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祸不单行
    可惜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抓住赵健的那队人共二十七个,是外掌门人李丹青的弟子。

     “你小子敢偷吃我的烤鸡?”这时走上来一个人,打量赵健上下,冷笑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嘛。”

     那人名叫陈德,是其他弟子的师兄,也相当这一队的队长。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同门弟子,小弟不小心吃了你的烤鸡,你不会介意吧?”赵健陪笑着问道。

     “这种事……”陈德古怪的笑了笑,忽问道,“你是谁的弟子?”

     “小弟胡丹喷门下。”

     “哦,原来是胡师叔的弟子。”陈德点了点头,然后就很直接了,“那就非常介意了,来人,把他衣服扒光了,然后吊在树上,敢吃我的烤鸡,不想活了!”

     陈德一声令下,抓着赵健的两个弟子,就要动手扒赵健的衣服。

     “唉,等等。”急忙喝止了那两人,赵健说道,“我师傅可是胡丹喷唉,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这么欺负我,不好吧?”

     “对呀,就因为你师傅是胡师叔,我才敢这样欺负你,其他师叔的弟子我还得掂量、掂量。”

     “不是吧?这么不给我师傅面子?”

     “不是不给你师傅面子,只是胡师叔门下的弟子一共才几个,欺负他门下的弟子我完全无压力。”说着,陈德得意朝他一挑眉,问道,“难道你小子敢报复吗?”

     “不敢,不敢。”赵健摇了摇头,仍旧一脸陪笑,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你这么做,好像有欺负弱小的嫌疑哦?”

     “有吗?”

     “好像有那么一点点。”

     “哦,那就对了。”陈德哈哈一笑,问道,“我就喜欢欺负弱小,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像大哥这样的性情中人,我佩服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意见呢,哈哈哈。”

     赵健也在笑,无奈的苦笑。

     很多时候,说出的话,往往不是心中那样想的;然而弱小的人,哪里有选择的权利呢?

     “你笑的好难听哦。”听着赵健的笑声,陈德摇了摇头,忽然一脸的嫌弃。

     “这位大哥说得是,那我改一下笑的方式。”

     “不用了。”陈德一撇嘴,淡淡说道,“待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他这么说,自然就是要动手的意思了,赵健如何听不明白,于是急忙说道,“这位大哥,其实我觉得刚才那只烤鸡在味道上还有一点瑕疵。”

     “哦,你确定?”陈德一愣。

     “当然,我家世代掌厨,怎么会骗你呢?”

     “那你说怎么办?”

     “依小弟之见,前面那片林子里肯定有品种更好的野鸡,待小弟为你抓两只来,再为你亲手烧烤一番,如何?”

     “可是你要逃了怎么办?”陈德一皱眉,看着赵健有点为难。

     “你看小弟我长得这么老实,会逃吗?”赵健努力做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好吧,就相信你一次。”陈德点了点头,然后冷冷威胁道,“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死无全尸。”

     “收到。”

     赵健战战兢兢的进了面前那片林子内,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不跑?

     不跑,当自己是脑抽啊。

     凭借着智慧,赵健再一次化险为夷。

     然而,这与其说是智慧的结晶还不如说是弱者的悲哀。

     逃跑,终究只是逃跑吗,赵健虽然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逃出那片不知名的密林后,出现在眼前就是一条大河。

     湖水清澈,江如罗带。

     这湖中应该有鱼吧,一番折腾,只顾得上逃跑还没填饱肚子的赵健,决定在湖里弄点鱼当做晚餐。

     虽说现在还是下午的时候,离着入还早,不过未雨绸缪吗。

     这时听的“噗”一声,浪花翻滚,水花四溅。

     有大鱼!

     凭着经验,悄悄寻声而去赵健,就见面前不远,一个人影从湖中浮现而出。

     是美人鱼吗?

     赵健一愣,浮出水面的是个女子。

     一个上身衣物全都脱光的女子,姿色姣好。

     只是赵健并非看到美女,就丧心病狂、口水流一地、路都走不动的好色之辈。

     “啊……救命……流氓!”女子见到呆愣住的赵健后,急忙缩回了湖中,然后尖声大喊。

     “原来不是美人鱼啊。”赵健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转过身,正要走开。

     面前忽然多出二十几人。

     那些人和他一样,也是终南丹宗的弟子,张丹强门下。

     一下见到那么多人,赵健二话不说,直接朝一旁飞奔而逃。

     只可惜,他连丹田都还没开辟而出。

     而其他弟子都是初阶的修士。

     于是被抓,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喂,干嘛抓我,大家都是同门弟子,你们这样做不好吧。”

     被抓住的赵健,被两个弟子架着,来到了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家伙面前。

     那家伙名叫周远,是他人的师兄,张丹强的爱徒。

     “干嘛抓你,你逃什么?”被带到面前,周远打量了赵健一番。

     “没逃啊,我只是锻炼身体跑步一下啦。”赵健说道。

     “跑步?”周远冷哼了一声,“你唬谁啊,说,为什么要偷看我师妹洗澡?”

     “偷看,我只是碰巧而已,而且根本什么都没看到。”

     “不论你看没看到,我都要挖了你的眼睛。”周远恶狠狠的一咬牙。

     “不是吧,这么狠?”赵健看着愤怒的周远,微微吃了一惊,“大家都是同门中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要这么狠吧。”

     “哼!”周远怒道,“我和师妹青梅竹马,早已私定终身,她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如今你偷看我媳妇洗澡,实在该死!”

     “我又没睡你师妹。”赵健一撇嘴,又道,“再说了,我也只是上面一眼,下面的重要部位又没看到,你就这样要挖我眼睛,太欺负人了吧。”

     “欺负你又怎么样?”周远冷哼了一声。

     “欺负我是可以,但我师傅是掌门人,我还有好多、好多的师兄弟,要欺负我,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赵健警告道。

     “哈哈哈……”周远张狂的一笑,说道,“你师傅是掌门人又怎么样,你师兄、师弟多又怎么样,现在这里都是我的人,我杀了你又有谁知道。”

     “你想杀了我?”赵健一皱眉。

     “不错,本来只是挖了你眼睛而已,但你现在这么说,看来不杀你是不行了。”周远点头说道。

     “这样啊……”沉默了一会,赵健一咬牙,“看来有些事情我不说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