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转机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还没跑出山洞,从四条隧洞跑来的弟子一下围住了赵健。

     这下够热闹,参赛的一百个弟子都聚在一起了。

     后山前,石碑上陡然光芒耀眼。

     母碑上的数字出奇耀眼。

     这也就是说……

     “参赛的一百个弟子全部聚在一起了?”长老陶丹岱说道。

     “昨天盯了一天,都没显示哪个淘汰了,今天可有的热闹了。”长老张丹强说道。

     “看来是一场大厮杀啊,也不知道谁的弟子最后会胜出?”长老陈丹圆说道。

     “我看是你陈师弟的徒弟会胜出,毕竟你门下的弟子最多吗。”外掌门人李丹青说道。

     “掌门师兄取笑了。”陈丹圆微微一笑,说道,“我看是淘师弟的弟子赢面最大,平日里我看陶师弟都训练弟子到大晚上,如此勤劳,门下的弟子肯定最厉害了。”

     “不敢,不敢。”陶丹岱摆了摆手,一指身旁的张丹强,说道,“我看是张师兄的弟子赢面最大,张师兄平日给他弟子的那些伙伙食,岂是我等能比的,所以啊门下弟子最厉害的应该是他了。”

     “哪里,哪里,你们说笑了。”张丹强淡淡一笑,伸手一指外掌门人李丹青,说道,“掌门师兄的实力是我们五人中最强的,应当他的弟子最厉害,这赢面最大的当然是掌门师兄的弟子了。”

     “师弟,你谦虚了。”外掌门人李丹青伸手一指一言不发的胡丹喷,问道,“胡师弟啊,你一向眼光准,你说谁的门下弟子胜出的多?”

     “我看,都有。”长老胡丹喷冰冷的脸上硬是挤出一丝强硬的笑容,说道,“四位师兄门下的弟子都是一等一的人才,这次丹生小会,十个取胜的名额。四位师兄门下的弟子均有,我看,最多也就一个差距罢了。”

     “胡师弟,可真会说话啊。”一旁的陈丹圆冷笑着插口道,“对了,我记得胡师弟也收了一个弟子,不知令徒可有胜出的概率。”

     胡丹喷呵呵一笑,却是不答。

     那赵健连丹田还没有开辟,怎么有胜出的可能呢。

     而,门下的弟子若能胜出,那是何等的荣光?

     而只有一个弟子参加的丹生小会的胡丹喷,虽是渴望赵健能为自己长长脸,却是想都不敢想。

     毕竟他赵健连丹田都还没开辟出。

     而现在,连丹田都还没交开辟出的赵健,却被其他弟子给团团围住了。

     “哦,你们也在?”陈丹圆的弟子宋强看了赵健一眼,然后又扫视他人一番,冷笑道,“真是巧啊,看来也不用一个个找了,就在这里决一胜负吧。”

     “你等虽然人多,我们却未必不如你们。”周远伸手一指身后那些张丹强的其他弟子。

     “我们乃是掌门人的弟子,难道会输给你们?”陈德一撇嘴,伸手一指外掌门人李丹青的其他弟子。

     气氛有些紧张,剑拔弩张。

     被围在当中的赵健一言不发,依他看来,还有戏。

     如果那四个势力的弟子干起来,那自己兴许可以趁乱逃走,有那么一线生机。

     甚至,他们自相残杀,自己渔翁得利,最后赢了比赛也不一定。

     幻想很美好,只可惜……

     “诸位且慢!”这时见庞刚伸手一指赵健,怒道,“在决一胜负之前,我先把那小子的吊给剁了,妈的,竟然比老子的吊大了一倍,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剁他吊,难解我心头之恨。”

     “又是那可恶的小子,妈的,他还偷吃了我烧鸡?”陈德听庞刚这么一说,猛然想起那事来,怒道,“不错,一决胜负之事稍后再说,我要先扒光那小子的毛。”

     “扒光他的毛,先让我挖了他的眼睛。”一旁的周远怒道,“他竟敢偷看我师妹洗澡,可恶啊!”

     说着,他咬牙切齿,怒不可揭。

     幻想的确很美好,只可惜,破灭的太快了。

     一分钟之前,赵健还幻想着能趁乱逃走呢;一分钟之后的现在……

     “这下真的完蛋了。”

     赵健不甘的一咬牙,正要接受命运的审判时,这时忽听一人说道:“大家不要冲动,那小子拿了铉玉鼎的碎片,要是现在这般处置的话,只怕……”

     说话的是宋强,陈丹圆的爱徒,也是陈丹圆其他弟子的师兄。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从林枫那里知道了‘铉玉鼎碎片在赵健’手上的消息。

     这本来是个假消息,本来是林枫欲致赵健死地的消息。

     不过现在……

     “没错,铉玉鼎的碎片就在我的手上。”赵健晃荡着手中拿着的石片,淡淡说道,“你们想要啊,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我现在就砸了它。”

     说着,他做出要砸碎那“铉玉鼎碎片”的样子。

     “不要。”

     “且慢。”

     “等等。”

     “别介啊。”

     ……

     四声大喊,刚才还急着惩治赵健的陈德、周远、宋强、庞刚等弟子此刻一脸焦急的伸手拦住了赵健,唯恐赵健真的砸碎了“铉玉鼎碎片”。

     铉玉鼎,可炼化天地万物的法宝,究极法宝。

     法宝以威力而分的话,可以分为七类。

     普通法宝、高级法宝、特殊法宝、超级法宝、通灵法宝、觉醒法宝以及究极法宝。

     铉玉鼎是究极法宝,可有毁天灭地之神通,就是其中的一片碎片也有异常恐怖的神通。

     “啊,你们都不要我砸啊?”

     赵健看着焦急的四人,嘴角微微一撇,浮现出了一丝无法察觉的微笑,“这不好吧,你们刚才还说要处置我来着。”

     “这位兄弟你误会了,我们怎么会处置你呢?”宋强说了一句。

     其他三人纷纷点头,庞刚顺便还赞了一句,“而且你的吊还那么大。”

     “真的,你们真的不打算惩罚我了?”赵健打量着四人,意味深长。

     “千真万确,兄弟你千万不要怀疑啊。”那四人异口同声说道。

     “哦,这样啊。”赵健松了口气,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大家可千万不要被那小子骗了啊。”

     眼见事情似乎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机,林枫急忙说道,“那小子手中根本不是铉玉鼎的碎片,那是假的,大家千万不要相信。”

     “你说假的,那好,我砸碎了它。”

     赵健没有争辩,再次做出砸碎那石片的样子。

     “不,不要。”

     “停手。”

     “我们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