中那般呢?

     秦无双可是非常期待呢,然后就见站在那三头老虎面前的赵健,一下倒在地上。

     装死!

     对一个修士而言,是好像不光彩了一些。

     不过他赵健刚刚开辟丹田,这点也情有可原。

     于是紧闭双眼,屏住呼吸,任由那三头老虎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赵健躺在地上就是一动不动。

     好像真的死了一般。

     “没劲。”马车内的秦无双一撇嘴。

     倒是清源盾宗的那些弟子见到突然出现的三头老虎后,二话不说,十几人冲了上去。

     然而不过三下五除二的功夫,那三头老虎就惨死在乱刀之下。

     刀,清源盾宗弟子的随身法宝,但基本级别不高。

     盾,才是清源盾宗的主要功法。

     虽然盾主防御,不过防御未必不如攻击。

     “怎么样,你没事吧?”杀了那三头老虎之后,一个清源盾宗的弟子晃了晃在地上躺着装死的赵健。

     “没事,没事。”赵健站了起来,说道,“可能是肚子饿的原因,也不知怎么的,刚才我竟然一下昏倒了,实在好险,好险。”

     突然昏倒,这个借口好像有点蹩脚。

     至少在秦无双看来,根本就站不住脚。

     “怎么突然昏倒了,要不在马车内休息一下?”秦无双略带戏谑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

     “这个……这个,不好吧。”

     “别客气吗,难道阁下不是突然昏倒的,所以不用休息?”

     “不,不是。”

     再回来到马车内,赵健有些尴尬。

     “坐。”看着尴尬的赵健,秦无双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是,是,好。”赵健坐了下来,却如坐针毡一般。

     怎么坐都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