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淘汰的方法
    “这……”

     犹豫了一下,赵健想了想,沉声说道,“没想到现实是这么的无情,我想,我还是不去好了,与其在修炼界苟且偷生,还不如在这俗世间享尽荣华富贵的好,爹,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站住,你要去哪里?”

     “我去外面洗个澡,顺便还有个饭局,晚上你就不用等我了回家吃饭了。”

     说着,赵健就要走出屋子,然而,赵广却一下拦住了他。

     “爹,你这是要干嘛?”看着赵广古怪的表情,赵健隐隐觉得不妙。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修炼界闯荡一番吗?”

     “是啊,不过我现在后悔了,所以不去了。”

     “后悔了……”赵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惜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什么意思,爹,你不要吓我!”看着赵广越来越古怪的表情,赵健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察觉到了不妙,而且不再是隐隐的了。

     “先祖在临死前曾预言过,在他的后辈子孙中会有一人会去修炼界历练、闯荡,我们赵家流传至今,从没有过哪个子孙有如此不羁的想法,但没想到阿健你主动担起了这么大的一副胆子,老爹我真是非常支持啊。”

     “支……持……?”赵健一脸尴尬,“爹,你开玩笑的吧?”

     “没有啊,老爹我是认真的。”

     “可是你也听见了,我现在已经反悔不想去了。”

     “反悔,是吗?”

     “是啊!”

     “来人,送少爷去修炼界,即日启程,如果他敢在半路逃跑的话,就直接打死,挖个坑埋了。”

     满脸微笑的赵广好像就是认真的,赵健不禁皱了皱眉,这虽是六月夏天,但不知为何,一阵清风吹过,他整个人仿佛一下置身于寒冬腊月一般。

     三天之后。

     六月十七。

     终南山脚下。

     收徒。

     一千个天资卓越的少年汇聚在终南山脚下。

     屏息以待,这是终南丹宗每十年才举行一次的收徒大会。

     一天,收徒大会只有一天的时间。

     十个人,这一千个少年之中只收十个人做徒弟。

     终南丹宗,东方五大宗门之一。

     终南山位于大唐国境内,终南丹宗的总部在终南山半山腰上。

     赵健本来准备去蜀山碰碰运气,但是蜀山远在大楚国,而且收徒的时间还要在等个两年。

     他没有选择,只能来到终南山脚下。

     成为一千个天资卓越的少年之一,尽管这花了不少的钱。

     但赵家可是富可敌国的存在,所以这些钱,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的存在。

     然而,钱多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尤其在修炼界这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地方。

     此刻,正午,日挂当空。

     毒辣的阳光从头顶洒下,让那一千个少年汗流浃背,不过没有人后悔。

     这些少年很早就知道修炼界的存在。

     以他们现在的本领,足可在江湖上名动八方。

     然而,并没有。

     那些少年只是默默的练武,不显山,也不露水,甚至江湖上根本没有那些少年的名头。

     但那些少年并不介意,因为他们清楚,和修炼界比起来,整个江湖实在太小、太小了,那般的渺小,根本微不足道。

     练习功夫,是为了日后修炼打好基础。

     而修炼……

     赵健没有什么功夫,更不用谈修炼了。

     他来到终南山脚下,和其他少年的目的都不同。

     其他那些少年,天赋卓越,一齐会聚在终南山脚下为的就是能闯入修炼界,体会人生真正的奥义,修成纵横千古的神通。

     而赵健不同,他是被迫的。

     一千个少年之中,谁都可以铩羽而归,无缘拜入终南丹宗的门下。

     但他不行,因为来这前,父亲赵广曾说过,“如果你没有拜入蜀山丹宗门下进入修炼界,回家你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赵广一向都是个言出必行之人,赵健清楚,失败了,就算自己不动手,也有人会挖坑埋了自己的。

     这个人是谁?赵健不清楚。

     可能是他的父亲赵广;也可能是赵广另外找的杀手……

     他只清楚一点,在这一千个少年之中,他只能成为那十个人中的一个。

     如果失败,就是死亡!

     山脚之下,众人之前。

     一个身穿青衣道袍,约莫四十岁上下,脸颊略显黑黝的中年人扫视了一众少年一眼。

     “诸位好,诸位愿意拜入我终南丹宗的门下,我很高兴。”站在一块大石头之上,中年人朗声说道,“不过修炼界一向都是个残酷的地方,想在修炼界生存下去,我送给你们八个字——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什么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有人问道。

     “这个问题很好。”

     中年人微微一笑,他名叫沈三,在终南丹宗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弟子。

     而此刻,他已经出手。

     随着他长袖一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十声巨响,十个长方形的巨大擂台落在了这一千个少年的面前。

     “现在就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沈三一指那十个巨大的擂台说道,“你们应该清楚,我们终南丹宗收徒是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此番收徒,最后只有十个人才有幸成为我宗门的徒弟,而其他九百九十人,不好意思,你们只有当炮灰的份了。”

     “什么?”

     “才十个?不是吧!”

     “这淘汰几率也太高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不可以换个比较温柔的淘汰方法?”

     ……

     沈三的一席话,一下就让这一千少年炸开了锅,沸腾了起来。

     “修炼界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自己离开。”面无表情的沈三指着那十个长方形的擂台,继续说道,“接下来是擂台战,每个擂台上一百个人进行混战,这一百人之中,只能有一个人胜出,其他被击飞擂台、或者被打倒在擂台上的人,就算淘汰了,诸位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擂台虽然大了点,可是要同时容纳一百人进行战斗的话,根本没有多少活动空间。”

     “是啊,每个擂台同时一百人混战的话,根本没有活动的空间,可不可以不要同时一百人这么多。”

     “不可以哦。”沈三伸出手指晃了晃,撇嘴道,“我说过了修炼界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自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