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苏半夏
    “修炼中人?”赵健又是一愣,不解,“很厉害吗?”

     “当然。”男子点头道,“修炼中人有吸天地之精、取日月之华、化沧海为桑田的神通,对于俗世间的荣华富贵根本不屑一顾,甚至很少和世俗中人来往。”

     “这么牛+逼啊?”赵健想了想,又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我就是修炼中人。”男子傲然说道。

     “哦,大哥你就是修炼中人啊,难怪长得这么一表人才,小弟我实在佩服、佩服,那没事的话小弟就先走一步了。”

     他赵健可深明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所以不管那修炼中人是什么来头,当然是自己开溜要紧。

     “等等,你不是要夺回新娘子的吗,怎么这就要走了?”见赵健起身离座,男子悠悠问道。

     “唉,正所谓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瓷器活,这位大哥你长得比我还帅那么一点点,而且又是修炼中人,小弟我是自愧不如,所以还是让把新娘子让给你们修炼中人好啦。”

     话虽如此,不过赵健心中却想,“妈个巴子的,等老子出了这间客栈,就找人砍死你们这群修炼中人。”

     他心中不岔,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任何不爽,依旧一脸陪笑。

     “你到有自知之明,不过其实抢了新娘子也不是我们的意思。”

     “不是你们的意思,难道是新娘子的意思?”

     “不错,正是新娘子的意思。”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据我所知,你和那苏姑娘只不过十年前见过一面罢了。”

     “没错,我和新娘子是只有一面之缘罢了。”赵健也不否认,然后说道,“但是自从那一面之后,我俩就情投意合,甚至偷偷的许下了终身之约。”

     “偷偷许下终身之约?”男子一皱眉,“可是据我所知,你和苏姑娘见面那次连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到,而且连话都没说上一句,怎么会私定终身呢?”

     “唉,你不懂。”赵健想了想解释道,“虽然我俩见面那次没说上一句话,但是我从她那情意绵绵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慕,然后她一眨眼跟我许下终身的约定,于是我也一眨眼,答应了。”

     “是吗?”男子满脸的疑惑。

     “是啊。”赵健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记得,苏姑娘当时分明看都没看你一眼。”

     “不会吧?”赵健一拍大腿,“把苏姑娘叫出来咱们对质,我就不信我长得这么英俊潇洒,当时她看都没看我一眼。”

     “不用了。”男子一摆手,淡淡说道,“我就是苏半夏。”

     “什么?”赵健一愣,倒吸了一口凉气,大是惊讶,“十年不见,你竟然变成男的了,天呐,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没有变成男的,只是女扮男装而已,你这什么眼神?”苏半夏狠狠白了他一眼。

     “哦,原来是女扮男装啊。”赵健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算是反应了过来,忙道,“弄了半天这抢新娘子的戏码完全是你自导自演的,媳妇儿,你搞毛啊,快回去跟我拜堂成亲吧。”

     “不准喊我媳妇。”

     苏半夏俏脸一沉,接着就听“砰”的一声响,桌上的一只茶杯,因为她一个杀气凛凛的眼神扫过一下炸裂的粉碎。

     “好吧,苏姑娘……”赵健急忙改口说道,“苏姑娘我俩自小定有娃娃亲,你们苏家也是大唐国的名门望族,你这样做的话,不好吧。”

     “这我也早已想过,若非为了先父的名声,我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么亲事,如今我虽自导自演这抢亲的戏码,但也算对这份亲事有个交待,你以后不要来烦我了。”

     “不是吧。”赵健叹了口气,伸手一指自己,说道,“苏姑娘你看我长得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难道你就一点不动心?”

     “你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吗?”苏半夏斜视了他一眼。

     “嗯哼。”赵健很自信的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实在没看出来。”说着,苏半夏一脸的嫌弃。

     “唉,这个……”赵健有些郁闷,又说道,“好吧,我的长相暂且先不谈。我苏家、家大业大,富可敌国,这点你总不能否认吧。”

     “我是听过一点。”苏半夏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在我们修炼中人的眼中,钱多又有什么用呢,哪怕财富达到了富可敌国地步,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

     “哇擦,你这么说,实在太伤人了。”赵健甚是郁闷的一拍胸口,说道,“就算你看不起我钱多,但是,拜托我可有很多江湖高手作为下人,那些江湖高手都有摘叶伤人、飞花取命、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大本事,怎么样,这些超厉害的江湖人士都是我的下人,我厉害吧。”

     “厉害。”苏半夏冷冷一笑,淡淡说道,“你所谓的那些江湖高手,在我们修炼中人看来实在不值一提。”

     “我……”

     赵健还要继续说下去,苏半夏却早已不耐烦,说了声,“话我放这里了,送客。”

     说罢,便有两个白衣少年跃上二楼,手中长剑一横,挡在了赵健面前。

     “好,那苏姑娘我先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满脸陪笑的赵健虽是咬牙切齿,万分不甘,但人家的本事自己见过,这时若还不识趣的话,那自己的小命差不多就得交待在这里了。

     “只是,这事还没这么容易就完了,老子要是不把你苏半夏娶到手,剥+光光衣服,推到床上干了又干,我赵健就是你儿子。”

     退出客栈的赵健虽然还是一脸笑容,但心里那个愤怒就不用提了。

     这时见方才从窗口被震落的江湖高手灰头土脸的纠集在了一起,赵健不甘吐了口唾沫,伸手一指那些江湖高手。

     “咱们走!”

     “是,健少爷,诸位江湖同道,准备打道回府。”

     “唉,我没说回去。”赵健一伸手拦住准备闪人的一众江湖高手,怒道,“妈的,这事还没这么快就完呢,这地方有没有住人的地方,咱们去那里在从长计议。”

     “有,前面不远就有一间酒楼,我们可以去那里。”一个眼睛比较尖的江湖高手说道。

     “好,咱们就去那里。”

     望江楼,酒楼。

     一间开在小镇上的酒楼,无江可望,楼中也无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