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5839701642"><small id="oijghk"></small></audi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被校花攻击
    门口出现一个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女,她脑后扎着一根马尾辫,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皙,全身上下透着御女的气息。

     “啊,美女啊,身材八十分,长相九十分,一切都堪称完美,就是凶了点啊。”江凡见少女第一眼,心里迅速的给出了评价。

     女生一见江凡,便双手叉腰,生气的问道:“江凡,说,刚才你对周老师干了什么了?惹周老师不高兴了?”

     江凡抬头四十五度,表情淡淡思考,记忆里,这个女孩叫做徐露露,是高三七班的班花,同时也是高三七班的美女班长。

     作为班长,她是班主任周艳的得力助手,两人关系十分之好。

     明白徐露露是为周艳打抱不平来的,江凡深吸一口凉气,接着迅速的摆出一副苦脸道:“妹子,你管太多了吧?”

     “哼,谁是你妹子啊,江凡,你别给我嬉皮笑脸的,端正态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啊,班长大人,我错了,我不该惹周老师不高兴,我错了。”江凡立刻头一低,大声的道。

     徐露露面露得意:“这才差不多,谅你认错态度良好,这次就饶你,不要有下次了。”

     徐露露骄傲的扬起下巴,转身准备离开。

     可忽然视力极佳的江凡无意间竟然瞥到了徐露露白嫩的小腿上,流出的血。

     江凡表情一怔,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轻吸一口凉气。

     眼看着徐露露就要转身回去教室,江凡忽然手指紧紧的抓住了徐露露的嫩胳膊。

     徐露露脸色一变,猛然转身,脸上露出生气的问道:“江凡,你……你干什么?”

     说着话的时候,胳膊奋力的挣脱开了江凡的手指。

     “啊,班长,你看你是不是腿受伤了,所以流血了啊?”江凡满脸微笑道。

     “血?”

     徐露露轻声念道,低头一看,因为她穿的是齐膝的黑裙,膝盖上鲜艳的红顿时映入眼帘,她脸色唰的红了起来。

     牙齿咬了咬,徐露露脸色极度的尴尬,在朝江凡瞪了一眼之后,急匆匆的朝厕所跑了过去。

     江凡脸上的木讷再次消失,脑袋轻轻的晃了晃,心里暗道:“亲戚来了,还这么生气,难怪会漏了……。”

     心声落地,江凡随即推开教室的门,循着记忆里,找到他的座位,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坐下来没多久,早自习便开始了。

     江凡懒得去学习这地球上所谓的数理化知识,他关心的还是他体内的真气…..。

     现在他丹田比大姑娘的屁股还干净,这让江凡心里很不安。

     于是其他同学都在大声的朗读,江凡却默默的闭上眼睛,五心向天,口鼻轻轻吐纳起来。

     江凡正在修炼的,正是上一世残存在记忆里的《真阳神功》……。

     真阳神功听闻是当初真灵大陆,唯一残存的老处男谢真阳创立的,此功修炼,可得真阳之气,威力极大。

     不过,缺点便是,千万不能破了童男之身。

     这……。

     江凡一想起真阳神功有这一条禁忌,就忍不住心里骂娘。

     同时,他也很奇怪,上一世的那个老处男谢真阳到底是怎么保持了几百年的童男之身而不破的?

     他憋得住吗?

     江凡反正憋不住?管它的呢,江凡才不管这些,妹子还是要接触的,大不了,别冲动就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凡的小腹里面,渐渐的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一根根纤细的头发丝一样的真阳之气在丹田产生~。

     猛然间,江凡睁开了眼睛,可见里面激射出一抹兴奋的光。

     真阳神功对于修炼身体的要求极大,必须要求是至阳之体,上一世,江凡便是至阳之体,这才能够修炼真阳神功。

     而这一世,莫非那死去的高中也是?至阳之体。

     这就有趣了好吗?

     江凡意识到他是捡到宝了,没想到这混吃等死的家伙,竟然是至阳体质。

     当真,恐怖如斯啊!

     江凡嘴角微微一扬,眼睛一眯,继续修炼。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江凡正修炼的渐入佳境,忽然,高三七班的教室门,被人砰的一声,一脚踢开。

     接着,一个女学生,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班,谁叫江凡?”

     江凡眼皮一睁,抬头一看,视线里出现一个穿着黑色短裙,上身蓝色短袖校服的鸭蛋脸的女孩子。

     女孩子天生丽质,容貌秀丽,不可逼视,特别一双修长的美腿,十分性感。

     江凡的视线随意瞥了眼女孩性感的长腿,接着,忽然朝上一移,神情不由得一怔。

     此时,只见女孩玉葱一样的细指间正捏着一个粉红色的信纸,看起来,十分的风骚!

     女生一出现,整个高三七班顿时炸开了锅。

     “哇,校花楚云诗耶?”

     “啧啧,女神,你好美。”

     数道倾慕的眼神落在了女孩的脸上,她却神情冷漠。

     迎着女孩那愤怒的眼神,江凡却微笑着站起来,嘴角咧开道:“妹子,我就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就是你,你就是江凡?”

     楚云诗娥眉一皱道,生气的朝江凡走来。

     双脚在江凡跟前一定,忽然,楚云诗把粉红色的信签拍到了江凡的桌上,愤怒道:“就凭你,也给我写情书?”

     江凡神情一怔,视线淡淡的落到粉红色信纸上,只见封面分明写着‘楚云诗,我爱你’六个字,表情中忽然露出愕然。

     他迅速开始搜查那死去高中生的记忆,可让他奇怪的是,记忆里,根本没有给这个叫做楚云诗的小丫头写过情书啊?

     “妹的,这怎么回事?莫非又是有人陷害?”江凡心里暗暗的想道。

     既然他没做,江凡也就不必承认,于是手指插进了后脑勺的头发里,笑道:“楚小姐,我想这可能是一个误会。”

     “哼,什么误会?白纸黑字都在这呢,你有勇气写竟没有勇气承认吗?”楚云诗生气道。

     “我不是不承认,我是真的没写过啊?”江凡苦笑道。

     “混蛋,写了竟然还不敢承认,真是找打。”

     楚云诗贝齿一咬,忽然粉嫩嫩的拳头朝江凡的胸口垂来,她是学过跆拳道的,所以,一拳力度十分之大。

     “啊,不要啊~。”江凡双手抱头,害怕的道。

     楚云诗怒道:“你这混蛋,你写情书的事,我们班里人都知道了,你以后叫我还怎么做人?”

     江凡面露忧桑,他很肯定,记忆里,他根本记不起来自己给楚云诗写过情书。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背后在陷害她,就是为了让他出丑。

     再联系之前有人给他下毒这件事,江凡忽然感到背后发凉,那个想害他的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正胡思乱想间,一双白嫩的拳头忽然冲到江凡的面前。

     江凡神情一怔,心里暗道:“好白,快跟上我当年的小师妹了。”

     神情短暂的一愣,江凡迅速的抽回目光,身子微微朝后一倾,躲开了楚云诗的嫩拳。

     只是身子朝后弯的时候,目光无意间从楚云诗短袖的袖孔里,似乎瞥到她里面的粉红色束胸。

     “呃……。“

     江凡脑袋忽然轻晃,心里暗道:“我去,这.....。”

     楚云诗看到了江凡那不善的目光,心里更气,牙齿一咬,再次甩出一拳,砸向了江凡的脸部。

     “妹子,不要打脸好吗,没脸我怎么泡妞啊。”

     江凡嘴角一咧道,急忙伸出手指,朝楚云诗嫩拳上一包,因为他的手指上都灌注了真气,所以,力道很大。

     加上江凡用的这招是他在修仙界时候惯用的无敌擒拿手,运用了极大的技巧,所以,任由楚云诗怎么用力,拳头就是无法从江凡手里面抽出来。