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收徒
    介绍完了自己后。

     又听胡丹喷说道:“你还有四位师兄,两位师姐,如今你拜在我的门下便算小七了。”

     “哦,那他们人呢?”

     “你的几位师兄、师姐不在终南山,在外修炼,等日后回来了,我在给你一一介绍。”

     “哦,这样啊。”赵健又问道,“那有没有师弟师妹师妹什么的?”

     “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为师决定收你为关门弟子。”

     胡丹喷郑重说道,这让赵健有点郁闷,本来还指着有几个师弟、师妹让自己使唤,让自己体会一下当老大的感觉。

     现在想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介绍完基本情况后,胡丹喷便开始指导赵健修炼了,再过三个月便是终南丹宗的每年一度的“丹生小会”。

     这一届的“丹生小会”胡丹喷的六个弟子都不回终南山,现在唯有寄希望于赵健了。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能修炼出什么?

     胡丹喷也只期望赵健输的不要太惨,要是成为第一个被淘汰的,那自己可太没面子了。

     入了正题,胡丹喷说道:“我们终南丹宗要炼丹为主,以丹道为修身之法,虽另有防身、御敌之技,但这终究是尔尔小道,不值一提;至于丹道,又分内外两种,外丹易得,内丹难修。”

     “哦。”

     赵健点了点头,看着是听得如此如醉,其实一塌糊涂,什么都没听懂。

     “当然现在跟你说这些太遥远了一些,现在我就教你步入修炼界的第一课,修炼丹田。”

     “丹田,这我知道,我的很多江湖朋友提起过,这容易。”

     “江湖中人所谓的丹田在我们修炼界中人看来,实在不值一提。”胡丹喷不屑的一笑,说道,“江湖中人所谓的丹田,不过是气运脐下的小把戏,难登大雅之堂。”

     “这两个丹田有什么不一样吗?”赵健诧异问道。

     “当然有不同。”胡丹喷答道,“江湖中人所谓的丹田实是伪丹田,真正的丹田并不在肚脐之下,而在两眉之间;你且盘膝端坐于地,闭上双目,聚精会神于两眉之间,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是。”

     赵健点了点头,依言而坐,双目紧闭,盘膝于地,聚精会神于两眉之间。

     过了一会儿,听胡丹喷问道,“健儿,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有。”赵健很肯定的一点头,说道,“我看到黑漆漆的一片,简直深不可测啊。”

     “那黑漆漆的一片不是丹田,丹田初开始的模样是金光闪闪的一点,就在那一片黑漆漆的包裹中。”

     “哦。”赵健恍然大悟,然后专注的在那一片黑漆漆之中,寻找那一点金光闪闪,最后更加肯定的说道,“那没有!”

     “这个……”胡丹喷略微有点失望,随即说道,“也对,丹田怎么这么快时间修炼而出呢,再过两三天你应该就能修炼出丹田了。”

     然后……

     过了三个月……

     “喂,赵健,你今天修炼的怎么样了?”胡丹喷撇嘴无奈说道,“明天可就是丹生小会的日子了。”

     “回禀师傅,我看,差不多了。”

     在山洞外,赵健自信满满的点了点头。

     “是吗?”胡丹喷甚是欣慰的说道,“健儿,经过三个月的打坐你终于开辟出了丹田,这虽然是晚了一些,不过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师傅,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赵健有点尴尬。

     “唉……那你的意思是?”胡丹喷不解的看着赵健,但隐隐感到有点不妙。

     “徒弟的意思。”赵健叹了口气,甚是沮丧的说道,“三个月了,我连丹田的一点影子都没见着,我看,我差不多是没戏了。”

     说着,赵健郁闷的摇了摇头。

     “这样啊。”胡丹喷也甚是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健儿,你的四个师兄、两个师姐都在两三天内就开辟出了丹田,最长的也不过一个星期罢了,没想到你用了三个月都……唉为师真是瞎了眼才收你做弟子的。”

     “师傅,不要这么说,都是徒儿无能和师傅你无关,这都是徒儿的错。”

     “不,这不怪你,是为师当初没有把你看仔细,要怪就怪我自己吧。”说着,胡丹喷仰天长叹道,“老天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收了这么一个连丹田都生不出的弟子,唉,我还是去死吧。”

     说罢,他作势便欲从山上跳下去。

     “唉,师傅等等。”赵健一把拦住了他。

     “怎么,你愿意替为师去死,跳下山崖,好,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师傅,你想多了吧。”赵健打断道,“我的意思呢,既然师傅你决意从这里跳下去,那跳下去之前,不如把金银财宝什么的都交给我吧。”

     “喂,孽徒你拦着我,竟然不是替我去死,而是要我的金银财宝,师傅我真是太失望了。”

     “拜托,师傅,大家都是成年人,就不要搞这么无聊的把戏了。”赵健一撇嘴,“我看你今天寻死觅活的,肯定有事啦,到底什么事,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啦,只是明天丹生小会,你的几个师兄、师姐都不回来,就只能由你参加了。”

     “哦,我明白了。”赵健点了点头,说道,“师傅的意思,是要我在那个丹生大会中胜出,好为师傅增光添彩。”

     “没错,没错。”胡丹喷连连附和了两句,甚是期许的看着赵健,问道,“怎么样,健儿你有信心胜出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赵健很肯定的答道。

     无异于迎面一盆冷水泼来,还好胡丹喷早有心理准备,这时波澜不惊的说道,“其实为师也没期望你在丹生小会中胜出,只希望你不要第一个被淘汰就好了,怎么样有把握吗?”

     “哦,原来是这样?”

     赵健长松了一口气,伸手一拍胸口,很笃定的说道,“放心,还是没有一点把握了。”

     ……

     次日。

     天晴。

     有风,风不大。

     这日是九月二十,秋天。

     也是终南山一年一度的丹生小会举行的日子。

     丹生小会,终南丹宗内部举行的比试大会。

     意在训练出更强的弟子,淘汰掉比较弱的弟子。

     在这场比试中,有他赵健的身影,当然也少不了欲致他于死地的林枫的参加。

     赵健!林枫!

     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宿命的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