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决定
    “打雷了,看样子是要下雨了。”赵健有点尴尬,“苏姑娘,还是快点和我回赵家庄吧,要是淋了雨、着了凉,变成落汤鸡,那可就不好了。”

     “好吧。”苏半夏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三天后……

     赵家庄,桃花林,桃花树下。

     一张桌,两个人。

     “苏姑娘,看你的气色,好像恢复得不错哦。”

     三天前带着苏半夏回到赵家庄后,赵健虽有贼心却少了点贼胆。

     毕竟人家苏半夏是修炼界中人,自己吃不准苏半夏的本事还剩多少,所以只能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其实,心里恨不得霸王硬上弓。

     这妮子,竟一连三天都是女扮男装的样子。实在可恶!

     关键是女扮男装还那么有型,那前凸后翘的,都让人心里痒痒到爆了。

     真不知那妮子恢复女装之后,又是如何的撩人心弦。

     “多谢赵兄的款待。”依旧女扮男装的苏半夏朝赵健一拱手,“经过这两日的静养,我已恢复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就好,差不多就好。”赵健一挑眉,问道,“苏姑娘,你觉得赵家庄如何啊?”

     “不错,既是山清水秀,又不失大家气派,便是类比皇宫大院,也不徨多让啊。”

     “苏姑娘,谬赞。”赵健微微一笑,问道,“那苏姑娘你觉得我俩的亲事就就放在赵家庄如何?”

     “亲事?”苏半夏俏脸一沉,说道,“赵兄,我是多谢你相救之恩,才称你赵兄的,你可别得寸进尺。关于那么亲事,三天前我已言明一切,赵兄还有什么不懂吗?”

     “喂,苏姑娘你这就不上路了吧,想我赵家富可敌国,有多少漂亮妹子日思夜想、前呼后拥甚至是打地铺通宵守在我们赵家庄门前。”赵健当然不死心,又道,“要是我娶了你之后,你想想,你就拥有数不尽的财富可以浪费了,这种日子,光想想……”

     “不好意思,再多的财富在我等修炼中人看来也不过浮云尘土罢了。”苏半夏一撇嘴,打断了他的话,又道,“在这里,我就跟你明说了吧,就算小妹要嫁也是嫁给修炼中人,至于你……”

     说着,苏半夏冷笑两声,连连摇头。

     那意思当然很明白了。

     “不是吧,修炼中人有什么好的,难道比我还拽,有数不尽的财富可供你花销?”赵健一撇嘴,一脸的不服气。

     “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

     苏半夏淡淡一笑,看着赵健,意味深长。

     好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赵健冷哼了一声,说道:“苏姑娘,你不是要嫁修炼界中人吗?好,我赵健发誓,一定要成为修炼界中人。”

     “就凭你?”

     “怎么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苏半夏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不就我要嫁的修炼中人可不是一般的货色,他可是天资绝顶、天赋绝佳、天下无双的英俊修士,这些你行吗?”

     “我当然可以了。”赵健很自信的一拍胸脯。

     “咯咯咯……”

     打量着赵健,苏半夏忍俊不禁,她站起身,忽说道,“且不论你的根骨是有多烂,就你颜值根本就配不上英俊二字,想娶我,做梦去吧。”

     说着,她已踏入空中,扶摇直上,向着蜀山方向飘然远去。

     “就我的颜值,还谈不上英俊二字吗?”

     望着远去的苏半夏,赵健不禁叹了口气。

     撩妹就这么失败了,不知道是不是颜值的问题?

     不过有一点赵健很清楚,自己虽拥有数不尽的财富,但终究不是修炼界中人。

     修炼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他忽然很想去看看。

     看看那里的山,看看那里的水,看看那里的风景如画……

     赵健深吸了一口气,那就去看看修炼界吧……

     他决定离开赵家庄孤身一人前去修炼界。

     离开之前,赵健见了父亲一面。

     父亲、赵广、赵家庄庄主。

     “听说你要走了?”

     赵健见到父亲赵广时,赵广一个人在屋内喝酒。

     “不错。”赵健点了点头。

     “健儿,为什么要走,赵家还有这么大的一摊生意要你去打理,你走了,赵家该怎么办?”赵广拿着酒杯,问道。

     “人各有志,我已厌倦了俗世间的种种繁华,所以想去修炼界看一看。”赵健叹了口气,“希望父亲大人你能理解。”

     “好吧,你要走,我也不拦你,不过有些事情我必须得提醒你一下。”

     “你想说什么?”赵健诧异的盯着父亲赵广。

     “健儿,你可知道修炼界有多么的恐怖,有多么……”

     “我不想知道。”赵健打断了了赵广的话,“我意已决,就算是父亲也不例外,没人能拦得住我去修炼界闯一闯的脚步。”

     “这样啊。”赵广站起身,拿出一个布袋,递了过去,“既然为父留不住你,那就把这个留在身边吧,记住不论在哪里,都不要忘记这个家。”

     “这是什么?”接过那个布袋,赵健仔细打量了一番。

     寻常大小的布袋,分为黑白两面,黑色写有一个“坤”字,白色一面写有一个“乾”字。

     “这是乾坤无极袋,我们赵家祖传的宝物。”

     “有什么用?”

     “这一个小小的袋子相当于一个移动仓库,除了能容纳天下间任何无生命的东西,不论分量、数量和大小,而且握在手中轻如鹅毛一般,完全察觉不出任何感觉。”

     “不是吧,这么神奇?”赵健盯着那个乾坤无极袋,大是吃惊。

     “没错,就是这么神奇。”赵广点了点头,“因为此物在修炼界也算一件宝物了。”

     “可是我们赵家怎么会有修炼界的宝物呢?”赵健不解。

     “这得从创立赵家庄的那位先祖说起了,据说,那位先祖也曾是修炼界人士,后来在一次大战中,不幸被敌人打碎了丹田,虽侥幸活了下来,但他从此再也无法修炼,所以只好另辟蹊径,经商而活了。”

     “这宝物是那先祖从修炼界带出来的?”听他叙述,赵健似明白了一些。

     “不错。”赵广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有一点你可清楚,因为先祖丹田被打碎,我们赵氏子孙流淌的血脉注定无法在修炼界生存。”

     “不是吧?”

     “是的,修炼界是极其讲究天赋和根骨的,而我们赵氏一族,因为先祖的丹田被打碎,导致后代子孙的天赋和根骨在修炼界注定是糟烂无比的存在,所以即便在修炼界能苟且偷生下去,也绝对不可能有所作为。”赵广叹了口气,郑重问道,“健儿,我告诉你这个现实后,你还决定去修炼界闯荡一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